顾意和盛屿晨两人,拐过一个路口,又过了一条马路,回到前者说的那家沙县小吃店里。才坐定,顾意便掏出纸巾,在桌面和凳子上,仔仔细细地擦了一遍。对于这里卫生的被人嫌弃,顾意直接写在了脸上。她常常在这家点外卖平台,从将近店里来吃,是不不喜欢这里的环境卫生。才坐下,顾意便拿出纸巾,在桌面和凳子上,仔仔细细地擦了一遍。。...

顾意和盛屿晨两人,拐过一个路口,又过了一条马路,来到前者说的那家沙县小吃店里。

才坐下,顾意便拿出纸巾,在桌面和凳子上,仔仔细细地擦了一遍。

对于这里卫生的嫌弃,顾意直接写在了脸上。

她经常在这家点外卖,从不到店里来吃,就是不喜欢这里的环境卫生。

老板娘还莫名其妙地瞥了她一眼,湿着手蹭了蹭围裙,扯出笑来,越过顾意,直接就问盛屿晨。

“小伙子,想吃点什么呀?”

看着盛屿晨长得帅,老板娘的语气都不由自主温柔了几分。

顾意埋头将桌子和板凳擦干净,这才满意地坐下来。

这点不是饭点,店里的客人只有他们二人。

盛屿晨扫视一遍菜单,又看向顾意,肚子里又憋了一个坏心思。

然后顾意听到他说——

“媳妇儿,想吃什么?”

顾意稍微愣顿了一下,撩起薄薄的眼皮,笑着说:“一份炒面,谢谢。”

盛屿晨挑了挑一边的眉毛,转而对老板娘说:

“老板,炒面不要。两碗馄饨现吃,三份汤粉打包,谢谢。”

“好嘞!”老板娘一双眼睛弯成月牙,笑眯眯地往后厨走去。

顾意回过神才发现,自己的炒面被盛屿晨换掉了。

她瞪了对面的人一眼,转身要去和老板娘说,却被盛屿晨抓住了手腕。

“你今天胃不行,就别吃那么高热量又油的了,吃点馄饨多好啊。”

顾意对这个并不是很在意,胃疼对于她来说,算是家常便饭。

因为她工作忙起来时,基本上一天一餐,甚至是两天一餐,所以胃老疼。

今天之所以疼得她受不了,那是因为她上次胃疼吃完药,还没来得及去买。

顾意低眸看他攥着自己的手,抬起另一只手拍了他一下,皱眉道:“知道了知道了,烦人。”

顾意最喜欢这一家的炒面,以前就算是胃疼都会吃。

但是这次就很奇怪,每当她看见盛屿晨那张堆满笑意的脸,她就不由自主的会听话。

盛屿晨视线一扫,落在她逐渐变粉的耳朵上,薄唇微弯了弯,唇角的小酒窝再次浮现。

顾意余光瞥见,顿时手有点痒,脑海里冒出一个危险的想法——那脸捏起来会是什么感觉?

想法很快被她打消了,她开始质疑自己有毛病。

等了一会儿,老板娘将他们点的端上来,又细心把另外三份汤粉打包。

“吃吧吃吧,趁热啊。这馄饨在这条街可是这个,我家可是有独门秘方的,可香了!”

老板娘边说着,边竖起了大拇指。

盛屿晨搅拌了一下碗里的馄饨,回给老板娘一个温和的笑,声音明显的捏了,偏甜道:

“谢谢,老板娘长得这么倾国倾城,如花似玉的,人美做出来也好吃!”

听着盛屿晨这一番话,顾意只觉得鸡皮疙瘩掉一地。

这位少爷的嘴是抹了蜜吧,这么能拍马屁。

“哎哟小伙子你这嘴也太甜了,真有那么美嘛?”

