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。进去的也不是别人,都是岭东大队的大队干部、小队干部。他们原本明日就得到公社开三级干部会议的。昨天早就来了,不然的话20里路山路,靠两只脚要走两个多小时呢?主要原因是据说杜二奶被割伤了,他们就赶快回来看一看情况,此外也向派出所报了案,杜二奶进来的不是别人,都是岭东大队的大队干部、小队干部。他们本来明天就要到公社开三级干部会议的。今天早早就来了,要不然20里路山路,靠两只脚要走两个多小时呢?。...

第19章。

进来的不是别人,都是岭东大队的大队干部、小队干部。他们本来明天就要到公社开三级干部会议的。今天早早就来了,要不然20里路山路,靠两只脚要走两个多小时呢?

主要是听说杜二奶被刺伤了,他们就赶紧过来看看情况,同时也向派出所报了案,杜二奶威望确实很高。

别人不知道,来的人当中,就有他们二队的队长杨惜才。他跟杨银才,杨同才是亲兄弟。他悄悄地来到了赵茜翠的身后。伸手就在他的屁股上磨了一把。

“谁?”赵茜翠翠门的回头一见到是杨惜才。连忙低下了头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杨惜才一副·无所谓的样子:“我怎么不能来啊?我想你了。”

“现在就跟我走,我自己住一间房子。反正你们这么多人,没人会注意的。”

“你找死啊?我男人还在这儿呢。”

“这怕什么呀,等回来我安排他早点回去,明天带人干活。我安排他记工员,图的什么呀?就不是为了跟你睡觉方便吗?“

杨惜才说着就来到乔政左跟前,杨惜才还没有说话,乔政左先说话了:“队长,我爹妈都在这儿住院,恐怕不能回去了,记工的,你是否领安排给人代理一下?”

“不行呀,记工员很重要,安排别人不放心啊。我的意见是,你现在就回去,我和副队长、会计、妇女队长都在这儿开会了。明天你和那民兵排长在家里把活安排一下。南湖的田头沟要挖一下,北湖下茬大豆地还要锄锄草。再说了你一个大男人在这儿能干什么?有二位夫人就行了,所以我建议要求你现在就赶回去。“

推脱不了,只能回去。

“我批准你们家二位夫人的假。老人出院了,假期结束。”

“谢谢队长!”

“把生产队的手扶拖拉机开回去。明天说不定要用呢。”

回去就回去吧。乔政左真的就把生产队的手扶拖拉机给开走了。杨惜才又拍了一下赵茜翠的屁股:“我们也走吧,老子要等不及啦。”

赵茜翠还对孙如花说:“大嫂。我出去送送政左。你跟他交代一下,要照顾一下自己的小孩。”

“去吧,你去吧。小俩口子也亲热一下,再让他走啊。”

“大嫂——”

“别不好意思,你们还年轻,我们老喽。”

跟谁告个别?赵茜翠才不会呢,杨惜才就在外面等着他呢。一见赵茜翠出来,就揽腰抱住了,一下子就亲了上去。天又这么黑漆八窟的,别人也看不见。

赵茜翠用手指戳了一下杨惜才的鼻子:“看你猴急样,那就赶紧走吧,等会我还要回来呢。”

就这样,两个人就急匆匆地赶到了那个住房。杨惜才抱住赵茜翠就按倒在那床上:“我真的等不及了。”

一番云雨之后,杨惜才喘喘气就告诉赵茜翠:“我还想把你那小姑子给睡了。”

“看上他了?那一脸疙瘩,不让你恶心啊?”

“以前我是有点恶心,你没有看到吗?这两天她那层黑皮没了,他的身材那么好。脸型也那么好,就是多几个疙瘩吗?我真的想把她睡了。”

“比我好?”

“你没看我那小姑子这几天长本事啦?你这想法很危险,不怕挨打?”

“我知道,想睡他不容易啊,说不定我还真打不过他呢。我的意思说,你得帮我个忙。”

“帮什么忙?这两天我在这儿开会,肯定有机会。我也弄到点药。到时候,你把它兑在水里,让他喝了。就会乖乖的听你的话。然后你告诉我。就大功告成了。”

赵西翠笑了:“你这个坏蛋,真是一肚子坏水啊。”

“没办法,谁让我好这口呢。再说了,我这本领呢,你不是不知道的。”

“去死吧,还本领强呢。哎呀,好了,不跟你瞎扯了,我赶紧回医院,要不大嫂看出来?”

