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乔怡涵的家中,此刻了乱成一团了一锅粥。朱家人登门滋事来了。原本,那朱一兰指出:只要你自己的父亲亲自出马,弟弟也好,妈妈也罢,当然会放了的。谁明白爸爸去了一趟派出所,不仅也没放朱一鹏和母亲,还直接押解到了县行政拘留所被关押了。事儿有的大麻烦了。所长直朱家人上门闹事来了。。...

第十四章

乔怡涵的家中,此刻已经乱成了一锅粥。

朱家人上门闹事来了。

本来,那朱一兰认为:只要自己的父亲出面,弟弟也好,妈妈也罢,肯定会放了的。谁知道爸爸去了一趟派出所,不但没有放朱一鹏和母亲,还直接押送到了县拘留所关押了。这事有的麻烦了。

所长直接告诉他们:别都跑了,你们这是杀人犯罪。犯罪不是一般的犯错误,是要被判刑。如果当事人要是能撤诉的话,或者开具谅解书。还有放出来的可能。如果当事人,咬定不放,没有一点原谅的意思,麻烦可就大了。

“你是说乔怡涵是关键?”朱金发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“有些事要靠自己去思考,不方便多说。”

朱金发回家赶紧把四个闺女四个女婿找到场,一块儿商量对策:“老爹这回是没有办法了,人家已经把门堵死了,定要坐牢的。能解决的办法就是让那乔家的丫头到县局开具谅解书。”

“这事不好办吗?”朱一兰马上就说:“我们姐妹四人一起到乔家。让他们把乔怡涵出来,然后我们把他带到县城让他出具谅解书,这不是小事一桩吗?”自己大队妇联主任,丈夫是大队会计,小叔子又是生产队队长,做这事还不小菜一碟?

大女儿朱一梅,农电站会计,大女婿于水典,公社水电股股长,三闺女朱一竹嫁在街上,三女婿卞长林那个街上是个小混混。为让乔盛林害怕。他又找了十五个小混混一起到乔家去助威。只要他们害怕了,肯定会把乔怡涵交出来,让他们带到县城去的。

唯一好一点的就是小女儿朱一菊,是个护士,丈夫是个医生,遇到事,只是到场,很少说过激的话,算是老实的一对,

乔怡涵一早就走了,根本不在家。他们不相信,认为老俩口子就把闺女给藏起来了。直接就在他们家里动手搜查。

两个儿子本来还想阻止,两个女人各自拉住了自己的丈夫:“不能动,不能动,我们不但不动,还要离开这个家,看样子今天真的没有好事了。这个乔怡涵呐竟给家里添乱。昨天要是松口,不把她们娘儿俩个抓起来。今天能有这件事吗?别人不怪,就怪你们那个妹妹太张狂了。”

乔政右,乔政左两个人,也不敢乱动,毕竟人家还带了15个混混来呢,你就算动手也只有挨打的份。现场就是年轻的女人·殴打两个老人。

虽然,谁都知道,朱家过分了,但是,没人出手帮助乔家,是不敢,

杜二奶也来了,忠言相告朱家四女儿:“朱一兰,不要这么胡闹。有事通过正常渠道来解决,不要在乔家闹事。”

朱一兰冷笑着:“二奶,我们家老二怕你,我可不怕你。这里没有你的事,你不要自以为了不起就多管闲事。这不是你能管的事,人命关天呀,不要自找没趣。”

杜二奶摇摇头:“人老了,说话不顶用了。”

实在找不到乔怡涵,三个女人就动手殴打老俩口子。老四朱一菊没有动手,她是护士,相对要温和一些。

乔盛林也是个燥脾气,老婆被打,他能忍受吗?肯定不能呀?一开始也直接还手。那个卞长林就出手了,根本不让他还手:“老不死的你还敢还手?”三拳两脚就把他踹倒在地:“再动再动,今天就让你这条老狗。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天下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?众人也是敢怒不敢言。

有人报告了大队,治保主任也带着民兵过来了。看到闹事的人,哪里还敢动呢?不但不动。还支持人家呢,因为他也姓杨啊。

朱一兰的丈夫是大队会计呢,辈分又比自己高,还要叫他叔叔呢,所以带了民兵来看了一趟,就说:“你们自个解决吧,这事我管不了。”

十点多钟的时候,怡涵骑着摩托车,风一般的冲到了自家的大门口。一看大门口,为了有上百人,暗道不好,家中又出事了。

尽管放慢了速度,那看热闹的人还是迅速的让开了一条道。他们不知道来人是谁。既然能骑摩托车来,一定不是简单的人。

乔怡涵停下了摩托车,下了车,刚想问发生了什么事。那卞长林带来的混混立即围了上来:“私人办事闲杂人等不要进入其中。”

乔怡涵拿到拿掉了自己的头盔:“我不是闲杂人等,你们才是闲杂人等吧?”

