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。怎么回事?杜二奶怎么被扎伤了?谁扎的?杜秋收急忙说:“我也不明白啊,我听见消息我就赶过去的。妈妈了倒在地上了,凶手不知道所踪。”张医生,李医生医生匆匆的赶过来。检查并了一下。赶快就问:“你谁是病人家属?”杜聪根急忙说:“我是,我是儿子,怎么回事?杜二奶怎么被扎伤了?谁扎的?。...

第18章。

怎么回事?杜二奶怎么被扎伤了?谁扎的?

杜春耕连忙说:“我也不知道啊,我听到消息我就赶过去。妈妈已经倒在地上了,凶手不知所踪。”

张医生,李医生医生匆匆的赶来。检查了一下。赶紧就问:“你谁是病人家属?”杜聪根连忙说:“我是,我是儿子,伤者是我的妈妈。”

“赶紧去交钱吧,这受伤很严重,一会儿还要做手术。”

“交多少钱?”

“交500块钱吧。”医生轻巧巧说出来,杜春耕吓了一跳,500块不是谁家就能随随便便拿出来的。

杜春耕连忙哀求说:“医生,医生,你看能不能少交一点,我只带来了100多块钱,明天我回家凑一点,借一点回来,一定把这500块钱交上。”

“不行。没有500块钱,那是不能进行抢救的。因为说不定今天晚上。就能花上四五百呢?他的伤情太重了,我们还没有把握。”

乔怡涵就说:“表叔,你去交钱吧。”随手就从身上掏出来一沓钱递过去:“这是1000块钱,你赶紧去交。”

“这,这怎么好呢?这怎么好呢?我们怎能用你的钱呢?”

“表叔,什么话也别说了,救人要紧!”

杜春耕当然知道救命要紧,这回也没有办法,赶紧接过乔一涵手中的钱。说了一句:“我会还你的。”

孙如花看了看,转身对赵茜翠说:“二妹啊,我们这小姑子什么时候变成有钱人了?这一下子拿出来3000块,眼都不眨,我们恐怕一辈子都挣不到这个钱吧。”

赵茜翠也说:“我也奇怪呀,怎么一下子变得有这么多钱了呢?是不是被他捡到了钱呐?你看她今天还骑了摩托车来,那摩托车也得上万吧?”

“是不是傍上什么有钱人了?以后,咱们也骗点出来花花,”

“就他那样能榜上有钱人?他脸上那层黑皮虽然没了,可是还是一脸疙瘩呀,谁能看上他呀?”

妯娌俩怎么也想不通。

杜春耕交完了钱,就匆匆地赶了回来,两个医生也脸色凝重的走了出来。神色非常不好:“你是他的儿子吧?你要有个思想准备。”

“什么?刚刚交完钱,你让我有个思想准备?”杜春耕咆哮起来:“你们是怎么当医生的?我妈有危险?”

“不是很危险。我们经过仔细的检查。可以肯定地说。已经没有抢救的价值了。”

“哪怕有一分抢救的可能,你们也要抢救啊,不能一手推开呀?”

“跟你实说句实话吧,他已经死了,心跳没有了,瞳孔已扩大了。心跳已经完全成一道直线了,正视现实吧。”

乔怡涵一听,赶紧就说:“我去看看。”

几步就到了抢救室,立即启动上帝之手,观察了一番。发现斗二奶确实危险了。好像已经没有呼吸了,但是心跳还有一点点,脉搏也还有一点,就是说完全没有死透。不能让她就这么死了,只要他活过来,就知道凶手是谁了?

乔怡涵仔细查看:原来是心脏还在冒血,再冒一会儿,就真的死了。连忙说:“我来救治。”

两个医生讥笑道:“小姑娘,我们佩服你,救人可不是抽人耳光那么容易。你要能把它治好,还要我们这些医生干嘛呢?干脆脱下大褂,回家种田去吧。”

“病人根本没有死,你们就谎称已经死了,你们这白大褂该脱下了。”

两个医生赶紧说:“病人已经死了,你不能动。亵渎死尸也是犯罪?”

“别再耽误我的时间了,两个庸医赶紧给我滚出去。”

“这是医院,你在医院里动手动脚的,责任算谁的?我们怎么能不管呢?我们把院长找来。你也不是本院的医生,怎么能伸手治疗病人呢?”

“你们没有办法救活伤者,难道还不让别人伸手吗?你这明明是见死不救,还阻拦别人来救。这和杀人犯有什么区别呢?”

