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乔怡涵涵离开了了医院。骑上了摩托车就径直滨海而来。她跟谭老了商议好了。昨天上午就在滨海见一见他的那几个老战友,能药物治疗的当即就药物治疗一下。这是挣钱的一片大好机会,是进一步扩大自己很大影响的绝佳机会,当然不能够错过了。那野生灵芝能采多少就采多少。谭老也知那野生灵芝能采多少就采多少。谭老也知道这野生灵芝是不好采的。。...

第25章

乔怡涵涵离开了医院。骑上了摩托车就直奔滨海而来。她跟谭老已经商量好了。今天下午就在滨海见一见他的那几个老战友,能治疗的当场就治疗一下。这是赚钱的大好机会,也是扩大自己影响的绝佳机会,肯定不能错过。

那野生灵芝能采多少就采多少。谭老也知道这野生灵芝是不好采的。

现在乔一涵直接带了22株灵芝,赶往滨海谭老的住处。二十二株不多不少,够用就行,不能有剩余。

到了谭老的住处,步行街206号。谭建武已经在院子外面等候了。一见到乔怡涵连忙就说:“小神医,我已经等你一个小时了。”

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确实有点事情耽搁了。谭老的老战友今天来了多少人?”

“来了八个,他们现在还都不相信呢,你有这么高的艺术?这些老顽固。”

“我会让他们服气的,”乔怡涵一副无所谓的样子:“我让你准备的金针准备了吗?”

“你放心吧,你吩咐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好的。”谭建武倒也挺实在。

“那好,我们进去吧。”刚刚走了几步,就有一个人阴阳怪气的说:“二弟,这就是你找的所谓神医?”

说话的是谭建武的大哥谭建斌,兄弟俩一直不对付,谭建兵就反驳:“大哥,这神医不是我找的,是我爷爷找的,与你有什么关系呢?”

“就她还小神医?”谭建斌不肖一顾:“我看就是小骗子,小骗子。你用什么方法骗得我爷爷的重视?今天就会让你现出原形的。”

“大哥,你别再胡说八道了,爷爷的病就是他治好的。”

“我看,不过是巧合罢了,爷爷说不定就要好了,就碰上了她,这样的好事还能再发生第二次吗?别做梦了,谭建兵做事还是要踏实一些。”

乔怡涵本想不说话,听到这话忍不住了:“你巧合一回给我看看?“””

“我告诉你,不要白费心思了。我已经请了一个专家也马上就到。这个人是我托人打听了好几次才找到的。他原来就是我们滨海人民医院的一个主任医师。十年前犯点错误,被下放到一个公式担任院长的。说起来他的医术术。在全国也是挂得上号的。”

“那爷爷已经治好了,你找他来又有什么用呢?”

“你这个小骗子,今天就不劳你费心了。我找来的生意就可以治疗爷爷的几个战友的。”

“好哇,你能找来神医治好这些老革命,当然是好事啦。就不知这多少年,为什么不找他来治呢?你有确定如何确定这个神医能治好他们呢?”

“那你等好了,本来我想把你赶出去的。现在我考虑就不把你赶出去了,就让你看一看人家神医是怎么治疗的,然后你就给我爬出去,再也不准进入这个院子。”

“如果确实有这样的高手,我就算爬出这个院子。也是心甘情愿,那今天我也不算白来,也就来见识一下这个神医的本领吧。”乔怡涵非常自信。

“大哥,你是在侮辱小神医。”

“我就侮辱又能怎样,”谭建斌非常嚣张。

“刚才,我已经接受你的条件,如果你请来的神医治不好他们······”

“我说万一呢?”

“我就爬出去,”

“好,成交!”

很快,兄弟二人,还有乔怡涵进了了客厅。这里确实坐上了九个老头,谭建武就说:“爷爷,我把小神医接来了。”

“老谭,这就是我跟你所说的小神医?”一个老头一脸不相信。

“老谭,那不是我说你,你怎么越活越糊涂了?这年纪轻轻的能是小神医,有20岁了吗?就算她就出生就学医,不过学20年,哪能懂得多少东西呢?”

谭建斌抿着嘴巴偷笑,这就是他要的效果,立即说:“各位爷爷,今天来跟你们治疗的不是这个小神医。我已经请了一个十年前就是滨海人民医院主任医师的白神医。他马上就来了。”

看不起乔怡涵的老头立即说:“你说的不会是白相国吧?”

