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章乔怡涵抿着嘴巴在笑:宋儒人。你这回还嘚瑟出来吗?到了楼上。刘行长抬一脚就把门关上踹开了门:“我无论你是谁,立刻跟我滚回去,我的包厢你也敢抢吗?”宋儒人站出来想动怒:“你是谁呀?吆三喝五的。”朱一丹一下子站了出来:“刘行长,你怎么来啦?到了楼上。刘行长抬起一脚就把门踹开了门:“我不管你是谁,立即跟我滚出去,我的包厢你也敢抢吗?”。...

第37章

乔怡涵抿着嘴巴在笑:宋儒人。你这回还得瑟起来吗?

到了楼上。刘行长抬起一脚就把门踹开了门:“我不管你是谁,立即跟我滚出去,我的包厢你也敢抢吗?”

宋儒人站起来想发怒:“你是谁呀?吆三喝五的。”

朱一丹一下子站了起来:“刘行长,你怎么来啦?”

这个宋儒人一听说是刘行长,知道是朱一丹的顶头上司。那气势就没了,人也一下子矮了半截:“不好意思,刘行长,我不知道是你的包厢。要不然我们就合在一块儿吃顿饭吧。这顿饭的饭账就算我的。”

“跟你并桌?你认为我就缺那个钱吗?”

随后,张书记就一步跨了进去:“宋儒人真是好大的脾气呀,能耐不小啊,竟敢把刘行长定的包厢都抢了。好大的官微呀?“”

张书记认得刘孺人,知道他是二轻局下面一个单位做股长。并不是科长。

“原来张书记来了,要不然我们真的就一块儿吃饭了,就当我跟你们赔个罪。”

“我今天要在这儿请一个尊贵的客人,你他妈算什么东西呀,要在这儿跟我并桌?赶紧给我滚出去。你把我最珍贵的客人都撵走了。你看怎么办吧?”

朱一丹连忙插嘴:“刘行长,刚才这里没人啊。不就是我原来一个堂嫂,那个丑女人她能坐在这儿吗?”

刘行长一听,更生气了:“就你还一口一个穷人。你算什么东西呀?明天就不要来上班了。”

“刘行长,你要开除我?”

张书记也挺生气的。你们就是在银行工作就了不起啦:“你一个月拿多少钱哪?”朱一丹认真回答:“我拿40块钱。”

刘行长一听就更生气。直接就冲上去,一个巴掌就搧了过去:“拿40块钱就觉得了不起啦,一口一个丑女人。你知道那个丑女人在银行的存款是多少吗?你要是一个月拿一四十块钱,一辈子你也存不了那个钱。”

“她,她有这么多钱?天上掉下来的?”朱一丹真的不相信。但是,这是自己的行长亲口说的,不会假的。

说着话儿,齐怡涵不认识的人也走了上来。那宋孺人一见来人,连忙点头哈腰的:“原来尊贵的客人是洪主任,对不起,真的不知道这个包厢原来还是洪主任。”

“你认识我?”洪主任邹了邹眉头。

“二轻局开大会的时候我见过洪主任,我在二轻局毛纺厂工作。是供销科科长。”

“说是供销科科长,其实你不就是供销股的股长吗。你还没有科长的级别呢。我会跟老耿说一声,要照顾你一下这个宋孺人。”

宋儒人这才慌了:“洪主任,洪主任,千万别跟耿局长说起这件事情,只要知道这件事,说不定他就把我开除了。我这饭碗就保不住了。”

“你把人都得罪死死的啦,我还能不说?刘行长最珍贵的客人你都敢得罪?翅膀真的硬了?没人能管得了你了?”

宋儒人一听,更傻了,原来还有尊贵的客人,难道是那个乔怡涵?他就不是一个傻丫头,一个丑媳妇吗?怎么变成了最尊贵的客人呢?宋儒人实在是想不明白。

“立即下去,把尊贵的客人磕头赔礼吧,直到她同意上来了,我就放过你,他要是不同意上来了。我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刘行长给他不小压力。

“尊贵的客人到底是谁呀?”

“你不是认识他吗?这回又装糊涂啦?”

“乔怡涵是尊贵的客人?”

“她不是?难道你是吗?你能帮助我完成今年下半年的存款任务吗?”

“赶紧滚下去,把人请上来,啰里吧嗦的。”

实在没有办法了,宋儒人就拉着朱一丹,我们下去跟人赔礼道歉吧。朱一丹真的不愿意给那个丑媳妇赔礼道歉。

宋儒人相当生气。转手就是一巴掌:“要不是你这个婊子说,她还是你的堂嫂,还是丑女人。我怎么能把他赶下去呢?现在好了,把人得罪死了。得罪了行长,得罪了书记,还得罪了洪主任。以后还有我的好日子吗?”

