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意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盛屿晨忍着嘴角的笑意,简略看完了她列出的那三条。第一,要无条件配合好对方在对方家人面前,能做到夫妻恩爱有加,相敬如宾。第二,互不干涉被干扰各自人际交往,也不不过问各自任何事。第三,婚约半年,届满各自一切安好,互不干涉打搅。他后转身去拿来笔,第一,必须无条件配合对方在对方家人面前,做到夫妻恩爱,相敬如宾。。...

顾意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盛屿晨忍着嘴角的笑意,简略看完了她罗列的那三条。

第一,必须无条件配合对方在对方家人面前,做到夫妻恩爱,相敬如宾。

第二,互不干扰各自人际交往,也不过问各自任何事。

第三,婚约两年,期满各自安好,互不打扰。

他转身去拿来笔,干脆利落的签名。

推到顾意的面前,“OK,我签完了。”

顾意接过他手里的钢笔,上面还有后者刚触碰过的余温。

答应得这么爽快?

顾意看着他签的名字,字迹潦草,又不失主人骨子里的那般傲气。

她握着笔顿了顿,而后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
也是,他们之间本来就是一纸婚约束缚。没有真的领证,没有真实感情,有的只是名份,无实罢了。

这一点,他们都心知肚明。

况且,一个空有皮囊,风评又不好的大少爷,岂是她顾意的良配?

顾意收起自己的那一份,迈步离开房间,到门口时停了停。

“早点睡,明天还要查案。”说完,她的身影没入转角。

盛屿晨望着门口的方向,视线略微有些停滞,隧只是浅浅一笑。

顾意回到隔壁,反手将房门反锁。

她走到书桌前,随手从旁边的抽屉里,拿出一台银色的笔记本电脑。

她将白日从程方那儿拿的U盘,插上电脑的一侧,随后点开一个网页。

书桌放在窗边,外面的雨再落下,噼里啪啦地砸在玻璃上,房内只开了一盏微弱光的台灯。

顾意一双手放在键盘上,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脑屏幕,上面出现了一条条代码,越来越多,密密麻麻。

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左右,她这才停下来,又盯着电脑屏幕看了良久。

电脑屏幕散发的白光,打在女人冷白的脸颊上,她的下颚线尤为好看,曲线明显,透着一股骨子里的美。

而后,她拨通了程方的电话。

“喂,程方。”

“喂意意,这么晚了找我啥事?”

“……”

*

次日清晨。

顾意起得很早,本想直接回局里,路上买两个包子,随便应付两口就行。

结果,她才从三楼下来,便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盛柏。

盛柏看见她,一双眼睛笑弯成了月牙,乐得合不拢嘴。

他朝着顾意招手,眼底闪光:“意意你起这么早呀,现在才五点半,怎么不多睡会儿?”

五点半,外头的天色也才刚蒙蒙亮。

顾意没发现他话里的另一层意思……

顾意挽了一把碎发到耳后,“爷爷早。”

盛柏起身,朝她踱步而来:“小晨呢,他还没起床吗?”

李叔从外面走进来,“少夫人,老爷一早就起来了,说是要过来和你们一块吃早饭。”

顾意了李叔一眼,又看向盛柏,眉眼间软和了几分。

“他换衣服呢,爷爷,我去催催他。”

正准备转身上楼,楼上便传来一阵脚步声,盛屿晨不紧不慢地从楼上下来。

他今天穿了一个浅蓝色的衬衫,袖口没别,领口微开,搭了一条黑色休闲裤。

顾意一眼看去,第一时间看见了他左耳的那个耳钉,格外惹眼。

“早上好呀爷爷,”他视线转到顾意身上,加深了笑意,“早上好啊,媳妇。”

媳妇……

顾意愣了下,眸底闪过一抹异样,耳尖略微有些发烫。

盛柏看他们这样,心中欢喜不已,笑呵呵地拽着他们,一起用了早饭。

盛柏不停地往顾意那边加面包,要不就是加热牛奶。

盛屿晨见她都快咽不下了,伸手接过了她手中的面包,看向盛柏:

“爷爷够多啦,你怎么不给我拿点呢?”

盛柏白了他一眼:“你都多大人了,自己不会拿吗,没长手啊?”

顾意抬眸,递过去一个谢谢的眼神。

她实在是吃不下了,本来胃口就不是很好。

加上昨晚吃了点凉的,今早起来胃里就一阵翻涌,惹得她食欲不振。

盛屿晨下唇微微一撅:“爷爷,您下回就别那么早来了。”

“想我们,您可以打电话给我,我们一块回家陪您吃饭,不就行了吗?”

盛柏敷衍地点点头,拍了拍自己的胸口:“好好好,就是我这身子啊,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啊。”

“呸呸呸,”盛屿晨认真脸地看着他,眸中有微怒在涌动。

“爷爷你怎么能咒自己呢,乖乖吃药,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顾意端起牛奶,送到唇边抿下一口,眸底掠过一抹复杂。

盛柏悠悠叹了口气,脸上依旧挂着笑。

盛屿晨看向旁边的李叔,“哦对了李叔,您知道这栋房子,上任主人是谁吗?”

李叔手里倒牛奶的动作一顿,仔细回想道:

“好像是姓金,少爷需要的话,我一会儿找一下发给你,怎么了少爷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没什么,谢谢李叔。”

盛屿晨转头,视线扫向旁边的顾意,视线短暂的交流了一下。

吃完饭盛柏离开后,顾意前脚上车,打算开车回局里,后脚盛屿晨就跟了上来,坐上她的副驾驶。

顾意瞥了他一眼,随口问:“你车呢?”

盛屿晨拽过安全带系上,“昨晚开回来就没油了,查案要紧,让我搭个车。”

顾意没拒绝,算作是默许了。

……

市局。

回到局里时,崔小果、严岩一众都在,昨晚他们都没回去,皆睡在局里。

顾意走到更衣室,给崔小果拿了一条毯子,悉心盖上。

才盖上,邢凯便拎着一大堆早饭进来,看见顾意使了一个眼色。

三人一同去了会议室。

顾意:“你们昨晚调查的结果如何了?”

邢凯把早饭放在桌上,抽出一根油条就啃,含糊道:“查的差不多了。”

“根据最近的失踪人口,开始逐一排查,无脸女尸的身份确定了。死者方路路,年龄25岁,已婚,没职业。”

“已婚?”

顾意话音刚落,胃里又是一阵绞痛,惹得她眉头微蹙,下意识抬手捂住了肚子。

邢凯看了过来,无奈地叹气,随后放下油条,举步回到自己办公桌前,拿来胃药。

看顾意那个样子,他就能猜到,这是胃病又犯了。

“顾意,你是不是又吃什么生冷的东西了?”

邢凯边说着,边旋开药瓶,熟练地倒出两粒白色药片,又拿了一杯热豆浆给她。

001婚宴1

2022-07-24

002婚宴2

2022-07-24

003婚宴3

2022-07-24

008协议

2022-07-24

009闪到腰了

2022-07-24

010手套

2022-07-24

011暖胃

2022-07-24

012没有头

2022-07-24

014迷雾

2022-07-24

书评(355)

我要评论
  • 落里摸&电人。

    她撩了一把面前散发,从角落里摸索出手机,看了眼来电人。

  • “你那&用,过

    她直接摆上自己的化妆品,“你那些化妆品都没拆过封,也不知道你以后还会不会用,过期了浪费钱,用我的吧。”

  • &响就要

    “你这么不声不响,突然一响就要结婚,这新郎长啥样,有我帅吗?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