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。朱金发作梦也也没想起,这个之后看见了自己就像老鼠见了猫像的前儿媳。竟然也敢干掉他?不由怒气冲冲的:“切记我以为你离了婚,我就治不了你。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开据谅解书。我就放过我你,否者我会让你生不如死。”乔一涵愣了愣:“你这老东西的,还朱金发做梦也没有想到,这个之前看见自己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的前儿媳。居然也敢对付他?不由得怒气冲冲的:“不要以为你离了婚,我就治不了你。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开具谅解书。我就放过你,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。”。...

第17章。

朱金发做梦也没有想到,这个之前看见自己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的前儿媳。居然也敢对付他?不由得怒气冲冲的:“不要以为你离了婚,我就治不了你。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开具谅解书。我就放过你,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乔一涵愣了愣:“你这老不死的,还真的不知自己现在是什么处境?我告诉你。你想让我原谅朱一鹏,能办到吗?告诉你,绝无可能,已经要把我杀了的人。我还会原谅他吗?翻过来说,我要把你杀了,就算没死掉,你能原谅我吗?痴人说梦话。”

朱金发突然突然发怒:“张医生,李医生,这两个人你不要治了。”

两个当班医生,不由得后退一步,真的有点怕朱金发,这个老荣军。发起火来,连院长都怕他,他们当然就不敢动了。

“你们就这么听他的话?有伤者在面前,你们竟敢不治?信不信我们到上面走一趟,把你这个白大褂都能扒了?”

“治,我们怎么能不治呢?就是它这个荣军在这儿,我们不好伸手啊。”

“你们该怎么治就怎么治,这个老不死的叫我去收拾他。”

朱金发又喊了一声:“谁敢治他,我跟他没完?”

乔怡涵冷笑一声,几步走到朱金华的轮椅面前。抬起手在他的脸上,轻轻地拍了拍:“老东西,以前我怕你,现在我根本不怕你了。你要再多说一句话,信不信我抽你耳光?”这个打不疼人,但羞辱人。

“你敢?你家祖宗八代都不敢打我?打我一下,我就让你去坐牢,把牢底坐穿。”朱金发气的脸色发青。

“既然你这老东西不信,那我就抽给你看看。”乔怡涵突然扬手,“啪”的一声,朱金发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左脸:“你你,你竟敢抽我?”

“啪”的又是一下,又抽了右边的脸,朱金发双手捂着脸:“你你你你又抽我了。”

“我告诉你,要不是看在你是前公公的份上。今天我就能抽死你。”

朱金发气的七孔冒烟:“反了反了,反了天了。一个十八线的小人物,居然敢抽我耳光?”

“现在相信我敢抽你了吧?”

医院的护士也好,医生也罢,还有那些病人呢?还有乔家的人呢,一看乔怡涵真的抽了朱金发的耳光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:胆子真不小啊!

朱金发刚想破口大骂,乔怡涵嘘了一声:“我告诉你,你这个荣军当不成了。你的底细,我已经摸得清清楚楚的啦。并且通过你的一些老战友,我也写了材料。递交到人武部了。对你的照顾,恐怕也就是最近三两天就要撤销了。”

“就你?你有什么本领敢撤销我这样的事啊?说大话也不怕闪掉牙?”

“那你就等等看吧,别说我没有提前告诉你,你的四个闺女和那个三女婿,已经被县局抓走了。而且我告诉你。你这荣军怎么来的?你心里没数吗?你觉得光彩吗?”

“你不要血口喷人!”

“我还没说什么,就对号入座了?四十多年前,你们一个连住在那个堰下村,你作为连指导员,没有士兵住在一起。而是睡到了一个地主家闺女的床上。结果半夜敌人偷袭。本来,部队已经撤走了,你却被包围在地主家了。为了救你,部队又返回,把你救出来,还牺牲了六个战士,你不会忘记吧?你这样的人怎么能成为荣军的,糟蹋了荣军这个称号。”

“你你你,你胡说八道。”

“我有没有胡说八道?过两天你就知道了。”这些是谭建武告诉她的。

“朱金发再在这里吆三喝五,信不信我一脚把就你踹出门去。不过我也劝你。别再蹲在轮椅上了,再蹲半年,你那两条腿就完全失去功能了,真的废了?”