“咿呀,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我们找了你几个小时。居然自己来自投罗网啦,卞老大,这个丑女人,她回来了。”一个混混喊叫起来。

十多个人这才让开了道。那卞长林就走了过来:“大姐,二姐,这就是你们要找的人回来了,我们是把他绑走啊,还怎么办?”

朱一梅冲上来就想抽乔一涵的耳光。还没有抽到脸上。就被乔怡涵抓住了手:“别想动手动脚的。”然后轻轻一捏,直接就把他的手腕给捏断了:“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?我爹妈怎么躺到地上了?”

杜二奶从人群里冲了出来:“怡涵,你怎么还敢回来呀?这事你管不了啦。还是走吧,她们就是来抓你的,”

注意力冲上来就想抽杜二奶的耳光:“你这个老不死的还想管闲事吗?”

巴掌还没有落下,朱一兰的脸上倒是落下了一巴掌。一下子把他抽出去四五米,然后跌倒在地,这才看到是乔怡涵抽她一巴掌:“好一个丑八怪,你竟敢打我?”

杜二奶也是一惊:这个乔怡涵生猛,以前都是唯唯诺诺的,怎么一下子变了个人?

乔怡涵也不管他们:“我问你们话,你们怎么都哑巴啦?我弟我妈怎么躺到地上了?”

朱一兰跳了起来:“不管怎么说。今天我们要连夜把你押到县局里出具谅解书,我们才能放过你,要不然。今天没有你的好日子过。”

“那你求我呀。来来来,都跪到我的面前,给老娘可几个响头。等老娘心情好了,或许真能原谅你们二分。求人要有求人的样子。”

磕头?门都没有,朱一梅叫嚣:“今天你走也得走,不走绑你走。”

既然你们不磕头,我就不可能原谅你们这几个婊子。你们抓紧把。我的父母送到医院救治,否则今天还没有完。

这个乔怡涵怎么回事?没看透形势?朱家的势力大了去了?你得罪不起呀?

卞长林直接就冲了上来:“丑八怪。长本事的不是。就让你尝尝小爷的厉害。”话没有说完,一拳就打了过来,乔怡涵也不再留手,直接触手抓住了拳头往自己的身前一拽,然后。膝盖直接顶到了他的小肚子上:“去死吧。”

卞长林哎哟一声。一下子跌倒在地大叫:“都给我上,把这个丑八怪打死。”卞长林怎么也想不明白,以前的大舅哥老婆,啥时变得有本事了?

十五个人一起就围了上来。周围的人不由得暗自悲伤:完了,完了,乔怡涵也要被他们打得半死了。

这丫头,现在还回来干什么呀?

不等他们完全想明白,再一看,只见十五个人全都倒下了。一个个哎哟哎哟地哭叫着,呻吟着。

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这发生了什么事?众人完全傻眼,这要捅破天了,

书评(408)

我要评论
  • 。生产&队也快

    今天应该是太饿了,坚持说:“不行,我要吃饭。生产队也快上工了。”

  • 狼吞虎&咽,

    朱陈氏做了三菜一汤招待她,他们要在乔怡涵回来之前吃光这些饭菜。丑女人只配粗茶淡饭。因此,三个人在狼吞虎咽,

  • 鹏就对&,你在

    朱陈氏,朱一鹏,还有那个小慧三个人把乔怡涵抬上了小推车。朱一鹏就对身后的小慧说:“慧,你在家中等我。我把她扔到湖里就回来。”

  • 个人慌&堂屋,

    院子外传来了“踏踏”脚步声,三个人慌慌张张把饭菜端进了堂屋,朱陈氏转身出门来:“把门拴起来,不让丑女人看见。”

  • 知道吧&点呀,

    “哈哈,你不知道吧,傻子也有优点呀,这两年,把我家的活全包了,生产队都是全勤。”

  • 朱家的&修长腿

    她叫乔怡涵,年方二十,是从岭东村嫁到岭西村朱家的,看身材绝对是一流的,杨柳腰,修长腿,身高也在一米六四左右,可称之为魔鬼身材,

  • 老年妇&“这是

    老年妇女咧嘴一笑:“这是个好办法,还是我儿子有办法。”

  • 一鹏,&?”

    路上,两个年轻人遇到了朱一鹏,一个人问:“麻袋里装的是什么呀?”

  • 多少活&完,饭

    朱陈氏突然从厨房里做了冲了出来,一声怒吼:“谁让你现在就回来的?没有一点家教,这来回要少干多少活计?赶紧回去把地里的草拔完,饭好了,就叫你回来吃饭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