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将手机略过邢凯,送进顾意的面前,“李叔刚发来消息,唐庄的走马上任主人,是金万里。”邢凯挑眉眉,“那就一同吧。”三人一同离开了了会议室,严岩托着下巴四处张望。“大果,你说老大和盛屿晨在两块,会打出来吧?”崔大果扭头看他,眼底闪现出一抹怕:“会邢凯挑挑眉,“那就一起吧。”。...

他将手机略过邢凯,送到顾意的面前,“李叔刚刚发来消息,唐庄的上任主人,就是金万里。”

邢凯挑挑眉,“那就一起吧。”

三人一起离开了会议室,严岩托着下巴张望。

“小果,你说老大和盛屿晨在一块,不会打起来吧?”

崔小果转头看他,眼底浮现一抹担心:“不会吧,老大还是懂公私分明的。”

刑侦一队的所有人,谁人不知邢凯对顾意有意思。

就是邢凯拖着没表态,二人一直没什么进展。

直到工作狂顾意突然申请请假一天,理由还是去结婚。

纪柯摘下眼镜,捏了捏发疼的太阳穴,“要我说啊,你们就别瞎操心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严岩问。

纪柯站起来,收拾起桌面的资料,“我瞧着盛屿晨对顾意没啥意思。”

崔小果撇撇嘴,“不一定吧,我看盛屿晨看师父的时候,眼神不太一样。”

纪柯笑道:“你们知道盛屿晨什么来头么?”

严岩的八卦心燃烧,往前倾了倾身,凑近道:“什么来头啊?”

“……”

*

荣景集团。

邢凯走在最前面,直接给前台看了自己的警察证。

三人一路直接去了总裁办公室,助理小张热情的给他们倒了水招待他们。

邢凯:“你们金总呢?”

小张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,穿了一套正式的白色女士西服,头发规矩盘着,透着一股知性美。

她嘴角始终挂着礼貌的笑,答:“金总现在正在开会,请你们稍等一会。”

邢凯说好,礼貌着朝她点了点头。

小张说完,又转身出了办公室。

顾意和邢凯皆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,唯独盛屿晨,不安分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,什么东西都要摸一下。

顾意时不时抬眸看去,忽然觉得,这位少爷不只是不正经,貌似还有点多动症。

邢凯余光瞥了他一眼,往顾意身边挪了挪,压着声音:“顾意,真不是我八卦啊。”

他竖起大拇指,指了指盛屿晨的方向,又说:“你老公是盛家小三爷?”

“嗯。”顾意的答复很简略,像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,很轻。

蓦地,顾意又觉得有些莫名,身子微微往后靠了靠,抛给邢凯一句:

“邢凯,你是真八卦。”

邢凯听得出来,顾意话里带刺,便也不再多问。看向盛屿晨的时候,只觉得心中刺挠。

盛屿晨走到书架前停下,随手抽了一本书籍,捧在手心里翻阅。

随便翻了几页,他忍不住打趣了一句:“哟,这金万里还看言情小说呢。”

顾意柳眉微皱,看向他的目光不是很友好。

她忍不了了,耐着性子劝:“盛屿晨,这里不是你家,你别乱动别人东西,可以吗?”

盛屿晨无奈抿了抿唇,从鼻间叹了口气,敷衍的连说三声好,把书籍又塞回了书架。

放好书后,他又乖乖的回到了沙发上,挨着顾意左边的单人沙发坐下。

……

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,金万里才结束会议,步履匆匆的回到办公室。

他穿了一个深蓝色西装,上衣没扣上,略大的肚子凸显出来,脸圆圆的,但面部整洁干净,整个人看上去憨厚老实。

邢凯随即起身:“你好,我们是晋城市局警察,找你有点事想问,方便吗?”

金万里的脸上堆满笑容,答应的十分爽快:“当然方便,坐吧。”

金万里在他们的对面坐下:“需要咖啡吗,一会儿我让小张送来。”

“不用谢谢。”

出于礼貌,见他进来,顾意也跟着站了起来。她一眼便看见了,金万里戴的白色手套。

一般戴这种手套的,不是医生就是法医。

金万里为何要戴手套?

顾意留了一个心眼。

邢凯:“金先生,我接下来说的,您需要有一个心理准备。”

金万里依旧笑着:“好,警察同志你说。”

“昨晚我们在您之前的房子后院,挖出来您妻子的尸体。”

邢凯下意识看了顾意一眼,“根据我们法医的解剖结果,您妻子死亡时间超过十五天。”

金万里嘴角的笑意一僵,慢慢看向邢凯,声音轻飘飘的:“警察同志,你开玩笑的吧,我妻子?尸体?”

他明显情绪是受到了打击,眼尾逐渐变红:“我妻子昨晚还给我发微信说晚安,今天你就告诉我她死了,这不可能。”

邢凯本想拿照片给他看看,但想到了什么又放下。

“金先生,麻烦你配合我们调查,一会儿还请你到局里认领一下尸体。”

他拿出小本子和笔,一副官方的样子:

“您妻子死于十五天前的晚上,这十五天内,您都没找过她吗?”

金万里点头,又摇了摇头:“最近工作实在太忙了,她前段时间谁要出去旅游。

我工作忙就没陪她,但期间她都有发微信和我联系。”

邢凯将他方才说的全部记下,又问:“我们想问问,十五天前的晚上九点左右,您在做什么?”

金万里面色有些凝重,语气也不及方才的热情客套。

他仔细的回想了一下,答:

“那天有一个本来谈好的合作,对方突然反悔了,导致那一批货无法及时完成,所以我在公司加班。”

“有什么人可以给你证明?”

“我助理小张,那天她和我一起忙到很晚,她可以给我证明。”

金万里不自觉的抿唇,拿出手机点开微信,递给邢凯看:“警察同志,我妻子昨晚还给我发了晚安,你们会不会是认错人了?”

邢凯看他那个样子,显然还是不信。

顾意抬手轻搭在他的肩上,比起邢凯的官方式,他会考虑到金万里的感受。

但是顾意的问话,倒是干脆利落,一针见血。

“你们半年前结婚,传闻你们夫妻二人恩爱两不疑,但是我在尸体上,有看到好几道鞭打,新伤约是半个月前的。

金总,你和你妻子的感情,是出了什么问题吗?”

顾意的话就像是一把短刀,直直的刺在金万里的心头。

被问到这里,金万里的神色有一瞬间的慌乱,但被他把控的很好。

盛屿晨则全程一言不发,安静地坐在那里,长腿交叠,宛若一尊雕像。

001婚宴1

2022-07-24

002婚宴2

2022-07-24

003婚宴3

2022-07-24

008协议

2022-07-24

009闪到腰了

2022-07-24

010手套

2022-07-24

011暖胃

2022-07-24

012没有头

2022-07-24

014迷雾

2022-07-24

书评(266)

我要评论
  • 不响,&突然一

    “你这么不声不响,突然一响就要结婚,这新郎长啥样,有我帅吗?”

  • 泡,修&马桶换

    顾意上能换灯泡,修马桶换车胎样样行,下能洗衣做饭补衣服。

  • &顾意往

    顾意往后仰头,呢喃地应了一个好,撂下电话几秒后腾地站起来,眼前黑了一下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