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章时间并不大,乔怡涵涵就回到了公社的银行。因为银行行长有交待,只要你乔怡涵到了,肯定要通知行长。因为,乔怡涵刚到大厅,就有工作人员。走回来:“乔怡涵女士,稍等一会我们银行长立刻就回来。”随后沏了一杯茶:“乔怡涵女士,请饮茶。”乔怡涵刚坐随即沏了一杯茶:“乔怡涵女士,请喝茶。”。...

第35章

时间不大,乔怡涵涵就来到了公社的银行。因为银行行长有交代,只要乔怡涵到了,一定要通知行长。所以,乔怡涵刚到大厅,就有工作人员。走过来:“乔怡涵女士,稍等一会我们银行长马上就过来。”

随即沏了一杯茶:“乔怡涵女士,请喝茶。”

乔怡涵刚刚坐下来喝茶,一个人也走了进来。来者不是别人就是那个记者沈文。

沈文一见乔怡涵不由得眉开眼笑:“大老板是不是办贷款来了?我告诉你你想办贷款恐怕还不容易呢,没有一点抵押,就是一片荒山,谁给你办贷款呀?”

乔怡涵笑了笑:“大记者。你怎么知道我会办贷款呢?”

“事情不是明摆着的事吗?你包了那么多的荒山。要开荒种地呀,你就是种果树也好,种草药也罢,都是要资金来引进幼苗不是?那样不需要钱?”

“所以你就拿准我到银行来就是办贷款的。”

“我这人看问题向来很准的,你想办到贷款几乎是没有可能的。如果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。我手到擒来,马上就跟你办到贷款。10万,8万不再话下。”

“你想要什么条件呢?”乔怡涵知道,这些人不会这么好心。

“陪我一个晚上,我就把你这件事情办妥。”

“想不到啊,想不到我这个离过婚的傻女人,丑女人,居然还有人要?我是应该高兴呢?还是感到悲哀呢?”

“当然是高兴喽,看不上你是他们不长眼睛。你的身材,你的脸形都是一流的坯子。不就是脸上有几个红疙瘩吗?好了,以后就什么事也没有了。明星般的身材。就是当红明星也盖不过你。”

“谢谢沈大记者的夸奖。不过我不喜欢。就这样跟我办贷款,不会还有第二个条件吧?”乔怡涵继续套他。

“我为你办一笔贷款,抽10%的手续费,这个价钱绝对不贵。”

“你说你看得很准。但是我认为这一次好像你又看错了。”

“不办贷款到银行来干什么呀?你不会是存钱的吧?”打死沈文也不相信,乔怡涵是来存钱的。

“是的,乔女士是来存钱的。”门外有人补了一句。

一抬头,刘行长就从门外走了进来。沈文脸上有点尴尬的样子,但是瞬间又平静下来:“刘行长,你不别怕骗我了?她现在怎么能有钱存呢?他哪来的钱呢?”

门外又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:“他不可能再有钱了,上一次包山拿出来2万块钱,不会再有钱了,而且我认为这钱就来路不正。

说这话的时候。乔怡涵抬头看了看来人,不是别人却是那领西大队的大队会计。也是朱金华的一个侄子。叫朱一朝。

“他是谁,我比谁都清楚。想不到。我们的刘行长说有贵客来。我就跟过来瞧瞧。原来这就是鬼客呀。曾经也是我的嫂子,什么底细我不清楚啊。真的不知道从哪挖窟捣洞弄出来2万块钱,今天还有钱,我就倒着爬出去。

“英雄所见略同啊,兄弟,”沈文大笑不止:“我说我看得很准吧?”

朱一朝就从身上掏出来4万块钱。我今天刚为岭西大队办的4万块钱贷款。是不是看着眼红了?要不要我送你1万呢?”不可一世的样子,

“不就是办了4万贷款吗?值得这样炫耀吗?”乔怡涵说着话,就从包里拿出来6万块钱:“刘行长。我今天就存6万。”

“乔怡涵女士女士,我马上就为你办理,请到贵宾室来吧。”

走出去的时候,乔怡涵给两个人甩去了眼色:你不是看不起老娘吗?老娘这回拿出来6万块钱砸你,看脸往哪里放。

乔怡涵涵和刘行长快步的走向贵宾室。留下了沈文以及朱一朝大眼瞪小眼,他真的有钱?他的钱到底从哪儿来的呢?