“他看就看出来呗,你还怕她?过两天我想把也睡了,看样子他已经要上钩了。”

“你还喜欢老女人?你这口味挺重。”

“老女人有品位。”

“我没有品位?”

“有,你比孙如花有品位。”杨惜才连忙说:“这几天工分,我让你男人给你记上啊。这行不?”

“这还差不多,”赵茜翠满心欢喜。说着,杨惜才就把一包药粉交给赵茜翠:“麻烦我的美人了。”

杨惜才的安排,乔怡涵当然不知道啦,她还在医院躺在那儿呢?刚才实在太累了。大队干部、小队干部看完了杜二奶。也去看了一下乔盛林夫妻俩。然后就走了。

杜二奶刚才已经苏醒了,不过没有睁开眼睛说话。等到人们全部走了,才睁开眼睛,叫了一声:“怡涵,谢谢你救了我。”

“杜二奶,不用客气。一定是你直性子,说话得罪了某些人,才在半路上下黑手的。”

杜二奶就对那杜春耕说:“儿子,你们先出去,我跟怡涵还有几句话要说。”

等到人们都出去了,乔怡涵才小声的小声的问道:“杜二奶?你是不是要告诉我,是谁杀了你?”

“我看得清清楚楚,他就是杨银才。”

“杨家老二要杀你?为什么呀?”

“因为我有抓住了他的把柄,不杀我,他心不安呀,一辈子难抬头。”

“抓住了他什么把柄?”

“他为了霸占他的大嫂,也就是他现在的老婆。他从背后开一枪,杀了他的大哥杨金才的。”

“他杀了他的大哥。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啊?”

“40年前吧,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。领东村遭到了土匪的袭击。我把前门的防御安排好了,又赶往后门。因为杨家是负责后门的。我就匆匆的去找杨晋才赶紧组织人。守护守卫后门。我赶到他家的时候。杨晋财的老婆就说已经被老二杨银才叫走了。“”

“我追过去的时候,就听砰的一声枪响。怎么回事?土匪已经到了吗?赶紧跑上前去,却看到杨晋才趴倒在地。杨银才拿着枪还站在一边呢。我就眼睛一瞪。你真该死啊。”

”不是,不是度啊,是贼打的,不是我打的。”。

瞒得过旁人,你瞒不过我:“你们兄弟关兄弟之间好像没有矛盾吧?”

杨银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:“二奶,请你成全我吧,我看上大嫂了,”

“畜生啊”杜二奶骂了也就成全了杨惜才。对外就宣称杨金才是被土匪打死的。

我现在就是杨惜才眼中的一根刺啊。肯定是想把我弄死。

“我现在给你一样东西,你要收好。”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东西塞给乔怡涵。

“这是什么东西啊?”

书评(364)

我要评论
  • 完,一&粒米,

    “丑女人要回来了,你们赶紧吃!”一个老年妇女催促一男一女:“全部吃完,一粒米,一口菜都不留给她,等会儿煮两个山芋给她就行,反正傻不拉几的。”

  • :“吼&什么吼

    等了好一会,才打开门。儿子朱一鹏才出来了,还一脸不高兴:“吼什么吼,不知道玩的正嗨呀?”

  • 丑媳妇&。就闻

    丑媳妇乔怡涵一步迈进院子。就闻到了饭菜香:“嚯,有好饭吃了,”傻人鼻子尖。

  • ”脚步&门来:

    院子外传来了“踏踏”脚步声,三个人慌慌张张把饭菜端进了堂屋,朱陈氏转身出门来:“把门拴起来,不让丑女人看见。”

  • 小慧说&”

    小慧说:“哥,真有你的,这么丑的女人,你居然忍了两年,”

  • 屋,而&去看一

    朱陈氏不让她进屋,乔怡涵越想进屋,而且闻到的饭菜香,是从堂屋飘出来的。伸手就推开了婆婆:“我要进去看一看。”

  • 天,天&空就像

    1980年八月的某天,天空就像一个大蒸笼,热的人透不过气来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