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章。来人也不是别人,恰恰峰少谭峰。他据说金爷了派遣了人手,准备好在半路上干掉乔怡涵。这还得了,不明白还罢,明白了就不能够不管,虽然了在暗地里保护好,但是怕乔怡涵的安全,上一次乔怡涵被下毒的那一幕,还历历在目。直接就带人赶了回来。正巧他之后派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峰少谭峰。他听说金爷已经派出了人手,准备在半路上对付乔怡涵。。...

第31章。

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峰少谭峰。他听说金爷已经派出了人手,准备在半路上对付乔怡涵。

这还得了,不知道还罢,知道了就不能不管,尽管已经在暗中保护,还是担心乔怡涵的安全,上次乔怡涵被下药的那一幕,还历历在目。直接就带人赶了过来。恰巧他之前派出的人已经赶到此地。

发现了乔怡涵扔掉的摩托车,以为乔一涵已经出事了,就赶紧散开来寻找,估计车子在这儿啊,人肯定不会走开太远的。

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,谭峰也赶到了,一听手下说,发现了摩托车,却不见其人。心里面就更担心了。不会是金爷派来的人,把乔怡涵抓走了吧?

先前看到乔怡涵一脚踹翻李二狗,功夫确实厉害呀,但是,却被二嫂下药了,峰少有点怀疑自己的眼光了,乔怡涵到底会不会武功?

谭峰连忙催促:“抓紧寻找。”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无缘无故的担心乔一涵的安全了?难道是我爱上了她?不会吧?自己又不是没见过美女的,多少美人跟着他的后面追求,自己都不喜欢搭理,现在怎么啦?

这个乔怡涵脸上的疙瘩虽然好得多了,还是有那么一点点,还是属于难看的类型,一个大家族的少爷不可能娶她为妻的,峰少尽量为自己找借口。说句心里话,乔怡涵身材倒也说得过去,就跟那些大明星相比,也是不差分毫。主要的问题是乔怡涵结过婚,又离婚了。

开始的第一天,只是同情她的遭遇,现在的思想好像有点儿变化了。齐桓就说过他几次:“峰少你不会真的爱上了她吧?”

“你觉得有这可能吗?”谭峰反问。

“我觉得你没有这种可能,但是你的行动恰恰证明有这种可能,我也不得不怀疑。”

今天赶到此地,一听说乔怡涵不见踪影了,心里就着急上火。嘴上还不承认爱上了她。你看你心都这么急了,还不老老实实的承认?齐桓分析的很有道理

正好说到这话的时候,乔怡涵已经回来了,听到这话,心里也是扑棱扑棱的跳,难道是峰少真的喜欢我吗?我以前的名声可是又傻又丑,相当的不好,再说了,人家是谁呀。人家是个海归。人家家族企业遍布东南亚企业,大家族的少爷我算啥呀?一个离过婚的丑女人,想都不敢想这些事。

乔怡涵稍微有停了一下,才一步跨出去,叫了一声:“峰少,你怎么来了?”

齐桓笑道:“不是怕某些人在路上有危险呐,峰少在家是坐立不安,不得不来呀。”

“你是不是想让我把你换掉?”

“别,别,别,别,峰少千万别。以后我说话注意点口德就行了。”

他们也没有说什么,峰少就问:“怡涵,刚才去什么地方啦?就剩下摩托车在这儿?”

“我刚才去抓刺客了。”

“发现刺客?”

“是的,已经发现了。如果刚才我稍微近一点,说不定我就中招了,他们还来了两个狙击手。”

“金爷没有这个胆吧?他敢动枪?”峰少真的不相信金爷有这么大的胆。

“我不清楚,反正是来了两个狙击手,带来了一把狙击枪。两个杀手已经被我干掉了。”

“又来了两个杀手?”

