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。公社书记听乔怡涵说,自己能拿出现金当即后发放,是极其的激动。是为了各种宣传这一件事情,第四天的三级干部会议直接就挪到岭东大队和岭西大队去会议了。他们把两个大队的社员们都较为集中了出来。当即签定了承包协议。经过仗量岭西大队9000亩山地公社书记听乔怡涵说,自己能够拿出来现金当场发放,是异常的兴奋。也是为了宣传这一件事情,第三天的三级干部会议直接就挪到岭东大队和岭西大队去召开了。。...

第23章。

公社书记听乔怡涵说,自己能够拿出来现金当场发放,是异常的兴奋。也是为了宣传这一件事情,第三天的三级干部会议直接就挪到岭东大队和岭西大队去召开了。

他们把两个大队的社员们都集中了起来。当场签订了承包协议。经过丈量岭西大队9000亩山地,岭东大队11000亩。

协议规定每荒山两毛钱,五年一次交清。五年涨5%。其实这都是乔怡涵自己提出来增长的,领导人根本没有提。

这两个大队的合同签好了。又和有自留山的社员们合同也签了。乔怡涵当场拿出来2万块钱,9000交给岭西大队,一万一交给岭东大队,当场分给社员。

有自留山的社员们当场拿到现金。这比他们每年的年终拿余粮钱还相当的兴奋。因为余粮款还没有这么多。那缺粮户的人就更兴奋了,每年他们还要掏出不少钱交给生产队。现在这凭空掉下来一笔钱,谁不高兴?

他们真的不知道,这个乔怡涵那里来这么多的钱。一时间议论纷纷。

当然了,有一部分人并不看好乔怡涵。自己有俩钱慢慢花不好吗?非要拿出来买一个破荒山有什么用啊?到底还是有点傻呀,现在的人们还是没有改观,乔怡涵就是一个大傻瓜。

这个事情办成了,谭峰有点儿小失望的,本来是想开发这个马陵山。但是,并没有发现马岭山有什么可取之处。投资人嘛,自然要想到有利可图。

既然被乔怡涵承包下去了,自己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。只是把玻璃瓶交给乔怡涵。

不过他提出来,如果资金不够的话,他可以投资。以后山上的收入按投资股份来分配。

乔怡涵向峰少表示感谢:“如果我需要投资的,第一个就会求你。”毕竟乔怡涵还没有想大规模种植药材。凡事要一步一步的来,这么大的荒山。不可能一口吃成胖子。有些药材的药苗,好像都不是那么大规模供应的,还要靠自己来培育。

同时,2万亩荒山开发起来,要需要大量的劳动力。现在的情况还不允许他能够招到足够的劳动力?毕竟年轻力壮的劳动力,就在生产队种庄稼的。

如果全用两个大队的劳动力,那集体的庄稼恐怕就要受到影响了。公社书记似乎也想到了这个问题。就考虑给他一定的招工名额。

乔怡涵就告诉公社书记:“我暂时不要强壮的劳动力,我只招收那些60岁以上的老人,他们只要能动,就到山上来干活。这样就不影响生产队的劳动。毕竟60岁以上的老人,不在生产队的管辖范围之内。

一听说乔怡涵要招收60岁以上的老人上山干活,一天五毛钱。当天晚上就报名了300多人。乔怡涵仔细的对这些人进行了筛查,面试。最后录取了120人。这些人都在60到65岁之间。

约定他们可在第二天就上山干活。现在的活主要就是开荒。把那些荒山开挖起来。第二年春天才能栽种药材。

乔怡涵做到这些也算是相当的精。什么样的地方栽种药材,朝阳的地方栽什么药材?背阴的地方栽种什么什么药材,他心里都一清二楚。

对一些不宜栽种药材的地方。也计划栽种一些果木树。需要阳光充足的桃子,苹果就栽在朝阳这一面。山楂,枣子就栽在山的背面。柿子树是最耐干旱的,就栽在山顶处。

当然啦,乔怡涵也不能完全指望这些老人?他还跟几个年轻人,如刘光明和胡二嫂进行了暗中的联络。让他们在青年中间进行了动员,动员他们在生产队上工之前,收工之后,也到山上干活。差不多能完成那些老人一天的工作量,也按照五毛钱一天来进行发放。

