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。望着一脸尬尴的秦老,谭老哈哈一笑:“我说老秦啊。都长这么大岁数了,怎么会看走眼了呢?”上次老秦是怎么说他的,现在的又原封不动给他了他,这些老人个个都是争强好胜的家伙。老秦张了张口,也没说出什么。但是心里但是两百个不不服气。白相国连看着一脸尴尬的秦老,谭老哈哈一笑:“我说老秦啊。都长这么大岁数了,怎么会看走眼了呢?”。...

第26章。

看着一脸尴尬的秦老,谭老哈哈一笑:“我说老秦啊。都长这么大岁数了,怎么会看走眼了呢?”

刚才老秦也是怎么说他的,现在又原封不动还给了他,这些老人个个都是争强好胜的家伙。老秦张了张嘴,没有说出来什么。不过心里还是一百个不服气。

白相国连忙说:“各位老革命。有我的老师在此。我只有观摩学习的资格。没有出手的可能。”

谭建斌悄悄地转身,想离开这个尴尬之地,自己高调请来的神医却成了人家的徒弟,怎么好意思留下呢?。刚走了两步,乔怡涵就送了一句:“谭大少。难道就这么走了吗?刚才没有说什么吗?”

谭建斌当然想耍赖了,一连几问:“我刚才做什么啦?我刚才说什么了吗?我刚才什么也没说吧?”他才不想兑现赌约呢,那多丢人?

“男子汉大丈夫说出来的话,怎么能当耳边风呢?”乔怡涵并不要给她留余地。

谭老似乎看出来其中有什么不对,就问:“建斌,刚才他们说什么来了吗?”

建兵就把他们打赌的事情说了一遍。谭老连忙叫住了谭建斌:“男子汉大丈夫。突出唾沫还砸一个窝呢。怎么能说话不算呢?该爬出去就爬出去。”

“爷爷,你怎么能胳膊肘朝外弯呢?”

“有没有胳肘朝外弯,我心里有数。刚才你说了那么多,我都没有说话,现在,我问你,你就这么对待我的救命恩人?这要是传出去,我还怎么见人?该爬出去还是要爬出去的。”

“这样叫我爬出去,这地方我还怎么再来啊?”

“你要是认为不能来,你就不来吧。”谭老见到孙子还敢威胁他,更生气了。

谭建斌一听,又有点慌了:“这是爷爷的住处,我怎么能不来呢?”

“我看你也不想来,以后就少来吧,做事一点也不诚恳。飘飘浮浮的。还能做什么实事呢?”谭老一点也不客气。意思是:赶紧给乔怡涵道个歉,自己会原谅他的,现在却推三推四的。谭老很不满意。

谭建兵可高兴了。大哥,这样就被剥夺了继承权。以后爷爷的资源给了自己,还愁平步青云?想干什么都是。大哥一直顺风顺水,就养成了自以为的脾气,做什么都是想当然,这一回栽了个跟头,说出的话,没有办法收回来?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。

这时已经没人再理会谭建斌了,欢呼:“欢迎小神医替他们解除痛苦。”

谭建斌不道歉,乔怡涵也不追究,不过就看清了一个人,以后不可能产生交集了。乔怡涵放下了背篓:“谭老,我今天带来了22株野生灵芝。刚才我也看了一下,秦老的病好像就不需要灵芝。所以他们七个人,每人三株灵芝。最后一株我就交给谭老了。”

一句话,就是不给秦老治病。

秦老一听就很不高兴:“我们一块儿来了八个人,怎么就我一个人不需要隐身灵芝?”

“秦老,你的身体真的不需要。”

野生灵芝本来数目就很少。一般人哪里能采到?乔怡涵一下子踩了这么多,大家都是很奇怪。乔怡涵不得不说:“谭老,我找了好长时间才找到的,反正附近那几个山头我都转遍了,没有发现这些东西。”

秦老的脸上那是相当尴尬的。别的人没有看起乔怡涵,但没有说话,自己就快人快语说出来了。现在乔怡涵一下子就给了他难看:灵芝不给他了。

秦老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,尴尬的不要不要的。刚才是自己讥笑这乔小姐的。现在?突然不给他灵芝啦,真是既难堪又难受。

这个丫头敢说敢做。

把灵芝捣烂取之后,白相国就赶紧拿过来:“师傅,做好一个了,徒儿做这些,我还是得手应心的。”

乔怡涵挑了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头儿治疗:“爷爷,你的伤比他们稍微要轻一点。我先给你们治疗吧,”

这个老头儿心里一沉,没有号脉就知道我的伤情啦?

