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章。这件事情乔怡涵,确实也没任何怕受怕,之后就说大队书记秦开胜:“没事儿的,你不需要怕。”秦开胜道:“我据说,这个沈文的神通广大。虽然而已一个记者。虽然他的关系非常硬。想搞谁?谁就躲不了。想捧谁是一句话的事。”“秦书记你安心。这件事情乔怡涵,确实没有任何担心受怕,之前就告诉大队书记秦开胜:“没事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。...

第34章。

这件事情乔怡涵,确实没有任何担心受怕,之前就告诉大队书记秦开胜:“没事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

秦开胜道:“我听说,这个沈文的神通广大。虽然只是一个记者。但是他的关系相当硬。想要搞谁?谁就躲不了。想要捧谁也是一句话的事。”

“秦书记你放心。我承诺的事情。一定会兑现的,不过过不管过程如何。我跟大队定的承包30年的合同都不会变。30年的钱。我也不少一分。”

我不是怕这个。我是怕你被人打呀。

“我知道你,关心我?你的问题我一定会帮你查清楚的。至于宋家那个宋宝来到底是何人所为?虽然过去了几十年。也不是没有一点疑点可查的。”

秦书记看到,此刻的乔怡涵仍为他人着想,心里面由不得是一阵感动。

凭她一人之力,竟然把杨家给扳倒了。自己在工作上就少了很多障碍。那一个治保主任要是不老实的话,随时随地可以将其换掉。以前想换他,真的很难。

现在,杨家完全倒了。五个人的大队支委。现在还剩下三人了

秦书记告诉乔怡: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我希望你过几天回来,就把入党申请书给交了。大队支委等着你的加入呢。”

“谢谢谢谢,谢谢秦书记。加入大队之委的事情,稍后再说吧。”

“不过我说等你就等你,在你没有入党之前?我这大队支委就是保留三个人,我不再增加了。“

“这你的工作我不干涉,你该怎么抓工作就怎么抓工作去吧。我得到集市上去看一看杜二奶怎么样?我的父母怎么样?”

“你去忙吧。”

也就半个小时左右。乔怡涵就来到了公社卫生院。看望了一下自己的父母,父亲3乔盛林就说:“好多了,没有什么问题了,过几天我想就能出院了。”

“你别急,等伤完全养好了再说。那朱家赔的钱还没有到位呢。等他们赔的钱到位以后。我们在考虑什么时候出院吧。”

然后又掏了100多块钱递给大嫂:“大嫂,这几天麻烦你了,大哥和二哥都在家中,在医院跑前跑后,都是你的,我心里非常感激你。”

“我上天给你的钱差不多应该花完了吧?我再给你一点。”

“还没有花完呢。”

“你就别再客气啦,我给你你就拿着吧。你看你身上这身衣服。都穿三四年了吧。你拿着这个钱去供销社扯点花布,到裁缝铺,让他们跟你做两身吧。”

孙如花激动起来:“你那大哥,死活不跟我做衣服,能将就就将就,想不到小妹这么慷慨。说做就要跟我做两身。这叫大嫂,怎么感谢你呢?”

“不用感谢我,你就帮我把父母照顾好就可以了,我还是感激你的。

随后,乔一涵又来到了杜二奶的病房:“杜二奶,感觉怎么样?”

杜二奶就说:“好得多了。谢谢你怡涵,要不是你,我这这条老命就没了。”

“不用客气杜二奶。”

“这几天,杨银才的媳妇也来了。杨银才的两个儿子一个闺女都来跟我赔礼道歉,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。他们家也东挪西凑,凑了200块钱带给我。我说不收的,但是他们一定要我收下。”

“该收还是收的?这毕竟是他们应该出的钱。”

杜二奶说:“我看出来他们娘儿俩也是挺可怜的。那个杨银才被抓。一时半会想出来,恐怕很不容易的。”

“不枪毙他,就算便宜了他,实际上,他有几条人命在身。”

杜二奶一愣:“他有几条人命?我知道就是他哥哥一条命啊。”

“你认为宋家那个长辈宋宝来被谁杀的?”

