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直到滋事的20个人全部被都带走了,大队的张书记也被杜二奶给拽来了现场。让他表来公开表态处理方式这些事情。面对自己杜二奶,张书记不敢不来啊。他也明白这件事情他处理方式不了,朱家不服气你的处理方式。但是硬着头皮来了,无论怎么说,现场应对一下,到了现场一看,朱家他也知道这件事情他处理不了,朱家不服你的处理。还是硬着头皮来了,不管怎么说,到场应付一下,到了现场一看,朱家人没了?。...

第十六章

等到闹事的20个人全部被带走了,大队的张书记也被杜二奶给拽来了现场。让他表来表态处理这些事情。面对杜二奶,张书记不敢不来啊。

他也知道这件事情他处理不了,朱家不服你的处理。还是硬着头皮来了,不管怎么说,到场应付一下,到了现场一看,朱家人没了?

“她们自己走了?”张书记有点儿不敢相信。

“他们被抓走了,”

“他们被县里来的人抓走了。”

刘光明和乔家兄弟俩正在把两个老人抬上手扶拖拉机。准备赶紧送到医院去进行治疗呢。,

杜二奶奶有些诧异的:“这就没事了?朱家会讹人的。”

刘光明就点点头,说:“二奶没事啦。真的没事了!”

张书记暗自吃惊,看来杨同才还不知道这事吧?刚才在大队还耀武扬威呢?乔家动不了他媳妇,真的没想到乔怡涵也是一鸣惊人。

直到这个时候,乔家的两个儿媳孙如花和赵茜翠才敢露头。不过心里面还是不承认现状,认为乔怡涵赢不了这个事情,孙如花就这么说:“朱家不会放过你的,乔怡涵,你还是赶紧离开乔家,让我们过几年安稳日子,”

赵茜翠连忙凑火:“嫁出去的姑娘,泼出去的水,不要祸害娘家。”

孙如花冷笑着:“公公婆婆被打伤了,我们可不花一分钱,”

“谁让你花钱啦?”以前回家,两个嫂子不待见,乔怡涵一般都忍气吞声,今天就不忍了:“滚一边去放屁,别在这里臭人。”

赵茜翠很不高兴:“不要以为朱家人走了,我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。说不定明天人家就再次打上门来,直接把你打个半死。”他们不知道朱家人被抓走了。还以为朱家会返回来的。得罪了朱家,绝对没有好果子吃。

张书记就对杜二奶说:“二婶,你看,这里就没有我们的事了,已经处理的完了。不需要我说什么了?处理什么了,我得走了,明天公社召开三级干部会议,没有交通工具的,连夜走了,我还要督促一下。”

张书记实际上是不想淌这趟洪水的,在这个岭东大队,虽然他做了大队书记。但是他当不了杨家的忙。必定杨家是大门大户。一个生产大队一千八百多口人。他姓杨的就占了一半出头呢。根本不听你的。

还有那个宋家的一个长辈死了,一直被赖在张家头上。原因是这个宋家的那个长辈,拐跑了张书记的一个堂嫂,最后也被张家追回来了,一年后,宋家这个长辈被人杀了,宋家就把这个账记在张家头上了。

不管张家如何解释,宋家都不行,总是不依不饶让。在大队,杨家又挤兑他,所以说,他当着这个大队书记,也就是够窝囊的。

直到周围的人告诉他实际情况。张书记知道朱家要倒了。前来闹事的20个人全部被县里面给抓走了。至此杨家也要消停一点了。

“还是抓走了好,那赶紧把两位老人家也送到医院去治疗吧。”张书记似乎也有了精神了。

杜二奶也是催促孙如花,赵茜翠:“你们俩要公社卫生院伺候公公婆婆。”

两个儿媳虽然不愿意,但也不敢不去。朱一兰敢顶撞杜二奶,他们可不敢。

乔怡涵知道她们不愿意,也不给他们有后路:“你们刚才不帮忙,我不怪罪你们。但是现在你们要是敢不伺候我的爹妈。我会······”说着,就扬了扬拳头:“要是不去公社卫生院。我是不会放过你们两个人的。平常不管你怎么说我也好,骂我也好,记恨我也好。我不放在眼里。今天不去医院。我对你们绝对不客气。”

孙如花不服气,心里说:你神气什么呀?顶多明天,那朱家肯定会找不上门来,死活难料。

等到人们都走了,乔怡涵才找来了一个人帮他们看家。这个人,大多数人都叫他胡二嫂,嫁到胡家也有五六年了。生产队的社员似乎都不待见他的。

因为胡二嫂是挺着大肚子嫁过来的。原来有知青跟他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,爱的死去活来。结果人家屁股一拍回城去了。他再去找省城找,连人家在什么地方就找不到。