中医讲究望闻切脉。我已经看出来你是什么伤啦,我还要号脉干什么呢?我就告诉你吧。你现在也就是三处刀伤。两处子弹伤。比起他们几个确实是最轻的。

这个老头吃惊不小,难道你那双眼是X光透视啊,我看的这样准啊,自己确实是三处刀伤,两处子弹伤。

乔怡涵告诉他:“别的伤基本上都不需要治疗了。只有腰眼上被扎了一刀。每逢到阴天下雨,甚至刮风变天,你那儿就疼得难受。”

“是,确实是这样,这能治好吗?”矮个老头相当激动,病情被说的清清楚楚。

这时候,白相国已经端来了灵芝汁,乔怡涵也不说话,直接就接过来对他说:“老人家,你张口一口气喝下去,不要和一口咽一口,要咕噜咕噜的喝。”

就连白相国也有点吃惊,吃野生灵芝汁,居然还有这个讲究,我还真的不知道呢。

这个老人也听话,赶紧端起碗来,咕噜咕噜喝了下去,活下去之后。等他平息一口气。乔一涵连忙用上帝之手在他的腰眼上打进了一股灵气。灵气在他的腰眼上迅速地修复着那个伤痕。

这个老头突然尖叫起来:“真的好舒服啊,暖洋洋的,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感受。好药,真他妈好药。”

白相国提醒他:“最好别动,师父在用上帝之手在给你治疗,”

老人家“哦”了一声,赶紧坐下,脸上的欢喜之色却掩盖不住,

那个秦老很不好意思的说:“真的好了?效果这么快?不会来故意来气我吧?”

这个老头再次起来跳了一下:“你看,真的好了,我的腰真的不疼了,而且,总觉得有一股暖气在腰间钻来钻去,非常非常的舒服。”

“别动,坐下来,这样动来动去会影响治疗效果的,”白相国再次提醒他,

这个老头赶紧坐下,看着秦老笑,秦老扭过头,不再看他。

乔怡涵涵告诉他:“一共只有三颗灵芝,回家去到第三天再捣烂一株,第十天才捣烂一株。就像我刚才跟你说那样子,要一口气活下去。”

“是不是这三株灵芝喝下去之后,我就痊愈了?”

乔怡涵摇摇头:“还不行,你这病情虽然是几个人中间最轻的。也需要六株灵芝,再跟你治疗一次才能完全恢复。”

“如此说来,我还得需要购置三颗灵芝?”

“是的,不过我现在还没有,你们在别处要是能看到这样的灵芝你们也可以买。不要上当受骗。白院长,你把灵芝介绍一下,让他们知道是如何识别制是十年以上的灵芝的。”

白相国当然很高兴啦,连忙就仔细地介绍起来。

书评(150)

我要评论
  • 涵嫁过&涵不敢

    婆婆朱陈氏,对待乔怡涵没有一点好颜色。乔怡涵嫁过来两年,被打被骂数不清多少回,乔怡涵很怕他,从来不敢违背他的意思,因为,只要乔怡涵动手,她的四个女儿就一起回家围殴,乔怡涵不敢动手。

  • 漆漆,&长着一

    几个半大的,光着屁股的小孩见到她,立即喊叫起来:“傻女人,黑漆漆,长着一脸蛤蟆皮,”

  • 米六四&可称之

    她叫乔怡涵,年方二十,是从岭东村嫁到岭西村朱家的,看身材绝对是一流的,杨柳腰,修长腿,身高也在一米六四左右,可称之为魔鬼身材,

  • “你这&人,傻

    “你这个丑女人,傻女人。还想早点吃东西,饭还没好,吃个屁。”

  • 天,天&热的人

    1980年八月的某天,天空就像一个大蒸笼,热的人透不过气来。

  • 这两年&全包了

    “哈哈,你不知道吧,傻子也有优点呀,这两年,把我家的活全包了,生产队都是全勤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