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后,再次用责怪的口吻说:“都和你曾说多少遍了,你有胃病就得多特别注意点,少吃冷的。”顾意紧挨旁边的椅子坐定,递过来药,就着豆浆咽到。一旁的盛屿晨:“……”他们俩把他当空气?邢凯又一抬手拍了拍顾意的后背,关怀问:“觉得怎么样了,但是很疼吗?”“会顾意挨着旁边的椅子坐下,接过药,就着豆浆咽下。。...

接着,继续用责备的口吻说:“都和你说过多少遍了,你有胃病就要多注意点,少吃冷的。”

顾意挨着旁边的椅子坐下,接过药,就着豆浆咽下。

一旁的盛屿晨:“……”

他们俩把他当空气?

邢凯又抬手拍了拍顾意的后背,关心问:“感觉怎么样了,还是很疼吗?”

“不会和上次一样,又是急性肠胃炎?”

上次?

盛屿晨坐在顾意的后面,中间隔了一张椅子的距离。

他长腿一抻,往椅子里靠了靠,抱起双臂看他们,浓密的眉毛扬了扬,脸上的表情写着不爽。

他随手从旁边拿了一个花卷就吃,像是发泄一般,对着花卷一顿猛啃。

顾意的脸色缓和了点,慢慢坐直身子,深吸口气:“说下去,方路路的老公是谁?”

邢凯拿过来一份档案,一屁股坐在了桌面上。

“这是方路路的全部资料,你看看。”

“她是单亲家庭长大,从小父母离异,她跟了母亲。

她老公的背景可不简单,金万里,名牌大学毕业,现任荣景集团CEO。

是咱晋城市有名的慈善家,不少贫困生都是他资助的。

不过外表看着光鲜亮丽,不代表他这个人内心就一定善良,我打算下午去拜访一下他。”

顾意正打算开口,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吚呜声,又是一顿猛敲桌子。

她转头看去,盛屿晨吃花卷噎着了,抓着脖子痛苦面具,从脖子一路红到了脸颊。

顾意刚准备起身去给他倒水,盛屿晨直接起身,端起她面前的豆浆就喝。

邢凯看着他端走,然后仰着头喝完,眸中带着一丝考究,又晕染了几分不悦。

那是顾意喝过的。

顾意也注意到了,但脸上的表情依旧平静如水,没多说一句。

盛屿晨喝完放下,用手背擦了擦嘴角,朝着他们讪笑两声:

“不好意思啊,第一次吃花卷太高兴,打扰到你们了吧?”

说完,他又重新做了回去,随手拿了旁边的铅笔。

“……”

邢凯捏着手里的手机,慢慢收回落在他身上的视线,情绪不明,只是嘴角的笑意减淡。

顾意快速看了一遍档案,“这个方路路,跟另外三个人有什么关系吗?”

“没有,不过这两个有。”邢凯抬步到白板前,用黑色记号笔指着其中两个照片。

“陆菀和齐玉是好朋友,经过调查,她们二人是高中同学,大学没考上一起出来工作。”

顾意:“关系怎么样?”

邢凯顿了顿,道:“听说是闺蜜,关系很要好。”

正聊着,会议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,崔小果他们走了进来。

崔小果的臂弯里,还挂着顾意方才给她盖的毯子。

“老大,师父,早。”

严岩揉着睡眼,头发被他挠成了鸡窝头,“哇邢队,你们起得是真早。”

纪柯最后进来,双眼浮肿,黑眼圈明显,显然是昨晚咖啡喝多了。

“顾意你昨天回到现场,有没有查到什么?”听声音都还有些没睡醒。

顾意看过去,“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人,当时我没想到土里还有方路路的脸皮,被那人挖走了。”

崔小果立马打起了精神,瞪着眼问:“师父,会知道脸皮埋在土里的,除了凶手没他人了吧?”

“嗯。”顾意顿了顿,看向旁边一直不吭声的盛屿晨。

带着不肯定的语气寻问:“你能大致画出昨晚那人的大概外形吗?”

盛屿晨闻言轻笑,嘴角的弧度略大,藏不住的笑意加深,两朵破坏气氛的小酒窝挂上,给他的不羁添了抹可爱气。

他快速结束手里最后几笔,将白纸推到顾意的面前。

“喏,这还不是小菜一碟。”

他修长白皙的肤色,骨节分明的手握着比,灵活的把玩转笔。

顾意看到他画出来的素描,愣了一下,是昨晚看见的那个人!

别说,这位大少爷画的还真有那么几分神似。

她把素描拿给邢凯看,“就是这个人,只是这人当时带了口罩,刘海很厚,加上光线问题,看不清长相。”

邢凯拿过素描看,眼底划过一抹诧异,不惭夸道:“这画得也太像了,没想到盛专家素描这么厉害。”

突然被夸,搞得盛屿晨还有些无所适从。

明明前一秒还那么关心顾意,和顾意凑的那么近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他们关系匪浅。

他面上平淡,语气里带点小傲娇:“有手就行。”

放下铅笔,站起身时故意嗷一声,右手托着腰,眉头皱在一起。

这不叫还好,一叫立马吸引了其余人的眼球。

严岩看过来,问了一嘴:“怎么了盛专家?”

他又赔着笑脸,左手撑在桌面上,身子微微半弓着,作出一副吃痛的表情来。

“没事没事,用力过猛,闪到腰了。”

话里有话。

在座的几人都知道,他和顾意的关系。顾意昨天结婚,新郎是盛屿晨。昨晚……

崔小果不由联想到——方路路的尸体还是在他们家里后院发现的。

想到这里,她就觉得有些毛骨悚然。

顾意一听,就知道他话里的味道不对。

他们没有一个房间,别人不知道他们知道。

他昨晚出去找女人了?

啧。

昨晚,顾意的注意力都在电脑上,他的也没在意。

严岩下意识的看向邢凯,邢凯对上盛屿晨的目光,四目相对时,擦过一道道电光。

先前邢凯不知道和顾意结婚的是他,盛屿晨还是他的偶像。

但是现在……

顾意挑挑眉,但没要表态的意思,神态自若地站起身。

“邢凯,这样吧,拜访方路路老公就交给你们去。

我和盛屿晨一起,去拜访一下方路路的家人。”

她分工明确,心中只有一个目的——抓紧时间破案。

邢凯抬眸,眼神复杂地看了盛屿晨一眼。

“顾意,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,正好也可以看看,你昨晚看见的那个,会不会就是金万里。”

顾意脚步一顿,思索了下:“也行,那让小果和小岩去拜访方路路的母亲吧。”

盛屿晨:“带我一个吧。”

邢凯正想拒绝,盛屿晨却拿出了手机。

001婚宴1

2022-07-24

002婚宴2

2022-07-24

003婚宴3

2022-07-24

008协议

2022-07-24

009闪到腰了

2022-07-24

010手套

2022-07-24

011暖胃

2022-07-24

012没有头

2022-07-24

014迷雾

2022-07-24

书评(194)

我要评论
  • 顾意匆&一眼沙

    顾意匆匆扫了一眼沙发上的母亲,准备上楼时,客厅传来母亲的唤声。

  • ,别私&家的名

    “最好是工作,别私会哪个野男人,坏了我们沈家的名声!”

  • 拧在一&可怕的

    额头附了一层层薄薄的冷汗,表情拧在一起,似乎陷入了什么可怕的梦境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