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。大家这才看得很清楚:15个混混也没一个还站着的,全部倒在了地上。卞长林军大张了嘴巴,一句话也说不出:谁能说我,这是怎么回事?现在卞长林军就明白这个傻子力气很大。差不多像的妇女,肯定也没她的力量大。虽然,不明白大到如此令人可怕的程度大家这才看得清楚:15个混混没有一个还站着的,全部倒在了地上。卞长林张大了嘴巴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:谁能告诉我,这是怎么回事?。...

第15章。

大家这才看得清楚:15个混混没有一个还站着的,全部倒在了地上。卞长林张大了嘴巴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:谁能告诉我,这是怎么回事?

以前卞长林就知道这个傻子力气很大。差不多一样的妇女,绝对没有她的力量大。但是,不知道大到如此令人恐怖的程度。卞长林有些害怕了。

说句老实话。卞长林从来没有看得起这个大舅妈。看见这四个大姑子小姑子回家了,浑身就会发抖,被打的时候从来不敢还手。今天怎么了?不但自己率先动手,还把他带来的人给打倒在地了。

杜二奶的儿子杜春根慌慌忙忙的跑过来,拉住杜二奶:“妈,咱们回家吧,这事咱们不能掺和。“”

杜二奶威严教导:“人不管怎么活着一定要有正义感的,没有正义感的人就是一具行尸走肉。今天这件事情明明是朱家不对,仗势欺人。”

“这件事情对也好,错也罢。我们是管不了的。还是跟我回去吧。”杜春耕明显吗受到了威胁。

乔怡涵也走过来,就说:“杜二奶,谢谢你,表叔来找你,说明家人很担心你,你就回去吧,这里的事情我能处理。”

“我不回去了,事情已经闹大了。恐怕地方的领导都会赶来处理的。我留下来,最起码我还敢说个公道话。”

“谢谢,谢谢。杜二奶仗义执言。”

然后乔怡涵叫了一声:“刘光明,你过来一下。”

乔怡涵早就看到了刘光明也在人群之中,不过,他是不敢说话的。

刘光明有些害怕的走了过来:“怡涵。需要我帮什么忙,你尽管说出来,我一定帮忙。”

“不要怕。这个忙你帮不了的。但是我有件事需要你去做一下。我留在这儿不走,他们一个人也别想走。”说着话就从身上掏出来一个名片就交给刘光明,:“你到代销店里去打个电话。告诉这电话上的人,我们家今天晚上发生的实际情况。”

“我知道了,我这就去打。”刘光明还是乐于助人。

杜二奶也说:“我这就去找张书记。他们这不是讹人讹到家了吗?

乔怡涵轻轻一笑:“杜二奶,只怕张书记也拿不出什么果断的处理方法。毕竟,朱一兰可是大队干部呢。还有大队会计摆在那儿呢。刚才我听说治保主任不是来了一下吗?他也没有办法处理。都是他们一家人。”

不管如何,该说的话要说,该讲的理要讲。要让人明白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。

那个朱一兰可把牙根都气得痒痒了。真的恨不得把杜二奶给撕了。她也真的不知道。这岭东大队的人为什么会那么怕朱二奶?

做完这些乔一涵又回到了院子里。首先走向了那个朱一兰。刚才被乔怡涵打倒在地,刚刚爬起来,一看乔怡涵向他走去。坐在地上往后退。你别过来,你别过来。生怕乔怡涵会揍他?

乔怡涵也不等他再说什么,直接训斥:“我没叫你起来,谁你起来的呀?给我趴到地上。朱一兰刚想说什么,啪的一掌。只觉又臭在脸上。那牙都被打掉了,一个鲜血吐出来了,再也不敢坐着了,赶紧趴倒在地。

乔怡涵直接一脚就把她的脸上踩着:“我告诉你朱一兰。以前我怕你,现在我不怕你了。今天就要见出高低来。我也不怕你有那个水电股长的大姐夫。也不怕你有个残废军人的老爹。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。你不把我的父母给处理好。我是不会放过你的。有本事你尽管去找人。”

卞长林还在心里发狠:“乡下这个鬼地方是不会来了。只要你到了街上。我不怕你有三头六臂。一定把你揍的认不得爹妈。”

训斥了朱一兰,乔怡涵又向大姐朱一梅走了过去:“朱一梅,昨天以前,我确实很怕你。但是今天我不怕你了。你威风再大,也使不到我的头上。因为我不再是朱家的媳妇了,就不会留守了。你们今天闹上门来?绝对是大错特错。”

