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乔怡涵再一次向深处走了100多米。两次修练的地方,怎么说,那灵气少多了了,虽然大峡谷里的植物也能释放出一些灵气。虽然当然不足已需支持乔怡涵修练。这一次乔怡涵再度修练了一夜,是到天黑的时候,也也没任何再次突破。乔怡涵明白这回再次突破需的灵气。这一次乔怡涵再次修炼了一夜,就是到天亮的时候,也没有任何突破。乔怡涵知道这回突破需要的灵气。就是翻倍了。一夜的吸收不足矣令他突破。。...

第33章

乔怡涵再一次向深处走了100多米。两次修炼的地方,怎么说,那灵气少多了了,虽然大峡谷里的植物也能释放一些灵气。但是毕竟不足以支持乔怡涵修炼。

这一次乔怡涵再次修炼了一夜,就是到天亮的时候,也没有任何突破。乔怡涵知道这回突破需要的灵气。就是翻倍了。一夜的吸收不足矣令他突破。

只能再等上一夜了,也许是两夜。这事急不来。

不能突破,那就早一点出去吧。他又再一次采了一些中药。还有那些作为佐料的食材,大峡谷里,这些东西是非常丰富的。

这一回没有采灵芝,那个药店暂时也不想卖给他们什么。毕竟这些野生的药材都不是一年生两年生的。治疗效果是非常非常好的。这些他都要用于自己的治疗。

当然,他目前尚不能挂牌行医。确实自己没有行执照,目前不能坐诊,实际上他也不想坐诊,把药田搞起来,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。

出了那个山洞,再次又把山洞堵好。乔怡涵才返回南坡。

山坡上那负责开荒的老人也全部到了,见到乔怡涵几乎一起喊道:“老板好,”

“大家都是沾亲带故的,叫老板有点生分,还是叫我怡涵吧,”

“这不合适吧,我们挣着你的钱,还喊你名字,明显是不尊重你嘛。”

“不要讲究了,你们都是我的长辈,叫名字合适。”

“我们听老板的,”

乔怡涵仔细地查看了他们昨天开荒的情况,也是稍稍的做了一些表扬,让他们有信心的干下去。然后又对今天的任务进行了说明。

那个知青点的20个老人已经在等他了。这些人倒是没有闲着。还剩余一点的药材继续在清洗。乔怡涵到了,就告诉他们:“昨天的药渣,也不能浪费,把它们晒干,然后再磨成粉,一样有用处的。”

乔怡涵涵知道,就算这些药渣的效果,也要比一年生、二年生的药材好得多,所以不能浪费。

乔怡涵他们把这些药材晾干,又让他们回去弄个小拐磨来。把这些药材的渣滓。慢慢的磨成粉,再次装瓶。

安排好了这一天的工作量,。乔怡涵就准备在到公社去,把昨天带来的钱存一下。然后看望一下自己的父母,再把那杜二奶治疗一次,应该就差不多能出院了。

还没等乔怡涵走出知青点的院子,一群人就走了进来,还是大队书记领过来的。看到乔怡涵要出门,就叫了一声:“怡涵,你稍微等一下。他们几个人昨天就要来采访你的。”

乔怡涵笑了笑:“我现在没有什么可采访的,什么成绩也没有,采访就免了吧。”

其中一个年轻人,大概有30出头的样子,油头粉面的,脑门上的头发已经有点儿守不住阵地了,向后撤退不少。乔怡涵看着就不舒服,对于这样的人,根本不想搭理。

他却热情地伸出了手,自我介绍一下:“我是省报的记者沈文。昨天就赶来采访你的,可惜没有碰上你。今天碰到很忙的老板,无论如何你要接受我的采访。”

乔怡涵笑了笑:“现在我还没有任何成绩,怎么采访吧?见报根本不可能,”

“我说能就能,这就在乎怎么来吹了。”沈文满不在乎。

乔怡涵笑而不答,前世,乔怡涵就知道,记者都是什么本性,无利不起早。

“你的行动已经惊动到省里面,大家都在议论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敢把荒山承包下来,省里准备把你树为典型,我们报社一定要大力报道的。”

乔怡涵晃了晃自己的手。还被那个记者攥在手里呢?本想一下子抽出来。又觉得那样没有礼貌,但是这个记者攥住她的手,却没有要撒手的意思。

不是好东西,乔怡涵在心里说。看到沈文完全没有撒手的意思,不得不说:“记者同志,是不是可以把手松开啦?”

记者笑了笑,没有一点尴尬的样子,然后才松开了手:“没事的,没事的,我们走南闯北都习惯了。像你们农村的人对这些可能还有点顾忌。好面子。其实没什么啦,不就是握个手吗?”

