谭峰但是有些怕乔怡涵的车技。但是痛快地答应下来了:“那就你想去撞撞运气。我的摩托车就结给你用吧。”谭峰的摩托是铃木100,价值八千多。“怡涵在这里拜谢峰少。”乔怡涵抱拳躬身施礼。“不需要客套。”谭峰会觉得无简言之。当日早上六点将近。在滨海市西北角就集聚“怡涵在这里谢过峰少。”乔怡涵拱手施礼。。...

谭峰虽然有些担心乔怡涵的车技。还是爽快地答应了:“既然你想去碰碰运气。我的摩托车就结给你用吧。”谭峰的摩托是铃木100,价值八千多。

“怡涵在这里谢过峰少。”乔怡涵拱手施礼。

“不用客气。”谭峰觉得无所谓。

当天晚上七点不到。在滨海市西北角就聚集了上百人。也有七八十辆摩托车。他们中间有最好的铃木125,五羊摩托车,嘉陵摩托车,雅马哈摩托车。

今晚报名参加比赛的选手有15人。乔怡涵参加比赛是峰少给他报名的。

组织这次地下赛车运动的是一个叫高援朝的年轻人。

高援朝的父亲高志宏是滨海专区的专员,是属于二把手。高援朝自然就成了地下赛车的头头,身份摆在哪儿呢。

当他看到峰少的时候,连忙就说:“峰少,想不到峰少也会来参加我们的比赛?幸会幸会。我以为区区万把块钱的铃木,能挑起峰少的眼皮。”

峰少摇摇头:“这次不是我参加比赛。是这个小姑娘参加比赛。”

那个自称金爷家伙也带着朱晓梅赶来参赛了。骑的是铃木125,一万多块的。

金爷一听有小姑娘参加比赛觉得相当新奇,以前从来没有女的参加比赛的。连忙就问:“居然有小姑娘参加比赛?今晚相当的兴奋,要是赢了能不能带她去开房呀?”

“我们是比赛的,不是去干坏事的。”高援朝倒是很正直:“凭本事谁得第一名,谁就赢走了这辆铃木125。”

乔怡涵缓缓地摘下了自己的头盔,朱晓梅一见:“是你,你这个丑媳妇,居然敢来参加比赛?你看过摩托车吗?作死,”

高援朝一愣:“你们认识?”

“何止认识啊,我们还是亲戚呢。说到底,他还是我的嫂子呢,一个从来没有骑过摩托车的居然敢参加比赛。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。”

金爷在城南那一块,可以说是土皇帝。但是在高援朝高少的面前,他只能点头哈腰的:“小金子斗胆请求:这次比赛我们另外能不能加点赌注啊?”

“赌注,总的来说,不提倡。如果私下你们参赌双方都同意,我们不反对。这样也给赛车带来一定的兴奋感。”

“我就跟小姑娘,下个赌注,我赌她进不了前五,要是进了前五,我就给他2000块钱。他要是输了,我不要他的钱。就给我亲一口。”

“小金子,你他妈就知道欺负女孩子,”高援朝见到乔怡涵是峰少带来的,也不敢得罪。

“高少,”乔怡涵笑了笑:“我可以跟他赌。但是她的赌注太小了。”

“难道你还想赌1万?”金爷不相信乔怡涵能有多少钱?肯定就是在虚张声势。气势上不能输给她:“不管赌多少,我都奉陪。”

“我既然说太少了,我怎么能赌1万呢?要么不赌我就赌个3万块钱,而且,我要赢你。”

“哈哈,”金爷大笑不止:“这是我听到最不好笑的笑话,就凭你的100能赢我125?这和送钱给我有什么两样?”

“你有3万块。把你卖了也不卖不出3万块吧。”朱晓梅还是不惜踩上一脚:“你的底细我该清清楚楚,怎么可能有3万呢?”

“敢不敢赌?敢赌就拿出来。全款交给高少。”乔怡涵就从那车座下面提出了几沓子钱。然后就递给高少:“高少,我拿出来3万。希望金爷也赶紧把3万块钱拿出来。”

朱晓梅,金爷以及高援朝一见乔怡涵真的拿出来3万。不由得一愣,真的有这么多钱?不会是峰少赞助你的吧?

乔怡涵冷笑着:“金爷,不会没钱吧?”

“小金子,你也把你的3万拿出来吧。别被女人看扁了。”

金爷真的没有三万块钱,这时候也不能退缩不是,硬着头皮在小兄弟中间开始凑钱,到最后才凑出来二万五。

最后,就把主意打到朱晓梅的身上:“晓梅,昨天我给你五千,现在拿出来,”

朱晓梅后退一步:“这是你送我的。”

“麻痹的,你想金爷我丢人吗?赶快拿出来,又不是不给你的,这么慢吞吞的,当心老子踹了你。”

“我给你,我给你,别踹了我,我已经离不开你了。”

乔怡涵知道,这笔钱朱晓梅是不可能拿回去的。

高少还是有点担忧:“峰少,这是姑娘自己想比,他要是输了这3万块钱。峰少你可不能怪我呀。”

“这事与你没有任何关系。就是输了,我不会怪你的。”峰少心里还是很担心的,这可是我给你的定金,一旦输了,怎么给我供货呀?

这就好。这我就放心了。高少确实放心了。

“比赛之前,我想熟悉一下跑道,可以吗?毕竟,我以前见都没见着这个跑道。不知什么地方转弯。”

“现在想跑,迟了,老子也不会让你跑的。”金爷冷笑:“”“可以,你去转一圈吧,要派自己的小兄弟骑着一辆摩托车在前头引路。”

这个带路的小兄弟到也挺客气,也挺实在的。一边走一边就开始傻笑:“找死!”

书评(178)

我要评论
  • 婆,,&的丈夫

    老年妇女叫朱陈氏,是乔怡涵的婆婆,,男叫朱一鹏,乔怡涵的丈夫,朱一鹏就不是个好鸟,人长得不咋地,读高二时,把一个女生搞大肚子了,结果被学校开除了。

  • 岭西村&,看身

    她叫乔怡涵,年方二十,是从岭东村嫁到岭西村朱家的,看身材绝对是一流的,杨柳腰,修长腿,身高也在一米六四左右,可称之为魔鬼身材,

  • 傻子给&。”

    朱陈氏害怕了连忙大叫:“儿子呀,快点出来,我把这傻子给打死了。”

  • 的女人&你们的

    “慌什么慌,不过是一个又丑又傻的女人,死就死了呗,把那小推车推出来,把死人装进麻袋。我把他推走,扔到月牙湖里。然后我就去她娘家报丧,你们的丑女儿跳湖了,就完事了。”

  • 紧吃!&她就行

    “丑女人要回来了,你们赶紧吃!”一个老年妇女催促一男一女:“全部吃完,一粒米,一口菜都不留给她,等会儿煮两个山芋给她就行,反正傻不拉几的。”

  • 堂屋,&转身出

    院子外传来了“踏踏”脚步声,三个人慌慌张张把饭菜端进了堂屋,朱陈氏转身出门来:“把门拴起来,不让丑女人看见。”

  • 襟已经&水,一

    一个年轻女人钻出了玉米地,后衣襟已经湿透,她摸了一把脸上的汗水,一甩,骂了一句:“妈的,这么热的天,傻子才干活呢。”就跟自己不是傻子一样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