“难道那也是杨银才干的事?”

“我想八九不离十。当时就有人怀疑,但是没有证据。这几天我正在调查这件事情。只要找到证据。就算不判他死刑。无期徒刑也跑不了。”

正说着话啊。那白院长又来了:“我刚刚听说师傅来了,匆匆忙忙就赶了过来。”

“白院长,你都这么大岁数了,不要一口一个师傅。我都被你叫的不好意思。”

“不能不能,师傅就是师傅,毕竟,我还想学会你的上帝之手呢。”

“我看出来,你的功夫这几天好像有增长一点了,现在是什么级别啊?”

多亏师傅指点?我现在应该是暗劲中期。

白院长走的路子是锻炼。级别就是明劲,暗劲,到化劲。乔一涵的级别是修炼。实际上。乔一涵的上帝之手一层。就是那化劲初期。

“上帝之手,不到化劲初期,是用不起来的。所以他要。白院长。锻炼要继续,争取在近期进入暗境巅峰。我就可以把上帝之手传授给你。但是你要真正用上帝之手,为病人治疗,至少要突破化劲。”

白院长才明白,师傅,本来这上帝之手就相当高深。能够做到内气外放,必须到达化境。我真不知道。师父年纪轻轻,怎么就到了化劲的级别?

“机缘巧合吧,你就在这儿看着,我现在就为杜二奶再治疗一次,让他体内的伤完全愈合。”

院长搓搓手:“好,我就在这儿观摩。”

乔一涵抬起双手。分别打入了三道灵气。毕竟是三个刀伤,而且是刀刀致命。确实就是想置杜二奶于死地。

大概经过一个小时左右的治疗。杜二奶来的伤势基本上稳定了。然后又说了个方子。让白院长记下来,按方煎药给杜阿奶喝:“下一次基本上不需要我治疗了。一个星期左右就可以安排他出院了。”

“师傅,我就这就为杜二奶去煎药。”

“对了,白院长,杜二奶的药费怎么样啊?需不需要再让我交一点?”

“不用,他的费用也就是中药费用。没花多少钱。现在恐怕还没花到300块钱呢。”

“如果不够,你跟我说一声,我就去把钱交了。”

杜二奶连忙说:“丫头,你不能再让你交钱了。这杨银才家给的200块钱,你就拿去吧。”

“我不需要,杜二奶好好养伤。我出去还有点别的事情。”

书评(366)

我要评论
  • “哈哈&这两年

    “哈哈,你不知道吧,傻子也有优点呀,这两年,把我家的活全包了,生产队都是全勤。”

  • 我要进&去看一

    朱陈氏不让她进屋,乔怡涵越想进屋,而且闻到的饭菜香,是从堂屋飘出来的。伸手就推开了婆婆:“我要进去看一看。”

  • &报应。

    谁知道,新婚当天乔怡涵变丑了,人们都说这是报应。朱一鹏倒是乐享其成,家有丑妻耽误不了他在花花世界寻花问柳。这不,今天朱一鹏就带个女孩回家,女孩的叫小慧,刚刚十八岁。

  • 点傻但&漂亮的

    年底一查账,一万五千斤大米没了,都被朱一鹏送人了,朱一鹏又被开除了,那些女人没有一个跟他好的,这么一折腾,朱一鹏快三十还没有娶上老婆。二姐朱一兰作主,就把有点傻但漂亮的乔怡涵介绍给朱一鹏,

  • 的父亲&朱金发

    后来,朱一鹏的父亲朱金发是个有战功的荣军,有点关系,就找关系把朱一鹏安排到粮所工作,可是朱一鹏贼心不死,一见漂亮的姑娘,小媳妇来称救济粮,就多给一倍,乘机和这些小女人搞暧昧。

  • 麻袋里&?”

    路上,两个年轻人遇到了朱一鹏,一个人问:“麻袋里装的是什么呀?”

  • &“把门

    院子外传来了“踏踏”脚步声,三个人慌慌张张把饭菜端进了堂屋,朱陈氏转身出门来:“把门拴起来,不让丑女人看见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