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。赵茜翠不舍得花本钱。还給乔一涵烧了一碗乌子鸡蛋汤,再加了韭菜,味道尤其鲜香,也把杨惜才给的药粉快速搅拌在汤里。要不然乔怡涵也没把灵气用完后,完全也可以意外发现的,虽然这种药无色透明淡而无味,乔怡涵但是能感觉出的。是自己的灵气用完后了。也没了那种反应,二赵茜翠舍得花本钱。还給乔一涵烧了一碗乌子鸡蛋汤,加上了韭菜,味道特别鲜美,也把杨惜才给的药粉搅拌在汤里。。...

第21章。

赵茜翠舍得花本钱。还給乔一涵烧了一碗乌子鸡蛋汤,加上了韭菜,味道特别鲜美,也把杨惜才给的药粉搅拌在汤里。

要是乔怡涵没有把灵气用完,完全可以发现的,尽管这种药无色无味,乔怡涵还是能感觉出来的。也是自己的灵气用完了。没有了那种反应,二是自己的二嫂,给自己的做的,没有了那种防备之心。

一碗汤很快就被喝完了。又吃了潮牌,油果子。直接就像倒在床上睡觉了。奇怪,今天怎么困的很厉害啊,就算一夜没睡也不应该呀,自己现在也是算作习武之人呀?

倒在床上之后。乔怡涵涵忽然觉得不对,因为自己有一股火从心里面升起来了,。困就是困啊,怎么会有这种情况呢?一下子感觉到情况不对,我被人下药了。

我说二嫂怎么变成好心了,原来这么恶毒。

乔怡涵连忙使用上帝之手,想把这药里给排出去,可是,灵气还没有恢复呢。怎么也排不出这种药力,而且越排药物反应越厉害。浑身都在发烫那一种欲望,不由得在心里生起。

二嫂,你真该死啊!谁让你下药的?我一定饶不了你,乔怡涵拼命克制。但是药力越来越浓郁。渐渐的就撑不住了,眼皮子也在不停的打架,浑身软弱无力。

二嫂赵茜翠心里面是十分高兴的,成了。赶紧来到另一个院子里告诉杨惜才:“你去吧,已经成功了。”

杨惜才抱住赵西翠就亲了一口:“爱死你了,你的大恩大德,我不会忘记的。我这里还有几十块钱,你先花着,过几天我再拿点给你。”

“你只要不忘记老娘就行。”

“我怎么会忘了你?绝无可能。”

“亲爱的,我来了,我想死你啦。”杨惜才冲进了屋里,一下子就扑倒在乔怡涵的身上。

乔怡涵一下子竟然抱住了杨惜才。这时候他非常非常的想要。

抱住之后。那杨惜才亲着乔怡涵:“谁说你丑啊?在我眼里,你是最漂亮的,你的身材,你的两个嫂子,哪里能赶得上你呢?”

忽然,乔怡涵打了个寒颤,我乔怡涵不是轻薄之人。怎么会随随便便把自己交出去呢?虽然那种愿望非常强烈,她还是忍住了,一下子推开了趴在自己身上的杨惜才:“滚——”

杨惜才才笑了笑:“我是能让你兴奋,让你高兴,让你快乐的人呐。哎呀,亲爱的,你就不再推辞了。你这会儿是迫切需要男人的。”

杨惜才再次扑上来。

乔怡涵努力睁开了自己的眼睛,想使自己坚定起来。等她看清了,眼前的男人是谁了不由得怒气冲冲的:“混蛋,原来是你下的药。”

“没办法。谁让我喜欢你呢?我知道你不会答应我的,我看你这几天打架也非常的厉害。我要是强上的话,说不定会被你揍扁的。这样子你情我愿。岂不更好吗?”

说话之间,杨惜才第三次扑了上来。乔怡涵又抬起手,想把它推了过去。可是怎么觉得自己又软绵绵的,已经发不出什么力量来了。这是怎么回事?