老板娘被夸得不好意思了,脸颊颇有些粉,害羞地拍了一下他的胳膊,差点没给他拍到地上去。

“好吃下次再来!”门外又有客人进来,老板娘说完就走开了。

顾意咽下嘴里的馄饨,随意嘟囔了句:“花里胡哨。”

*

吃完从店里出来,等红灯时,耳畔袭来一阵大风,将顾意额前的碎发尽数吹起。

她条件反射地缩了缩脖子,整个人在风中凌乱,本就偏瘦的身子,被冷得瑟瑟发抖。

她鼻间一痒,下意识用胳膊护住,打了个喷嚏。

再抬起头时,耳边的风忽然没那么大了。

顾意转头去看,原本站在右边的盛屿晨,站到左边,帮她挡住了风。

见她看过来,盛屿晨朝她递了一张纸巾。

他声音轻飘飘的:“擦擦。”

顾意接过纸巾,说了声谢谢,随后吸了吸鼻涕,舒服多了。

又开始打喷嚏了,顾意在心里懊恼,这回又不知道是鼻炎还是感冒,烦死。

回到局里。

林目已经审完被放回去了,查了一圈回来的严岩他们,累得不行。

邢凯让其他人都去沙县小吃那边吃,一会儿邢凯买单。

几人又围在会议室商讨,又一次将“蓝玫瑰案”,重新梳理了一遍。

根据刚才林目交代的,叶安作为主播,经常熬夜直播到很晚,她会经常点外卖。

林目算是叶安的粉丝,非常的喜欢她,于是几乎每次她的外卖,都是林目派送的。

时间久了,林目会开始试探的和她聊上几句,二人自然而然就熟了。

再后来,叶安每次点外卖都是直接微信联系他,然后林目每次都会主动帮她把垃圾带走。

8月29日的那天晚上,林目照常收到她的微信,买好东西给她送来。

而且他来的时候,是晚上七点多,八点整的时候他就离开了。

根据林目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,正好对的上。

可是在叶安的手机里,并没有那一天的聊天记录,显然是有人故意删的。

顾意听完,直接问纪柯:“老纪,你那边取证到的鞋印,跟林目的尺码对的上吗?”

纪柯咽下一口粉,摇了摇头:“现场采集的那个鞋印是45码的,而林目的脚小,他穿42码的,差太多了。”

所以说,凶手是在林目离开之后出没的。

可是能不着痕迹出入叶安家的,那就必然是认识的人。

邢凯看出她的心思,先一步回答了:“我刚刚查了她的人际网。”

“她现实里的人际关系非常简单,除了房东和父母,基本上都没怎么来往。

我们调查过了,房东是女的。她父母都在江城,离这儿还挺远。

根据邻居反应,叶安平日里鲜少出门,也根本不和他们来往。”

案件又一次的被蒙上一层纱,使得更加破朔迷离。

严岩快速的吸完粉条,拿出自己的小本本。

“我带人把晋城所有的纹身店搜查了一遍,经过一家家排查,最终被我揪出了三家。”

“这三家都有纹过蓝色玫瑰,然后我从他们那里,拿来了三张蓝玫瑰纹身图案的照片。”

说着,他把那三张蓝玫瑰纹身的照片,逐一摆在桌面上。

顾意目光落在上面,那双漂亮的眸子微微眯起。

正当她想开口,却有人先了她一步。

“这三张照片的纹身图案不一样!”

001婚宴1

2022-07-24

002婚宴2

2022-07-24

003婚宴3

2022-07-24

008协议

2022-07-24

009闪到腰了

2022-07-24

010手套

2022-07-24

011暖胃

2022-07-24

012没有头

2022-07-24

014迷雾

2022-07-24

书评(375)

我要评论
  • 人生第&么着也

    虽说只是暂时性的协议联姻,好歹也是她人生第一次结婚,怎么着也要准备一下。

  • 落里摸&索出手

    她撩了一把面前散发,从角落里摸索出手机,看了眼来电人。

  • 楼时,&客厅传

    顾意匆匆扫了一眼沙发上的母亲,准备上楼时,客厅传来母亲的唤声。

  • 经是市&令我们

    “这已经是市里第三起杀人案了,上面命令我们一队一周内破案,烦死我了!”

  • 进步空&间,你

    3,文笔青涩,但有进步空间,你愿意留下,我就证明给你看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