朱一梅这回还强撑着:“你,你。你不就是会打两下吗,论关系。你还差远了呢。你不给弟弟开具谅解书,我们是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“死鸭子嘴硬,谅解书我是不会开具的。你们我也不会放过的。定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。”对于朱一梅的威胁,乔怡涵根本不肖一顾。

说着话,乔怡涵再一次抽了他一巴掌:“今天给你两巴掌,要让你记住,乔家不是好欺负的。欺负了,我一定会让你还个清清白白。”

距离刘光明去打电话,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。刘光明也没有回来,乔怡涵一心里也没有底,不知道这个刘光明到底敢不敢打这个电话?结果也许会让她失望。

不一会,就听到了警车的声音。很快开来了三辆警车,还有一辆面包车。直接停在了乔怡涵家的门口。车上下来了十多个警察。就问:“谁是乔怡涵?”

乔怡涵走上前去:“我是。”

“我们接到了谭专员的指示。要我们迅速来处理这次事件。那些前来闹事的人在什么地方?”

乔怡涵指了指地上:“这不,他们都在地上躺着呢。”

来人睁大了眼睛:“他们,他们不是都被打伤了吗?看样子你们家是有不少人动了手吧?这是斗殴,性质不一样的。”

“没有。我们家就是我一个人动手。”

“他们这么多人,打不过你一个人?”

“谁知道他们这么菜呢?”

众人立即附和:“确实是乔怡涵一个人打的。”

“我们都没有看到怎么动手,这些人就倒在地上了,”

来人真想说什么,又不知道该说什么,还是按照有领导办事吧。凡是来到乔家闹事的,一个也不能少全部抓走。

“抓走也让他们赶紧出钱,我的父母还被他们打伤在地呢。”

来人还是点点头:“该送医院就送医院。我会让他们出钱的。”然后就招招手。把那15个混混,姊妹四人,还包括卞长林,一共20个人,一同就抓走了。

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,朱家闹事,抓的都是别人,这一回却把朱家给抓了,开天辟地头一回,这要变天了,杨家的面子,于水典的面子似乎更不行了。

当时,朱一梅还叫了一句:“同志,同志。我的丈夫叫于水典,是这个公社的水电股长的。能不能别抓我?

“不要再指望他能帮什么忙?明天这个水电股长就应该被停职了,这几年,他也没干什么正经事,别指望了。”

“同志,我们才是受害者不是?”

“你们是受害者?怎么在人家的院子里啊?明明是你们打上门吃了亏。你们是自找的,一个不少,全部抓走。”

朱一梅傻眼了,怎么会这样?

书评(230)

我要评论
  • 来了,&你们赶

    “丑女人要回来了,你们赶紧吃!”一个老年妇女催促一男一女:“全部吃完,一粒米,一口菜都不留给她,等会儿煮两个山芋给她就行,反正傻不拉几的。”

  • 死了呗&人装进

    “慌什么慌,不过是一个又丑又傻的女人,死就死了呗,把那小推车推出来,把死人装进麻袋。我把他推走,扔到月牙湖里。然后我就去她娘家报丧,你们的丑女儿跳湖了,就完事了。”

  • 小慧说&”

    小慧说:“哥,真有你的,这么丑的女人,你居然忍了两年,”

  • ,被打&背他的

    婆婆朱陈氏,对待乔怡涵没有一点好颜色。乔怡涵嫁过来两年,被打被骂数不清多少回,乔怡涵很怕他,从来不敢违背他的意思,因为,只要乔怡涵动手,她的四个女儿就一起回家围殴,乔怡涵不敢动手。

  • 在,太&吃饭。

    一个小时前,生产队就收工了,婆婆还逼她到自留地干活,根本·拿他不当人。现在,太饿了,乔怡涵要回家吃饭。

  • &修长腿

    她叫乔怡涵,年方二十,是从岭东村嫁到岭西村朱家的,看身材绝对是一流的,杨柳腰,修长腿,身高也在一米六四左右,可称之为魔鬼身材,

  • 子朱一&道玩的

    等了好一会,才打开门。儿子朱一鹏才出来了,还一脸不高兴:“吼什么吼,不知道玩的正嗨呀?”

  • 粗茶淡&个人在

    朱陈氏做了三菜一汤招待她,他们要在乔怡涵回来之前吃光这些饭菜。丑女人只配粗茶淡饭。因此,三个人在狼吞虎咽,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