杨惜才皮笑肉不笑的:“你就别再推了,没有用的,我那要是托人在外地弄来的。药理很猛的。一会儿,你就舍不得给我推开了。”

乔怡涵还在努力的想推开他。可是,一点力气也用不上。乔怡涵有点想哭了,放人之心不可无,现在已经迟了。

“别蹬鼻子上脸的,我现在就是强了你,你也没有办法,你根本没有力气了。”杨惜才得意的奸笑着。

推不开了,乔怡涵不得不双手抱住自己的胸脯。他不想让这个登徒子得逞。杨惜才使劲想撕开她的衣服,咔嚓一声响,褂子就被撕破了:“现在,你的一切反抗都是徒劳的。”

“亲爱的,等会儿啊,我一定跟你买件新衣服。比你这强上十分。”

杨惜才说着,又要伸手去脱她的裤子。突然传来一声吆喝:“给我住手。”

这地方怎么会有人来呢?杨惜才真是想不到啊。抬头一看,不认识,怒气冲冲得问:“你是谁?敢来坏我的好事。”

进来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那个谭峰峰少。

本来他今天赶来,是来解决他的后顾之忧的。昨天晚上但是他已经完全清楚了。不把他们的事彻底解决。乔怡涵就安不下心来做他的产品。

天一亮就赶到了医院,他是和齐桓一块儿来的。骑着摩托车当然就来得很快啦。他看到乔怡涵的摩托车还在医院的院子里,就赶紧找到了乔盛林两口子,大嫂孙如花还在伺候着老俩口呢:“就问乔怡涵在什么地方?”

孙如花说:“你认识我们家小姑子?”

“算是认识吧,我就想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,我想问他几句话。”

“那你就不要拐弯磨角的了,想见他一面,我就告诉你就是了。刚才她二婶把他带走了。说是安排他吃饭睡觉的,一夜他没有睡。”

峰少又赶紧打听是哪一家,就和齐桓一起赶了过来。刚进了院子,就听到了这样的话。直接一下子就踹开了门,冲了进去,一声吆喝之后,直接伸手就把杨惜才给拉了过来。

“你是谁,你敢耽误我的好事?”

“啪”的一掌就抽在了他的脸上:“光天化日之下,竟敢对一个妇女下药?今天就饶不了你。”

然后就把这杨惜才交给了齐桓:“让他清醒清醒。”

峰少看了看乔怡涵,只是被撕破了上衣,裤子还没有动,松了一口气一,还好还好,来得还算及时。

峰少低头问道:“乔怡涵你怎么会中招了呢?”乔一涵这才睁开眼一看是谭峰。一下子发放松了警惕。连忙伸手就抱住了峰少的脖子。那种欲望有迅速的旺盛起来:“峰少要了我吧,要了我吧。”

“在这种情况下,我要是要了你,我岂不是猪狗不如吗?放心,我会替你解毒的。先忍着。”

齐桓已经把杨惜才打翻在地,根本爬不起来的。峰少连忙吩咐他:“赶紧下去跟我打一盆凉水来。”

齐桓直接冲下去。把一盆凉水端了过来。谭峰先把床单按在水里,然后就湿漉漉的盖在乔怡涵的身上,然后又把她的头直接放到凉水里。

乔怡涵的身体还在不停地扭动着。

书评(472)

我要评论
  • 米没了&么一折

    年底一查账,一万五千斤大米没了,都被朱一鹏送人了,朱一鹏又被开除了,那些女人没有一个跟他好的,这么一折腾,朱一鹏快三十还没有娶上老婆。二姐朱一兰作主,就把有点傻但漂亮的乔怡涵介绍给朱一鹏,

  • 朱金发&一鹏贼

    后来,朱一鹏的父亲朱金发是个有战功的荣军,有点关系,就找关系把朱一鹏安排到粮所工作,可是朱一鹏贼心不死,一见漂亮的姑娘,小媳妇来称救济粮,就多给一倍,乘机和这些小女人搞暧昧。

  • 天,天&蒸笼,

    1980年八月的某天,天空就像一个大蒸笼,热的人透不过气来。

  • 抬上了&家中等

    朱陈氏,朱一鹏,还有那个小慧三个人把乔怡涵抬上了小推车。朱一鹏就对身后的小慧说:“慧,你在家中等我。我把她扔到湖里就回来。”

  • 西,饭&,吃个

    “你这个丑女人,傻女人。还想早点吃东西,饭还没好,吃个屁。”

  • 都不留&几的。

    “丑女人要回来了,你们赶紧吃!”一个老年妇女催促一男一女:“全部吃完,一粒米,一口菜都不留给她,等会儿煮两个山芋给她就行,反正傻不拉几的。”

  • &马陵山

    一个年轻人拉拉另一个年轻人:“峰少,我们是来考察马陵山的开发价值的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