乔怡涵还在心里说:就你这点小算盘,我早都知道的一清二楚,脸比树皮厚。前世里我好歹也是个董事长,什么样的人没见过?什么样的事没经历过?要是在当董事长那会,巴掌就上脸了。

沈文想一想就说:“乔怡涵女士,我们是否可以借一步说话?”

来正事,乔怡涵点点头:“那好吧,我们就到最东头那间屋里,”

“你可以说一说你的意思了。”到了屋里,乔怡涵没有客气,直接说。

那记者就说:“你现在确实没有做出什么成绩来,但是我说你有成绩就有成绩,成绩是靠吹出来的,不是自己做出来的。”

“我不识字,不过听记者的话也涨了见识。”

沈文很受用的样子:“我一定会让你这篇稿子见报的。这样对你的企业。绝对有帮助的。不过呢,我这千里迢迢赶到这里,还要挖空心思为你写稿子。希望乔怡涵涵女士,能给一点润笔费。”

采访是次要的,给点钱才是重要的,也许是,乔怡涵不提这事,沈文沉不住气,直接跳出来了。

“记者同志,这就很不好意思了,我承包的荒山暂时还没有一点收益呢。我还拿不出什么钱来给你润笔费。”乔怡涵涵的心里非常生气,恬不知耻,现在想敲竹杠。我才不理会你呢。

你认为能见报你就见报?不见报了,随便找个理由就搪塞过去了,我才不上你的当,你认为农村小姑娘好骗?做梦去吧:“认为不能见报你就别写。能见报就写,不是有稿费吗?让我掏腰包?这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“我也知道你没有什么钱,但是您能一下子拿出2万块钱,把荒山包了去。说明你还是有点资本的。我也不要多。你就给1000块钱吧。我保证你这篇稿子见报。对你的企业绝对有帮助。”

乔怡涵再次摇摇头:“记者同志,我想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?暂时我不要报道。我也没钱给你。我的营业执照。还得三天才能下来呢。不想我来一个无证经营吧。”

其实营业执照已经发下来了,乔怡涵是有意这样说的,让他知难而退。

偏偏这个记者不知趣,再次说了一句:“你要是拿出1000块钱有困难。就减半五百也可以呀。”

乔怡涵涵只好说:“记者同志,我们有空以后再谈吧。我现在确实是一分钱也没有。”

这个记者很扫兴,也很不高兴:“乔怡涵女士,难道你希望我揭露你的真面目吗?你承包的荒山现在都开始动作了,还没有营业执照,你这无证经营难道不怕取缔吗?再说了,个人承包荒山,是不是偏离了社会主义道路?”

乔怡涵笑了:“反正我现在也没有什么损失。取缔我?就过两天再干,顶多这些老百姓这几天拿不到钱。我的执照迟一天,早一天还会罚下来的。这你就不用担心了。至于政治的事,不是你说了算的。”

这个记者很不高兴: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没得谈了。”

“没得谈了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做好停工的准备吧。”

“谢谢你的提醒,你可以走了。”

记者的脸色现在才是相当的难看。一声不吭的走了出去。大队书记忙问:“怎么回事?好像你们是谈奔了吧?”

书评(88)

我要评论
  • “哈哈&也有优

    “哈哈,你不知道吧,傻子也有优点呀,这两年,把我家的活全包了,生产队都是全勤。”

  • 朱一兰&漂亮的

    年底一查账,一万五千斤大米没了,都被朱一鹏送人了,朱一鹏又被开除了,那些女人没有一个跟他好的,这么一折腾,朱一鹏快三十还没有娶上老婆。二姐朱一兰作主,就把有点傻但漂亮的乔怡涵介绍给朱一鹏,

  • &一男一

    “丑女人要回来了,你们赶紧吃!”一个老年妇女催促一男一女:“全部吃完,一粒米,一口菜都不留给她,等会儿煮两个山芋给她就行,反正傻不拉几的。”

  • 打死了&。”

    朱陈氏害怕了连忙大叫:“儿子呀,快点出来,我把这傻子给打死了。”

  • 透不过&气来。

    1980年八月的某天,天空就像一个大蒸笼,热的人透不过气来。

  • 轻人遇&一个人

    路上,两个年轻人遇到了朱一鹏,一个人问:“麻袋里装的是什么呀?”

  • 完,饭&好了,

    朱陈氏突然从厨房里做了冲了出来,一声怒吼:“谁让你现在就回来的?没有一点家教,这来回要少干多少活计?赶紧回去把地里的草拔完,饭好了,就叫你回来吃饭。”

  • &不高兴

    等了好一会,才打开门。儿子朱一鹏才出来了,还一脸不高兴:“吼什么吼,不知道玩的正嗨呀?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