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金爷现在的了是焦头烂额了,兄弟莫名其妙就死了,并且是自相残杀,怎么一回事呢?怎么会自相残杀呢?金爷被打破头也想不明白,怎么会会出现这样的事?问题出在哪里?原本确实还想但是问一下。但是这几天。好像就会觉得自己的身体真的是越发差,这他妈是怎么回已知道*的风声越传越紧,自己也想到要收收手,几个人的死亡,他却忍耐不住了。此仇不报,何以立足?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?。...

第二十九章

金爷现在已经是焦头烂额了,兄弟莫名其妙就死了,而且是自相残杀,怎么回事呢?怎么会自相残杀呢?金爷打破头也想不通,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?问题出在哪里?

本来确实还想过问一下。不过这几天。似乎就觉得自己的身体真的是越来越差,这他妈是怎么回事?没有好身体怎么办?自己的地盘要是被别人抢去了,自己会被人生吞活剥了!毕竟,自己得罪了不少人。

已知道*的风声越传越紧,自己也想到要收收手,几个人的死亡,他却忍耐不住了。此仇不报,何以立足?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?

但他不知道找谁报仇呢?这个事情不应该是乔怡涵所为,就算他有点力气,十二个人也不会打不过乔怡涵?但是,要杀她,要不然心里绝对不平衡呢。自己派出了几个兄弟,去乡下了解情况,监视乔怡涵。

今天,一个小兄弟终于向他回报:“那个叫乔怡涵的丫头进城了。老大,要不要做了她?”

“做,不做她夜夜难眠,这样吧,我们还在老地点埋伏。不能再出岔子了。”

刚刚安排好这一切,又是十二个兄弟出发了,就在这时,峰少和高少一前一后就到了。高少不冷不热的说:“金爷,混的越来越好了,”

“原来是高少和峰少来了,不知二位来此,有何见教啊。”金爷点头哈腰,恭敬极了。

高少道:“那天晚上赛车之后,本想有空来看看你的,一直拖了好几天。”

金爷吓坏了,哪敢劳烦高少来呀,那不是找死吗?连忙致歉鞠躬:“对不起,高少,我是哪方面得罪你了,尽管说,我一定给你赔礼道歉。”

“不敢当,不敢当。金爷现在混得很有出息了。我哪敢让你道歉呢?”

金爷连忙说:“高少,我对你绝无二心,绝对不会对你有什么过分的举动。如果是我的手下不知好歹得罪了你,我一定会杀了他,给你赔罪。”

峰少笑了笑:“金爷啊,你就不要再装了,你那十二个兄弟是怎么死的?别说你不懂,告诉我,你想动谁?”

“不是不是,绝对不是我派出去的兄弟。”

“你就别想再抵赖了,你给那12家人都送去了东西?你当我眼瞎吗?”

扑通一声,金爷就跪了下来:“那一天晚上,赛车输了,还损失了两个兄弟。受伤了四个兄弟。心里实在也忍不住了。就派人在半路上拦截那个小丫头。想把那输掉的3万块钱给劫回来。”

高少就说:“好大的狗胆,你不知道那个乔怡涵是峰少的朋友吗?你连峰少的朋友都敢动。还有谁能不敢动呢?说不定摸哪一天都能动到我的头上了,是不是啊?”

“不敢不敢,我不知道他是峰少的朋友啊。我要是知道,就是借给我九个胆,我也不敢动他呀。”

“反正你已经动了,你得给个说法吧。”

“赔钱。我给他赔钱还不行吗?”

“你觉得你能赔多少钱才能过关?你觉得乔怡涵缺钱吗?”

“高少,你要我怎么办,我就怎么办,我听你的。”

“如果要听我的,你就把这城南交出来吧。自己也不要在这里呆了。城东的水爷早就想动你了,是我一直压着·····”

金爷赶紧磕头,城东的水爷一直对他虎视眈眈,他是知情的:“高少,高少,你就高抬贵手吧,不能把我赶出滨海的,我这些兄弟一个也不能没饭吃啊。”金爷也知道,高少也在搞平衡,北城土爷,西城木爷,东城水爷,还有自己。高少绝对不想有一家独大,

“既然如此,那就走第二条路,你就拿出100万吧。这事就算过去了。”

刚刚站起来的金爷,噗通一下跪倒在地:“高少,高少。高抬贵手啊。我哪里能拿出来这么多啊?这不是要了小金子的小命吗?”