不由分说,乔怡涵赶紧使出上帝之手。一道灵气从那掌心源源不断地输进了杜二奶的心脏,在心脏周围,灵气慢慢地把心脏整个包裹起来,而且还在不停地修复刀伤。不一会那血就不再冒了。伤口也在慢慢的痊愈······

就在这时,出去的两个医生,又把一个50多岁的医生找来了,一边走一边就说:“院长院长,你看,就是那个小丫头,居然要在医院抢救病人。院长,他出手了,仍有死在我们医院,我们医院责任就大了。”

院长已经看到了乔怡涵治疗手法,不由得暗暗吃惊,这是什么手法?

两个医生要去拉乔怡涵:“院长来了,赶紧停手!”

:“给我住手!”

“听到没?院长叫你住手——”

“啪”的一掌,抽在两个医生的脸上:“老子叫你住手!”

两个人赶紧捂住脸:“院长,你打我?”

“两个蠢猪,住嘴!”

院长静静地站在一旁,看着乔怡涵在抢救,自己也帮不上忙。大概抢救了有两个小时左右。乔怡涵才收手。人已经完全虚脱了,满脸都是汗,院长喝令一个护士:“赶紧给小神医倒杯水。”

“啊,是,”护士赶紧跑出去了。

院长看着两个发呆的医生:“眼睛要是没瞎的话,就出去端把椅子回来,”

“哦,是!”

医生护士,没有一个认为他能治好杜二奶。孙如花和赵茜翠同样不认为它能治好,不就是一个傻子吗?被人离婚离出来本领啦?他要能把杜二奶治好,那公鸡都能下蛋了。

水来了,院长小心翼翼的递给乔怡涵:“小神医,请喝水——”

椅子来了,院长小心翼翼的把椅子放到乔怡涵的屁股下:“小神医,请坐——”

乔怡涵几乎费尽了自己的灵气,此刻已经相当的疲倦,差一点就倒在地了。也会。院长把椅子拿过来,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,接过水“咕噜噜”一仰而尽。

院长小心翼翼的说:“敢问小神医,刚才你用的就是上帝之手吧?”

本来已经闭眼休息的乔怡涵不由得睁开了眼睛:“你居然知道上帝之手?”

“噗通”一声,院长跪下了:“求师父传授徒儿上帝之手,”医生护士睁大了眼睛:他们的院长要拜师?

“你是怎么知道上帝之手的?”

“徒儿在十几年前就在一个,看到过一本古籍,上面记载上帝之手,到现在没见有人能使出这种手法,想不到,我白某三生有幸啊。居然看到了绝迹的上帝之手。”

“看来你这个院长也是不是白当的,还是有点水平的。不过,我是收徒的,你想学的话,我可以传给你,”

“师父在上,受徒儿一拜,”白院长赶紧磕头。

“我不是说过不收徒的吗?再说了,我刚刚二十岁,收你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做徒弟,岂不让人笑掉大牙?”

“能者为师,达者为先,岂能按年龄排辈?”

“你的功夫怎样?”

“回师父的话,徒儿现在明境中期。”

“抓紧练功,到了暗境中期才能修炼上帝之手。”

“徒儿愚钝,在明境中期已经十五年了,想突破还得师父提点。”

“好,等我有时间,指点你一二,”

“谢谢师父,”

“起来吧。”

“请问师父接下来还怎么治疗?”

“我说,你记,照方抓药就行了。一天一剂,一个星期左右就能恢复健康了。”

就在这时,外边又涌进来一拨人······

书评(288)

我要评论
  • 有一点&这来回

    朱陈氏突然从厨房里做了冲了出来,一声怒吼:“谁让你现在就回来的?没有一点家教,这来回要少干多少活计?赶紧回去把地里的草拔完,饭好了,就叫你回来吃饭。”

  • 人,傻&点吃东

    “你这个丑女人,傻女人。还想早点吃东西,饭还没好,吃个屁。”

  • 老年妇&等会儿

    “丑女人要回来了,你们赶紧吃!”一个老年妇女催促一男一女:“全部吃完,一粒米,一口菜都不留给她,等会儿煮两个山芋给她就行,反正傻不拉几的。”

  • 丑妻耽&回家,

    谁知道,新婚当天乔怡涵变丑了,人们都说这是报应。朱一鹏倒是乐享其成,家有丑妻耽误不了他在花花世界寻花问柳。这不,今天朱一鹏就带个女孩回家,女孩的叫小慧,刚刚十八岁。

  • 要在乔&狼吞虎

    朱陈氏做了三菜一汤招待她,他们要在乔怡涵回来之前吃光这些饭菜。丑女人只配粗茶淡饭。因此,三个人在狼吞虎咽,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