安排好这些工作,天已经晚了。乔怡涵没有回到公社医院那边看望自己的父母。而是又从那个山洞里,进入了大峡谷。

这两天的经历,促使他提高自己的自保能力。以后遇到的事情还很多呢,不能都这么走运。如果自己在五层以上,今天被人下了药,也是有能力祛除的,也不会被人下药。

昨天夜晚,遇到的抢劫,如果武功在高一点,说不定就回不到岭东大队了。

天一黑,乔怡涵从山洞进入了大峡谷。还专门来看一看那株灵芝。那条大蛇看到了乔怡涵。还做出了那个欢迎的样子:点点头,又摆摆尾。

乔怡涵顺手抓了一头野猪扔给他,大蛇嘴巴一张,就把野猪吞了下去,

乔怡涵拍了拍大蛇的头,然后又向峡谷深处走了几十米,感觉到灵气相当浓郁的时候,他就坐下来修炼。

那大峡谷浓郁的灵气源源不断地输进了他的丹田。

乔怡涵知道修炼这事不能急于求成。只要储存的灵气到了一定的层次,就自然能突破。从三层突破到四层所需的灵气,要比那两层突破三层要多出好几倍呢。所以,乔怡涵一直在这大峡谷修炼了一夜,吸收了一夜的灵气,直到天麻麻亮的时候,才隐隐约约感觉到要突破的样子。

大量的灵气在身体里游走,然后慢慢聚集在天会穴。

差不多太阳要出的样子,乔怡涵才一声吆喝:“给我破——”

“砰”的一声响,乔怡涵突破了,进入上帝之手第四层。此刻的乔怡涵。心里面舒服的多了。虽然一夜没有睡觉。此刻,好像还是精神抖擞的。莫有一点疲倦的感觉。

随即,又用上帝之手把自己的脸再治疗一番。

大约用了一个小时,乔怡涵脸上的疙瘩在慢慢的缩小。到了最后,就只有芝麻粒那么一点点红点啦。就不再消退了。乔怡涵知道,只是自己的功力还不够。不突破到五层,很难把自己的脸上的疙瘩治愈。

山顶之处,已经落下映红的光芒,乔怡涵知道太阳已经升起来了,但是这大峡谷里,还是没有一点阳光的,不过也能看清大峡谷里的药材了。他知道,要赶紧采一些药,灵芝和其它的药材,食材。就从大峡谷的那个山洞爬了出来。

到了山坡上,那120多个老人已经来到这儿等她了。

书评(100)

我要评论
  • 拉另一&我们是

    一个年轻人拉拉另一个年轻人:“峰少,我们是来考察马陵山的开发价值的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

  • 要吃饭&队也快

    今天应该是太饿了,坚持说:“不行,我要吃饭。生产队也快上工了。”

  • 且闻到&的饭菜

    朱陈氏不让她进屋,乔怡涵越想进屋,而且闻到的饭菜香,是从堂屋飘出来的。伸手就推开了婆婆:“我要进去看一看。”

  • 一把脸&么热的

    一个年轻女人钻出了玉米地,后衣襟已经湿透,她摸了一把脸上的汗水,一甩,骂了一句:“妈的,这么热的天,傻子才干活呢。”就跟自己不是傻子一样。

  • 鸟,人&生搞大

    老年妇女叫朱陈氏,是乔怡涵的婆婆,,男叫朱一鹏,乔怡涵的丈夫,朱一鹏就不是个好鸟,人长得不咋地,读高二时,把一个女生搞大肚子了,结果被学校开除了。

  • 0年八&月的某

    1980年八月的某天,天空就像一个大蒸笼,热的人透不过气来。

  • &疙瘩在

    看脸就不咋地了,黑乎乎的,一脸疙瘩,还总有一两个疙瘩在流脓,所以,乔怡涵一直留着披肩长发,为的就是盖住脸上的疙瘩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