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章。办妥了手续。,装起了存折。刘行长就说:“乔怡涵女士,昨天早上能不能够赏个脸?我们一同吃个便饭?”乔怡涵想了想:不答应下来吧,也好,人家会说你摆架子,这下推却了,下一次又提,你又怎么办呢?只再说:“正巧昨天上午也没什么大的事情。该做的事情办完了手续。,装起了存折。刘行长就说:“乔怡涵女士,今天晚上能不能赏个脸?我们一起吃个便饭?”。...

第36章。

办完了手续。,装起了存折。刘行长就说:“乔怡涵女士,今天晚上能不能赏个脸?我们一起吃个便饭?”

乔怡涵想了想:不答应吧,也不好,人家会说你摆架子,这回推辞了,下次又提,你又怎么办呢?只好说:“刚巧今天下午没有什么大的事情。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。”

“太好了,这样吧,我们今天就去靠山公社是最好的酒店——马陵山酒店。去喝酒吧。”

乔怡涵知道这个酒店,确实是靠山公社就好的酒店。本部在阴山县,这个酒店是他们的一个分店。

他们是生意人、单位,干部,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吃饭的地方,他们以在马陵山酒店吃饭为荣,。一般挣工分的社员,想都不要想。

到了酒店,刘行长就让酒店留一个包间,然后就把乔怡涵安排在包间里住下来。自己去请几个人来陪乔怡涵。

乔怡涵就说:“刘行长,你去吧,我在这儿刚好也能休息一下。”

“我让他们泡点茶来,你慢慢享用,时间不会大会让他们赶紧过来的。之前已经和他们说过的。”

刘行长刚刚离开酒店。门外又走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。要是乔怡涵在跟前就能认得了。这男的是岭东大队的宋家人叫宋孺人。女的是岭西大队的朱家人叫朱一丹。他们都不是在家中做社员的。这个宋孺人在某个单位工作。据说还做个什么科长。那个朱一丹恰巧就在公社银行做出纳。

乔怡涵就知道,他们两个人并不是情侣关系,这个宋孺人要比朱一丹大七八岁呢。孩子都上小学了,这个朱一丹也是刚刚工作的,也就是二十三四岁的样子。

不用猜,扳扳大脚趾就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了。

他们来到这个大酒店,就是想浪漫一下的。宋儒人特地是从阴山县赶过来的。或许今天晚上就不走了。

宋孺人到了前台就说:“给我安排一个较好的包间。”前台就告诉宋孺人:“不好意思,这位领导,我们的包间已经包完了。”

“腾,也要给我腾一个包间出来。”

“这样不好吧,这位领导,人家已经包去了,再让人家出来。会影响我们饭店的。形象的。”

“知不知道我是谁呀?你要是不立即给我安排一个包间,信不信我打个电话就让大老板把你开了。”

“不好意思,领导,我真的没有办法保证每个人都有包间。”

朱一丹就说:“宋科长,有这样跟他废话,我们到上面看一看,哪个包间的人身份低下,就让他们滚到大厅里来吃饭。不就行了吗?”

“一丹说的极是,说着话儿就登个蹬蹬就上二楼去了。看到几个包间都在幺三喝五地喝酒。唯独一个包间没有任何声音,这里不是还有一个包间吗?

朱一丹就说:“这个前台还说没有包间,这不是包间吗,进去看看是谁。”

宋孺人没有敲门,直接粗暴的把门一脚踢开了。屋里面就是乔怡涵一个人住在那慢慢的喝茶呢,本来还微微的闭着眼,只听咣当一声响,不由得睁开了眼。一看这两个人:“怎么这样没礼貌啊?一脚就踹开了门。”

宋儒人看了看轻蔑地笑道:“所谓的礼貌是看什么人的?我对你需要有礼貌吗?你不认得我,我认得你,扒皮都能认得你骨头,你不就是乔盛林家那个傻丫头吗?”

朱一丹跟在后头,凑了一句:“原来这个人曾经还是我的堂嫂呢。听说已经被哥哥踹了。对他就不用客气了,赶紧滚出去。我们要需要这个包间。”

“上茅厕也要有先来后到的吧?我已经到了这个包间,我凭什么要滚出去啊?”

“就凭你是个贱人,你吃得起这个包间吗?你知道这个包间一顿饭要花多少钱吗?100块钱肯定不够的,差不多喝点酒,200块钱就出去了。你一年360个工,两毛钱一个工,一年就72块钱。你就是两年不吃不喝你也上不了这个包间不是?”

朱一丹就说:“宋科长,别跟他客气了,赶紧让他滚吧。我看见他就恶心。”

乔怡涵冷笑着:“只怕走出这个包间,某人会跪着求我回来的,”

“放心吧,我会跪天跪地,跪爹娘,不会跪你这个又傻又丑的女人。”

“骑驴看唱本,走着瞧!”

“你这个傻女人,我不会被人赶出去的,只有你才能被我赶出去。知道吗?这是身份的象征。我的身份比你高。你就得听我的,叫你打狗不能撵鸡,你懂吗?”

“你确定要我出去?”

“确定!”

“不会后悔?”

“除非太阳从西边出,”

“那我就出去,等一会儿再看结果吧。”

“等会儿,老子吃过就走了。”

说着话儿,乔一涵就提起自己。东西。慢慢的走了出去。

“这包间不是什么人想进就进的。撒泡尿照照自己有没有做包间那个派头。”朱一丹不忘踩一脚。

宋儒人就吆三喝五:“服务员,老子到了,这样还不赶紧来伺候老子?”

乔怡涵来到了大厅,坐下来不到十分钟,就进来了一群人:公社的张书记,唐主任,还有妇女主任还有青年书记,她们两个人是女的。还有银行的一个女经理。毕竟乔怡涵还是女的吗?不请两个女的来陪陪她。也不好不是?

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。乔怡涵不认识。想必是县里边的人吧。

本来一群人,还有说有笑的,那刘行长一见乔怡涵坐到了大厅里,不由得一愣:“乔怡涵女士,怎么不在包厢里坐啊?干嘛要坐大厅里呀?”刘行长还认为。乔怡涵对他有意见的。心里面都有点二七上八下的。

乔怡涵还笑了笑,也不气不恼:“没有办法呀。我的身份不如人,被人赶下来了。”

刘行长直接就怒了:“谁他妈吃了豹子胆,敢把我的客人赶下来?我去看看。”张书记就说:“洪主任,你们几个稍等,我跟刘行长上去看一看,我看谁有这么大的胆。”

刘行长是十分生气。谁他妈吃了豹子胆,敢把我的包厢抢了?

书评(231)

我要评论
  • 菜香:&。

    丑媳妇乔怡涵一步迈进院子。就闻到了饭菜香:“嚯,有好饭吃了,”傻人鼻子尖。

  • 的开发&价值的

    一个年轻人拉拉另一个年轻人:“峰少,我们是来考察马陵山的开发价值的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

  • 到了朱&什么呀

    路上,两个年轻人遇到了朱一鹏,一个人问:“麻袋里装的是什么呀?”

  • 热的人&气来。

    1980年八月的某天,天空就像一个大蒸笼,热的人透不过气来。

  • 婆还逼&人。现

    一个小时前,生产队就收工了,婆婆还逼她到自留地干活,根本·拿他不当人。现在,太饿了,乔怡涵要回家吃饭。

  • 声,三&端进了

    院子外传来了“踏踏”脚步声,三个人慌慌张张把饭菜端进了堂屋,朱陈氏转身出门来:“把门拴起来,不让丑女人看见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