只能嫁给胡二了,因为胡二岁数大了,三十五六也没说到老婆。胡二才能接受大肚子女人。社员们不待见胡二嫂,乔怡涵却对他关系不错,因为乔一涵也是别人看不起的人,这个胡二嫂也是别人看不起的人。同病相怜两个人就走到了一起了。两个人的关系还处得很不错,乔怡涵把她找来,到自家院子里看门。胡二嫂二话没说,直接就过来了。

安排好家中的事情,乔怡涵骑上摩托车,赶往靠山公社的卫生院。迟走了一个多小时。开始追。也就是三十分钟的样子就追到了。距离公社卫生院还有二三里路的样子。

毕竟是八月天呐,天气相当的热。山路难走。来得这么快。乔怡涵先走几步。还是到代销店里又买了好多的一个纸箱子的冰棒回来,分给他们吃,让他们吃的舒服,很快就能凉快了。

乔政右说:“我去交钱,”

乔怡涵就说“大哥,钱我负责,不用你操心。”

孙如花赶紧说:“傻逼,小妹已经要交钱,你捣什么乱?”

二哥对乔怡涵说:“小妹。这些钱不能让你花呀。”

赵茜翠赶紧就说:“不让他花,谁花了?*

“你们就不要多说话了,我没说要让大哥花钱。我现在有钱给爹妈治伤。”

“是你惹出来的事,当然是你花钱,”

20多分钟后,他们就赶到了医院。兄弟俩催促医生:“医生,医生·救救我们的爹妈。”

那个朱金发一直住在这个医院里,住院疗养。身体也没有大病,也不是躺着不能动的。平常就是找个医生聊聊天。这会儿就在门诊跟医生聊天你,一见到乔怡涵带着人来了,不由得一愣:“你怎么还在这儿呀?”

“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呀?这话问得好奇怪呀?我的爹妈受伤了,我带来治疗不可以吗?”

“现在,你不应该在县里吗?我的儿子要需要你出具谅解书才能正常的放回来。我不是让几个闺女去找你到县里开具谅解书的吗?”

“我为什么要出具谅解书?”

“怎么跟我说的?不知道尊老爱幼啊?我告诉你到县里去时,你同意也得去,不同意也得去。绑也要把你绑去的。我的儿子是不能坐牢的。这事由不得你。”

“这个恐怕你办不到。朱金发。你不要以老卖老的样子。以前我怕你,现在我根本不怕你。告诉你,你的四个闺女已经被抓走了,你敢闹事?也会把你抓去的。”

“什么意思?难道我这四个女儿都被抓走了?”朱金发还不相信

“你说呢?为什么被抓走啊?”

朱金发一下子火了:“谁敢抓我的闺女?”

书评(444)

我要评论
  • 千斤大&作主,

    年底一查账,一万五千斤大米没了,都被朱一鹏送人了,朱一鹏又被开除了,那些女人没有一个跟他好的,这么一折腾,朱一鹏快三十还没有娶上老婆。二姐朱一兰作主,就把有点傻但漂亮的乔怡涵介绍给朱一鹏,

  • “哈哈&全包了

    “哈哈,你不知道吧,傻子也有优点呀,这两年,把我家的活全包了,生产队都是全勤。”

  • 饿了,&。生产

    今天应该是太饿了,坚持说:“不行,我要吃饭。生产队也快上工了。”

  • 了,黑&疙瘩。

    看脸就不咋地了,黑乎乎的,一脸疙瘩,还总有一两个疙瘩在流脓,所以,乔怡涵一直留着披肩长发,为的就是盖住脸上的疙瘩。

  • &办就怎

    “关你什么事,老子想怎么办就怎么办。多管闲事!”朱一鹏很不高兴。

  • 丑媳妇&一步迈

    丑媳妇乔怡涵一步迈进院子。就闻到了饭菜香:“嚯,有好饭吃了,”傻人鼻子尖。

  • 小慧三&。朱一

    朱陈氏,朱一鹏,还有那个小慧三个人把乔怡涵抬上了小推车。朱一鹏就对身后的小慧说:“慧,你在家中等我。我把她扔到湖里就回来。”

  • 好了,&回来吃

    朱陈氏突然从厨房里做了冲了出来,一声怒吼:“谁让你现在就回来的?没有一点家教,这来回要少干多少活计?赶紧回去把地里的草拔完,饭好了,就叫你回来吃饭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