“我已经仔细的审问了他们,但是,审问的结果却越听越糊涂,花钱雇他们来的人叫林豹的人。”

“滨海的范围里好像没有听说林豹是个有本事的人呐。”

“他们说,他的养父叫林天成,是香岛的一位大老板。”

“你说是林天成的养子林豹?我认识林天成。确实是香岛的一个大企业家。在香岛来说,他的产值差不多占据前十的位置,他确实有一个养子叫林豹。你怎么会和他扯上关系?”

“林豹这个人我不太不太熟悉。但是我知道这个人的存在。这个林天成一生没有自己的亲骨肉,据他们讲,百年之后,就把他所有的财产交给林豹继承了。”

“这么说她也算比较有钱的人,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呢?我与他根本不搭干。峰少,麻烦你有机会找这个林天成问问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杀手说的情况绝对是这样吗?不会是胡扯的吧?”

“这个绝对没有错,我已经让他生不如死了。在那种情况下,他不会说谎话的。他就是想说谎话也说不了谎话。”

“可以让我的父亲谭江河问一问,这个林天成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要杀乔怡涵。狙击手都来了?”

“这事就请峰少,帮帮忙啦,有机会一定重谢。”

“你我之间还客气啥呀。”

齐桓刺啦一笑:“是啊,你们确实不需要客气了。”

他们清理了现场。又派人去报了案,让他们来把狙击枪以及两具尸体带走了。这是引起了公安司法的惊慌,多少年确实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。现在居然出现了这种情况,大家怎么能不惊慌呢?也是相当的重视。

“余下来的事我就不管啦,我还得赶回去。”

“我们带人送你一程吧。我不知道狙击手到底是什么情况。但是我知道今天晚上金爷爷派出了几个兄弟准备劫杀你的。”

齐桓说:“我听说他们还是在老地方伏击你的。”

“还在老地方?那就不太远了,差不多也还有二十来里路吧。那地方行人非常非常的少。”

“那我们就一块儿过去看一看,如果有,就帮你把这个问题解决了,如果没有你回家也是相对比较安全的。”

那12个人在路上设置了路障,他们就坐到石头后面开始赌钱玩耍啦。反正到了这儿,必须减速,几个人一拥而上,轻而易举就能抓住乔怡涵了,

他们一下子听到了轰隆隆的声音,有几个人赶紧站起来:“谁呀?怎么有这种声音啊,好像有十多辆摩托车呢。”

“不好了,李大少,那个丫头带人来了。”

其中一人大约是个小头头模样,强打精神:“不要慌,准备拼命——”

书评(456)

我要评论
  • ,把那&推走,

    “慌什么慌,不过是一个又丑又傻的女人,死就死了呗,把那小推车推出来,把死人装进麻袋。我把他推走,扔到月牙湖里。然后我就去她娘家报丧,你们的丑女儿跳湖了,就完事了。”

  • 心不死&暧昧。

    后来,朱一鹏的父亲朱金发是个有战功的荣军,有点关系,就找关系把朱一鹏安排到粮所工作,可是朱一鹏贼心不死,一见漂亮的姑娘,小媳妇来称救济粮,就多给一倍,乘机和这些小女人搞暧昧。

  • 月的某&热的人

    1980年八月的某天,天空就像一个大蒸笼,热的人透不过气来。

  • 这么丑&,你居

    小慧说:“哥,真有你的,这么丑的女人,你居然忍了两年,”

  • 见不得&勺。乔

    婆婆哪里能让他进去呢。屋里头有见不得人的一幕呢。所以就在乔怡涵扭头要往屋里走的时候。婆婆就高高举起手中的烧火棍,直接一下子敲在乔怡涵的脑后勺。乔怡涵哎呦一声,倒在地上没了声息,

  • 前结婚&下一脸

    之前,并不是这样,脸蛋很漂亮,有村花之称,只是在智力上有点儿缺斤短两。因为两年前结婚的那天,乔怡涵高烧了,朱家不给看医生,让她坚持一天,结果就落下一脸黑不溜秋的疙瘩,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