“秦爷爷,一下子就让你猜中了,确实是白相国。”

一个佣人就在这时就跑了进来:“门口有个老头说是大少爷请他过来的。”

谭建斌立即说:“各位爷爷稍等一下,我请的神医到了。”

谭老次可是非常生气。这个乔怡涵是他请来的,这个大孙子居然想来打他的耳光。他的意思是想讨好爷爷。结果弄得谭老心里非常的生气。

就对乔怡涵说:“小神医不要在意啊,我不知道谭建斌来了这一手。”

“没事,没事。我倒来瞧瞧这个神医,有何手段。”

不一会谭建斌就兴冲冲地领着一个50多岁的老头走了进来。乔怡涵回头看了一眼,差一点笑出声来:我当是谁呢,原来把靠山公社的白院长哥请来了。

谭建斌非常兴奋:“各为爷爷。我是打听了好长时间才找到的。今天我把他请来,保证能够手到病除的。”

一个老头就说:“白相国,我们是有数的,确实不错。”

几个老头都站了起来。欢迎白相国。乔怡涵进来的时候,没有一个老头站起来的。可见他们根本没有看得上乔怡涵。

乔怡涵也住在那啊,没有动。谭建斌还很不高兴的,斥责乔怡涵:“我请的神医到了到了,你居然不站起来欢迎一下?”

乔怡涵冷冷的一笑:“这就是你请来的所谓神医?他值得我起来欢迎吗?”

“你,想不到你这么狂!”谭建斌气坏了。几个老头也不高兴。

那白相国一听乔怡涵的声音,一转身看到了乔怡涵。不由得一愣,蹬蹬蹬的就跑了过去,弯腰施礼:“徒儿给师傅见礼了。”

话一出口,满屋子的人都惊呆了,尤其是那谭建斌,脸色更是相当的难看,刚才还兴冲冲地说他请来了神医,结果他请来的神医向那看不起的乔怡涵施礼,还口称:“师父!”这脸打的,比刀子割还疼。

谭建斌根本不死心:“白专家。这年纪轻轻的小丫头怎么能成为你的师傅呢?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?”

“你给我住口。”白相国很不高兴的:“我们学医的讲究是达者为先,能者为师。这个小神医的医术,不知抢我多少倍?成为我的师傅。我是求之不得的呢。问题是人家现在还没有答应收徒呢。”

这这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谁也弄不明白。一个老头就说:“白专家,你说的可是实情?”

“你们有谁知道一种特殊的医疗手段叫做上帝之手?”

“我听说过一个。”老头说:“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,还以为只是传说呢。”

“那我就告诉你们,这不是传说,我的师傅就会上帝之手。”

秦老不相信:“老白,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呀?这么年轻怎么能会上帝之手?”

“前天晚上,我们那儿收到一个伤员,大家都叫她杜二奶。身上被人戳了三刀,有一刀就戳在心脏边缘,到了医院的时候,两位医生经诊断,宣布死亡了。就是这位小神医用了上帝之手。把这个杜二奶从死神边手里给拽了回来。”

这么年轻的小姑娘居然会上帝之手?大家都是啊了一声。

书评(464)

我要评论
  • 价值的&,多一

    一个年轻人拉拉另一个年轻人:“峰少,我们是来考察马陵山的开发价值的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

  • 的父亲&济粮,

    后来,朱一鹏的父亲朱金发是个有战功的荣军,有点关系,就找关系把朱一鹏安排到粮所工作,可是朱一鹏贼心不死,一见漂亮的姑娘,小媳妇来称救济粮,就多给一倍,乘机和这些小女人搞暧昧。

  • 作主,&,

    年底一查账,一万五千斤大米没了,都被朱一鹏送人了,朱一鹏又被开除了,那些女人没有一个跟他好的,这么一折腾,朱一鹏快三十还没有娶上老婆。二姐朱一兰作主,就把有点傻但漂亮的乔怡涵介绍给朱一鹏,

  • 。乔怡&涵不敢

    婆婆朱陈氏,对待乔怡涵没有一点好颜色。乔怡涵嫁过来两年,被打被骂数不清多少回,乔怡涵很怕他,从来不敢违背他的意思,因为,只要乔怡涵动手,她的四个女儿就一起回家围殴,乔怡涵不敢动手。

  • 涵高烧&坚持一

    之前,并不是这样,脸蛋很漂亮,有村花之称,只是在智力上有点儿缺斤短两。因为两年前结婚的那天,乔怡涵高烧了,朱家不给看医生,让她坚持一天,结果就落下一脸黑不溜秋的疙瘩,

  • “这是&个好办

    老年妇女咧嘴一笑:“这是个好办法,还是我儿子有办法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