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乔怡涵已不再迟疑,立刻把120个老人分作六个组,安排好在六个地方干活儿。接着又在这六个组中选出一了六个组长,安排好了六个记工员。此外给他们也平均分配了简单的的劳动任务。每日只要你完成4他明确规定的劳动任务。每日五毛钱,一分也不会少。乔怡涵明白,做什么都乔怡涵知道,做什么都要有规章制度,没有规章制度的企业是走不长的,严格的恶规定:早上什么时候上班?晚上什么时候收工?迟到一次扣多少钱,迟到几次就开除,都作了一一说明。。...

第二十四章

乔怡涵不再犹豫,立即把120个老人分成六个组,安排在六个地方干活。然后又在这六个组中选出了六个组长,安排了六个记工员。同时给他们也分配了简单的劳动任务。每天只要完成他规定的劳动任务。每天五毛钱,一分也不不会少。

乔怡涵知道,做什么都要有规章制度,没有规章制度的企业是走不长的,严格的恶规定:早上什么时候上班?晚上什么时候收工?迟到一次扣多少钱,迟到几次就开除,都作了一一说明。

这些老人当然也兴致勃勃地参加劳动。毕竟,年轻力壮的在生产队干活,辛辛苦苦一天也就是两毛多钱,三毛多钱的。自己在生产队干活也每天只能个五分六分,也就是一毛多钱。到这里来干活,每天是五毛钱,他们当然要对得起这五毛钱啦,全部表态:绝对不会迟到早退。

乔怡涵也给他们开了个会议。虽然很短,但是内容很重要,每一天由组长领导务,然后把任务分配给每一个人。记工员要记好每一个人的出工情况,一个月记工员就负责把每一个人的处工情况整理好,计算好每个人应分多少钱,到了下月,乔怡涵在五号之前。就把这些钱分到每一个组长的手里。干活的社员们就从组长手中领取自己的工资。

分配好任务之后。乔怡涵就把第六组的20个人带回到岭东大队的知青点。这里有十间房子,在今年上半年最后一个知青回城了,这里就空了起来。

大队正在考虑要不要拆除这十间房子。昨天晚上乔怡涵就提出来,他需要这十间房子。

大队书记同意把十间房子,无偿交给乔怡涵使用。乔怡涵摇摇头,无偿使用这事恐怕以后有说法。还是要求张书记。多少做出一点钱,他负责把十间房子买下来,以后不会有啰嗦。

大队干部们进行了简单的磋商,就提出让乔怡涵给100块钱就可以啦。毕竟,盖房子的石头是山上的,木料也是山上的,屋顶上苫草也是山上的。就是花点功夫钱。所以给100块钱,已经不少了。

为了以后没有任何麻烦。还是写了一份买卖合同。乔怡涵买下十间房子,付出100块钱。乔怡涵也是一步一个脚印,这是前世的经验教训。

乔怡涵要加工这些药材,立即开始,还买不到机器,采用土法上马,就用石臼来进行操作。暂时还没有买,就跟大家说:谁家有石臼?能不能借来用一用?用不着的我直接买下来都可以。

这石臼大多数人家都有,有的现在基本上都不用了,成了废品。一听说乔怡涵需要,每个人都回家去拿了大家都表示。给你用就是了,我们不收钱。

乔怡涵坚持亲兄弟明算账:“你们确实不需要了,我就买下来,五块钱一个。以后还要用的,我就租用,一个月五毛钱。

他们大多数也就是两块钱三块钱买的,最好的最贵的也不超过五块钱。那不如就干脆卖给他了,以后自家要用再买一个就是了。

所以当天就买下了十多个石臼。两个人一组只用十个,那几个暂时就存放在那里。然后。乔怡涵又教他们怎样洗净药材,药材又在水里泡多长时间,然后拿出来进行捣烂。用纱布把这些药材的汁挤出来。

这样的方法大家似乎一点就会,这不跟做豆腐差不多吗?

昨天又给他带来300个玻璃瓶子。就全部运到这屋子里来。跟他们说药汁装瓶的要求:一斤药汁然后加多少凉开水。不能多也不能少。然后分装到每一个瓶子里,每瓶不超过一百克。

做完这些,乔怡涵就带着二十多株灵芝。骑上摩托车赶往公社去了,他首先把身上还有的钱存到了银行。他直接就把4万块钱全部存了。因为他知道今天到滨海还要赚回来一笔。自己身上不需要留到多少钱。

一下子存了这么多钱,也就惊动了银行的行长。他们知道在这个公社个人存款达到1万的,至今还没有十个人呢。这个乔怡涵一下子存了4万。银行当然非常重视啦。

银行行长当天就提出来:要和乔怡涵一起吃个饭。不过乔怡涵拒绝了:“对不起,行长,我今天还有事,吃饭的时间,以后再定吧。”

“既然你有事,我也就不勉强了。”他知道需要和这些人拉好关系,自己的存款任务就能顺利的完成了。

随后,乔怡涵又回到了医院,看望自己的父母。妈妈还是有些抱怨:“你怎么把你二嫂一弄到拘留所去了?”

“不是我弄他进去的,而是他自己想害我的,也是杨惜才要出来的,抓她的时候,我还在昏迷呢,也是罪有应得。”

“我不是考虑这个事情,你看,那你二哥怎么办?还有一个三岁的孩子呢?”

乔盛林就说:“死老婆子,你就不要再多说了,现在你就可以让政左把那孩子带过来,我们在医院带着就是了。这样的女人太恶毒了,居然想害我的闺女,不值得同情。”

既然爹妈都这样说了,乔怡涵涵就在心里暗暗的说:我会到局里面说明白这件事情。表示我原谅二嫂,看看他们能不能适当的减轻一下他的罪过。

大嫂孙如花,现在再见到自己的这个小姑子已经有点害怕了,几乎话都不敢说两天前还想怎么讥笑就怎么讥笑。现在借给他一个胆也不敢哪。

还是有点儿胆战心惊的说:“小妹,有事你只管忙去,爹妈这边我会照顾好的。赵茜翠这件事情我是一点也不知情啊。千万不要扯上我。”

“大嫂,我不会对你有什么看法的,一人做事一人当。”

“有你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。”然后孙如花突然说:“小妹,你脸上的疙瘩小了很多,之前差不多有黄豆粒大了,现在只有芝麻粒那么大。”

乔怡涵故意的说:“不会吧?我也没有怎么治疗,怎么就会变小了呢?”

“真的变小了,真的,我不骗你。”

书评(269)

我要评论
  • 一个年&一把脸

    一个年轻女人钻出了玉米地,后衣襟已经湿透,她摸了一把脸上的汗水,一甩,骂了一句:“妈的,这么热的天,傻子才干活呢。”就跟自己不是傻子一样。

  • 不高兴&?”

    等了好一会,才打开门。儿子朱一鹏才出来了,还一脸不高兴:“吼什么吼,不知道玩的正嗨呀?”

  • 一直留&长发,

    看脸就不咋地了,黑乎乎的,一脸疙瘩,还总有一两个疙瘩在流脓,所以,乔怡涵一直留着披肩长发,为的就是盖住脸上的疙瘩。

  • 的女人&两年,

    小慧说:“哥,真有你的,这么丑的女人,你居然忍了两年,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