“你,你打我?”

“我打你还是轻的,我都想弄死你。”宋儒人已经是气急败坏。

朱一丹真的不敢再说什么了,就赶紧匆匆的下了楼。朱一丹看到银行的唐主任也在,妇女主任也在,青年书记也在,知道今天,真的踢到铁板上了。

宋儒人走到乔怡涵面前弯腰施礼:“对不起,我错了,我向你赔礼道歉。”

朱一丹也上前来市里道歉:“对不起嫂子,看在以前我叫你嫂子的面子上就放过我这一次吧?”

“口是心非,道歉没有道歉的诚意。”乔怡涵不愿意放过他:“你有健忘症吗?刚才,我是怎么告诉你的?”

宋儒人一下子就发怒了:“我已经跟你道歉了,你还要怎么着?”

乔怡涵抬手就是一巴掌:“给我跪下,跪下求我!”

一巴掌就把宋儒人掀倒在地,众人都是大吃一惊:“好大的力气啊。”宋儒人没有憋住,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。

宋儒人赶紧爬起来,就跪在乔怡涵的面前:“我错了——”

乔怡涵冷冷地看着朱一丹:“你还不会跪吗?是不是也找抽啊?”

朱一丹也赶紧跪了下来:“对不起,嫂子,我不该讥笑你。”

“本事到长得不少啊?这朱家的女娃怎么都这样呢?朱金水的女儿当起了小三。你朱一丹也找了个小三的职位。原来朱家的女人都是这么贱呐。”

朱一丹虽然非常生气,但此刻不敢犟嘴。真的怕那一巴掌抽不下来,自己都受不了。宋儒人都被他抽倒在地。自己哪里能经得起他的巴掌呢?

“宋科长现在知道错了吗?我刚才在包间里说,某人今天晚上一定会向我赔礼道歉,一定会跪着求我回到那包厢里。兑现了吧?”

“实在对不起,我,我的眼睛瞎了。居然没有认出来尊贵的客人。”宋儒人真的不敢拿自己的工作开玩笑。

“现在我,不想上楼了,不想进包厢了,因为我非常生气。”

宋儒人吓坏了,赶紧自己抽自己的耳光:“我该死,我该死。”他知道现在要不把乔怡涵请到包厢里。自己的工作恐怕真的就完蛋了。

毕竟县革委的洪主任都在场。实在没有办法了,那就抽自己的耳光。直到自己的脸都抽红了,乔怡涵才站起来:“滚吧,以后别让我看见你。”

书评(407)

我要评论
  • 果就落&下一脸

    之前,并不是这样,脸蛋很漂亮,有村花之称,只是在智力上有点儿缺斤短两。因为两年前结婚的那天,乔怡涵高烧了,朱家不给看医生,让她坚持一天,结果就落下一脸黑不溜秋的疙瘩,

  • 要少干&的草拔

    朱陈氏突然从厨房里做了冲了出来,一声怒吼:“谁让你现在就回来的?没有一点家教,这来回要少干多少活计?赶紧回去把地里的草拔完,饭好了,就叫你回来吃饭。”

  • 有点关&就多给

    后来,朱一鹏的父亲朱金发是个有战功的荣军,有点关系,就找关系把朱一鹏安排到粮所工作,可是朱一鹏贼心不死,一见漂亮的姑娘,小媳妇来称救济粮,就多给一倍,乘机和这些小女人搞暧昧。

  • 菜香:&“嚯,

    丑媳妇乔怡涵一步迈进院子。就闻到了饭菜香:“嚯,有好饭吃了,”傻人鼻子尖。

  • 该是太&饿了,

    今天应该是太饿了,坚持说:“不行,我要吃饭。生产队也快上工了。”

  • 小推车&。朱一

    朱陈氏,朱一鹏,还有那个小慧三个人把乔怡涵抬上了小推车。朱一鹏就对身后的小慧说:“慧,你在家中等我。我把她扔到湖里就回来。”

  • 乔怡涵&生搞大

    老年妇女叫朱陈氏,是乔怡涵的婆婆,,男叫朱一鹏,乔怡涵的丈夫,朱一鹏就不是个好鸟,人长得不咋地,读高二时,把一个女生搞大肚子了,结果被学校开除了。

  • 么办。&很不高

    “关你什么事,老子想怎么办就怎么办。多管闲事!”朱一鹏很不高兴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