“现在只有这两条路,于是把城南交出来;二是拿出100万。城南还有的玩,但是你要收敛一些。要不然严打开始,肯定要拿你开刀。”

金爷想一想。反正自己的人都已经派出去了。在路上拦劫乔怡涵,只要把他杀了谁还赔他100万呢?

现在只有磨蹭时间,拖一天是一天:“高少峰少,我想赔他100万。但是我确实拿不出来,手里十万八万的,也就是够运转的。毕竟手下有一两百个兄弟呢,谁不要吃饭哪。”

“必须选一条,这是二选一,没有第三条路可走。”

“这样吧,我选二,交出100万。不过你得让我,想办法凑几天。”

“我只能给你三天时间,三天凑不出来100万,你就带着你的兄弟滚蛋吧。”

“高少,三天我凑不出来啊。一个星期怎么样?一个星期,我保证凑出来100万交给你。”

“不行,只能三天,这钱不用交给我,你就交给峰少就行了。那是他的朋友,他们还要合伙做生意呢。”

金爷咬咬牙:“好吧,三天就三天。”心里说,今天晚上我就把那乔怡涵给弄死。我还赔他娘谁的钱呢。

峰少正告他:“不要有其他想法,不要动歪心思,你是不会得逞的。”

“不敢不敢,绝对不敢,我在两位大少面前哪敢有小动作呀。”

两个人敲打了一番经历就回来了,峰少就跟高少说。你觉得这个金爷会老实吗?

“不会。他肯定要有小动作。”

“派出你的小兄弟去监视一下,一但他有小动作,那就绝对不客气,直接就把他杀出城南。”

正说着,齐桓就赶了过来,小声的告诉峰少。:“据我们的监视,这个金爷已经派出了他的十多个兄弟。再一次在路上拦截乔怡涵。”

峰少赶紧问道:“乔怡涵出发已经多长时间了?”

“差不多有40分钟了。”

“我们的人呢?”

“我们的人距离乔怡涵大约15分钟路程。”

“远了,通知他们加快速度,中间只能五分钟的路程。”

“我这就安排,”齐桓快速离去

峰少继续说道:“高少派出你的兄弟盯好金爷,他们只要还有后续动作。立即动手,就不要客气。”

“放心吧,我会死死地盯着他。”

书评(166)

我要评论
  • &人只配

    朱陈氏做了三菜一汤招待她,他们要在乔怡涵回来之前吃光这些饭菜。丑女人只配粗茶淡饭。因此,三个人在狼吞虎咽,

  • 鹏就不&,结果

    老年妇女叫朱陈氏,是乔怡涵的婆婆,,男叫朱一鹏,乔怡涵的丈夫,朱一鹏就不是个好鸟,人长得不咋地,读高二时,把一个女生搞大肚子了,结果被学校开除了。

  • ,后衣&一把脸

    一个年轻女人钻出了玉米地,后衣襟已经湿透,她摸了一把脸上的汗水,一甩,骂了一句:“妈的,这么热的天,傻子才干活呢。”就跟自己不是傻子一样。

  • 到粮所&可是朱

    后来,朱一鹏的父亲朱金发是个有战功的荣军,有点关系,就找关系把朱一鹏安排到粮所工作,可是朱一鹏贼心不死,一见漂亮的姑娘,小媳妇来称救济粮,就多给一倍,乘机和这些小女人搞暧昧。

  • 怡涵没&乔怡涵

    婆婆朱陈氏,对待乔怡涵没有一点好颜色。乔怡涵嫁过来两年,被打被骂数不清多少回,乔怡涵很怕他,从来不敢违背他的意思,因为,只要乔怡涵动手,她的四个女儿就一起回家围殴,乔怡涵不敢动手。

  • 想怎么&兴。

    “关你什么事,老子想怎么办就怎么办。多管闲事!”朱一鹏很不高兴。

  • 个人慌&慌张张

    院子外传来了“踏踏”脚步声,三个人慌慌张张把饭菜端进了堂屋,朱陈氏转身出门来:“把门拴起来,不让丑女人看见。”

  • 年方二&为魔鬼

    她叫乔怡涵,年方二十,是从岭东村嫁到岭西村朱家的,看身材绝对是一流的,杨柳腰,修长腿,身高也在一米六四左右,可称之为魔鬼身材,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