沈文咬咬牙:“我怀疑他的钱来路不正,我想办法查一查要是查出来,他的钱来路不正,一定会将他绳之以法。”

朱一朝也咬着牙说:“沈大记者,定要切查到底,需要我帮忙的地方,兄弟我不说二话。如果来路不正,一定要让他坐牢,这几天这婊子太猖狂了。”

事实上,整个朱家都是相当生气的。乔怡涵毕竟把朱家一家人彻底弄惨了。本来他们还都指望朱金发能够为他们撑腰,现在朱金发倒了。他们尽管还在大队干部这个位置上,心里面也是整日提心吊胆,没人撑腰的日子不好过。

“放心吧,这事我会一查到底的,这个婊子已经两次拒绝我了。她承包荒山的手续还没有办下来吧?而且,可能是走错路了。我想办法联络一部分领导来收回他承包的荒山。”沈文发狠道。

“只要领导有人说话,我们会立即终止合同的,不过,沈大记者,那天承包荒山的时候,公社张书记亲自拍板的,这事还真的不容易下手呢?”

“一个小小公社书记算什么呀?我省里面是有人的,你放心。扳倒他不就是小事一桩嘛。”

“沈大记者,我们今天一块儿喝两杯去。为了我们一个共同的目标——干杯。”

乔怡涵当然不知道两个人在背后捣鬼,准备做他的事,准备挖他的墙角。直接把他拉下马。

就算知道了。两个人想做这事,你也阻止不了,只能是随他们去了。反正事情的走向不会是像他们那样,我比他们看的清楚。

刘行长告诉乔怡涵:“这个沈大记者,你千万要提高警惕。这个人不是好人。刚才是找我来着的,要我断了你的后路,一分钱贷款都不办。”

“你应该爽快的答应他啦。我不会办贷款的。”

“当时我就答应他了,告诉他:‘沈大记者。乔怡涵要来办贷款?我绝对不办给他。’我知道你不会办贷款,年底的存款任务还指望你。”

“不管怎么说,你要注意这个人了,他是什么坏事都能干出来的,确实混得开。不听他话的人,往往就会吃了他的亏。”

“放心吧,刘行长,谢谢你把这个情况告诉给我。不过我有一句话要提醒你一下他不管怎么说,我存多少钱。不能透露给他。今天看见这6万块钱啦。下回他再问我,你就说第二天又被提出去了。现在他没有存款。”

“我知道,我一定严格把关,半点风也不能透露给他。”

书评(127)

我要评论
  • 开除了&,

    年底一查账,一万五千斤大米没了,都被朱一鹏送人了,朱一鹏又被开除了,那些女人没有一个跟他好的,这么一折腾,朱一鹏快三十还没有娶上老婆。二姐朱一兰作主,就把有点傻但漂亮的乔怡涵介绍给朱一鹏,

  • &老年妇

    老年妇女咧嘴一笑:“这是个好办法,还是我儿子有办法。”

  • 什么事&多管闲

    “关你什么事,老子想怎么办就怎么办。多管闲事!”朱一鹏很不高兴。

  • 今天应&队也快

    今天应该是太饿了,坚持说:“不行,我要吃饭。生产队也快上工了。”

  • 陈氏,&,结果

    老年妇女叫朱陈氏,是乔怡涵的婆婆,,男叫朱一鹏,乔怡涵的丈夫,朱一鹏就不是个好鸟,人长得不咋地,读高二时,把一个女生搞大肚子了,结果被学校开除了。

  • 钻出了&上的汗

    一个年轻女人钻出了玉米地,后衣襟已经湿透,她摸了一把脸上的汗水,一甩,骂了一句:“妈的,这么热的天,傻子才干活呢。”就跟自己不是傻子一样。

  • ,真有&这么丑

    小慧说:“哥,真有你的,这么丑的女人,你居然忍了两年,”

  • 的开发&少一事

    一个年轻人拉拉另一个年轻人:“峰少,我们是来考察马陵山的开发价值的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

  • 有一点&手,她

    婆婆朱陈氏,对待乔怡涵没有一点好颜色。乔怡涵嫁过来两年,被打被骂数不清多少回,乔怡涵很怕他,从来不敢违背他的意思,因为,只要乔怡涵动手,她的四个女儿就一起回家围殴,乔怡涵不敢动手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