朱金华真的怕了,他不敢再捣乱下去。再下去,又不知道他要说些什么。赶紧摇动轮椅,匆匆忙忙的离开了门诊。儿女们没有回来,知道事情不妙,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,

医生,护士一见朱金发真的制服了,还是十分惊讶的,

孙如花,赵茜翠这两个嫂子见到自己的小姑子,如今这么强势。也不由得暗暗吃惊,一种害怕的念头还是涌上了心头。毕竟两个人以前也经常会骂他,收拾他。万一要是对付自己,能有好结果吗?

现在他们是什么话也不敢说。乔怡涵从兜里拿出了两沓钱,对乔政右说:“大哥。你去把钱交了,这2000块钱都交上。要是不够的话,过天我再交。”

大哥一愣:“妹妹。你就是前天刚离婚?怎么这两天你就有钱啦?”

“这你就不用管了,反正不是偷的,也不是抢的。”

大嫂如花也是吃了一惊,就算他们俩省吃俭用,家里也只能拿出来二三百块钱。一下头拿出来2000块钱。真的不容易呀。

赵茜翠也看着大嫂,小声的说:“我们是不是以前都看走眼啦?这个小姑子怎么拿出来了这么多钱呢?”

“你看他跟以前不一样了,这有钱人嘛,胆子就大了,你看他谁都敢打。这个朱金发要是讹咱们一下,几年都结余不下钱来,但是,你看他似乎不敢讹?”

打破脑袋也想不通,这个小姑子怎么一下子变成有钱人了。

大哥拿了钱,赶紧到收费处去交了钱。又拿了2000块钱的发票过来交给妹妹:“这发票你拿着,等天过天来结账,你来结吧。”他们认为,这2000块钱肯定是花不完的。

经过医生的一系列检查,告诉他们的家人:“两个人的肋骨都断了,一个断了两根,一个断了三根,可见打人的人下手也真是狠毒呀。”

“内脏方面倒是没有查出什么伤来,都是软组织挫伤,先住院治疗吧。”

一个连朱金发都敢打的人,他们也不敢得罪。

随即把老两口安排到一个病房里,立即跟开始治疗。

哥哥就说:“这两天。我们也不能都在这儿啊。安排两个人在这儿伺候爹妈就行了。”然后就对孙如花和赵茜翠说:“你们两个人都在这儿吧?小妹妹出钱,我们出人还是必须的。”

就在这时,有一辆手扶拖拉机突突而来。他们开始没有注意,后来才注意到。叫唤的声音居然是杜春耕:“医生,医生在哪?医生在哪救命啊?”

乔政右连忙问:“表叔,表叔怎么回事?谁受伤了?”

“妈,我妈被人扎伤了。”

乔怡涵一看,原来真的是杜二奶,被人扎伤了,浑身是血,还在不停的颤抖。

书评(194)

我要评论
  • &一笑:

    老年妇女咧嘴一笑:“这是个好办法,还是我儿子有办法。”

  • 前结婚&坚持一

    之前,并不是这样,脸蛋很漂亮,有村花之称,只是在智力上有点儿缺斤短两。因为两年前结婚的那天,乔怡涵高烧了,朱家不给看医生,让她坚持一天,结果就落下一脸黑不溜秋的疙瘩,

  • &,吃个

    “你这个丑女人,傻女人。还想早点吃东西,饭还没好,吃个屁。”

  • 人们都&丑妻耽

    谁知道,新婚当天乔怡涵变丑了,人们都说这是报应。朱一鹏倒是乐享其成,家有丑妻耽误不了他在花花世界寻花问柳。这不,今天朱一鹏就带个女孩回家,女孩的叫小慧,刚刚十八岁。

  • ,就完&事了。

    “慌什么慌,不过是一个又丑又傻的女人,死就死了呗,把那小推车推出来,把死人装进麻袋。我把他推走,扔到月牙湖里。然后我就去她娘家报丧,你们的丑女儿跳湖了,就完事了。”

  • 人要回&山芋给

    “丑女人要回来了,你们赶紧吃!”一个老年妇女催促一男一女:“全部吃完,一粒米,一口菜都不留给她,等会儿煮两个山芋给她就行,反正傻不拉几的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