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怡涵毕竟会错过了机会。看出这个老头儿,也不是平时之人,是无权有势之人,有他做靠山,什么事问题不了?朱一鹏虽然被抓去了。虽然他的父亲朱发进是个荣军。的话他闹,说没准还啊敢把朱一鹏判多少年了。现下有了这个机会,毕竟要去努力一下,能成事在天能成事朱一鹏虽然被抓去了。但是他的父亲朱发进是个荣军。如果他闹,说不定还真是不敢把朱一鹏判多少年了。。...

乔怡涵当然不会错过机会。看出来这个老头儿,不是平常之人,是有权有势之人,有他做靠山,什么事解决不了?

朱一鹏虽然被抓去了。但是他的父亲朱发进是个荣军。如果他闹,说不定还真是不敢把朱一鹏判多少年了。

眼下有了这个机会,当然要努力一下,谋事在人成事在天。乔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番。

谭老有点儿怒气冲冲的说:“如今怎能容这样的小人嚣张跋扈呢?小姑娘你放心。我一定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,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,决不让老实人吃亏。”

乔怡涵告诉他:“谭老,我仅要求秉公办理,不掺杂个人恩怨。”

“放心吧,这次我一定会让他们秉公办理的。不徇私情。”

谭老转身对年轻人说:“建武,小姑娘从乡下赶来,到现在一定还没有吃中饭呢。我们就到饭店,一起吃个便饭。”

乔怡涵连忙推辞说:“谭老,不用不用,我真的不用,我还有事情要做呢。下次一定有机会吃饭。”

“那好吧,既然你有事要做,我也不勉强。下回一定要一起吃个饭。”谭老没认为乔怡涵会拒绝他,换做其他人,巴不得·请谭老吃饭呢。谭老主动请乔怡涵吃饭,多好的机会呀?乔怡涵却拒绝了。不过,谭老却喜欢这种性格。

乔怡涵确实有事要做了,她还要推销自己的佐料呢。前世的时候,他创造了。乔记十三香。还有乔记药膳鱼。乔记药膳鸡。钞票是滚滚而来。

今天夜里捣鼓了一夜,就是把所需的佐料,药材食材捣碎取汁。分别装在玻璃瓶里面。今天就要到一些超市、大饭店推销一下。只要一家要她的货,不愁打不开销路。问题是万事开头难。

经过询问,乔怡涵知道滨海是最大的饭店就是人民大酒店。乔怡涵出生二十年,从来没有来过滨海。第一次来很陌生,一点也不了解情况。

一个小时后,背着背篓的乔怡涵出现在人民大酒店的大门口。

门口的两个保安一见来人就穿着一身旧的碎花褂子。还背着背篓进饭店,进入这个饭店,一看就知道,不是有钱人。这个酒店不是背背篓的人能够进得起的。

保安连忙拦住了他:“姑娘,这里不是你能进的地方,收破烂也好,要饭也罢,更不可能,我们这个饭店是不可能让你进来的。客气一点,自己走,不客气打给你走。”

乔怡涵连忙说:“二位大哥哥。我不是收破烂,更不是要饭。我是来推销我的产品的。我这里有最好的佐料。炒菜只要用上我的佐料。味道绝对天下第一。”

“就你?还能配出什么佐料?我们是一个大饭店,要不不会配什么佐料。还开什么饭店呢?我们都是有配方的。回头看看,一头母猪上树了。”

“哈哈——”两个保安开怀大笑。

“你们的配方。肯定不如我的配方。我找你们的经理当场试验一下就行。”乔怡涵没有笑,一本正经的说。

“给你二分颜料,你就开染坊了,好妹子,你就别再跟我们添乱了。这碗饭我还想多吃两年,要是放你进去。恐怕就到今天为止了。”

就在这个时候。又一个女人插话进来:“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乔怡涵呀。怎么着,你也想进人民大酒店消费来啦?你一天挣一个七八分工分,顶多两毛多钱。一年的工分钱也不够一次消费的,别做梦了,赶快离开这里吧。”

乔怡涵转脸一看,此人认得,就是岭西大队书记朱书记的女儿朱晓梅,在滨海工作,据说是某厂的工人,即使如此,尾巴也能翘到天河里去了,最起码在乔怡涵面前,有这个资格。

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个风流倜傥的青年。看样子是男女朋友,或者已经是两口子了,很亲密。看样子男人要大朱晓梅一轮呢。

那男的说:“晓梅说的对。这里真不是挣工分的人就能进的地方。再说了,我听晓梅说过,你长了一脸癞癞蛤蟆疙瘩。这样的酒店怎么能让你进呢?让你进了,谁不恶心啊?谁还能吃的下饭呀?走吧,不要不知趣。””

看样子昨天家中发生的事情,这个朱晓梅根本不知道,她说:“我回去告诉一鹏哥哥,打死你这个败家的女人。”

乔怡涵转身看了一眼,抬手扫了一下,就知道这个男人并不是好东西。不但有妻儿。而且还有花柳病。所以,乔怡涵就对朱晓梅说:“我穷也好。丑也罢。但活的踏实,是总比某人被人骗了好。真不知道丢人丢字是怎么写。”

“胡说八道,我男朋友是不会骗我的,不要吃不着葡萄,就说葡萄酸。”

“你说了恐怕不算,再说了,我建议你们两个人到。医院去查一查。说不定已经成了什么治不好的病了。实际上呢,你是排不上小三的。排个小六还差不多。”

朱晓梅十分生气:“不要胡说八道。”

“问问你的男朋友,我有没有胡说八道?你是不是一三五才陪你?还有那七天呢?再说,你的私密地方是不是已经红肿?还长出了一些疙瘩?狗眼看人低!”

那个男朋友有些惊慌的:“你?你怎么知道这些的?你调查我?”

书评(126)

我要评论
  • 丑了,&误不了

    谁知道,新婚当天乔怡涵变丑了,人们都说这是报应。朱一鹏倒是乐享其成,家有丑妻耽误不了他在花花世界寻花问柳。这不,今天朱一鹏就带个女孩回家,女孩的叫小慧,刚刚十八岁。

  • 行,我&。生产

    今天应该是太饿了,坚持说:“不行,我要吃饭。生产队也快上工了。”

  • 抬上了&就回来

    朱陈氏,朱一鹏,还有那个小慧三个人把乔怡涵抬上了小推车。朱一鹏就对身后的小慧说:“慧,你在家中等我。我把她扔到湖里就回来。”

  • &里走的

    婆婆哪里能让他进去呢。屋里头有见不得人的一幕呢。所以就在乔怡涵扭头要往屋里走的时候。婆婆就高高举起手中的烧火棍,直接一下子敲在乔怡涵的脑后勺。乔怡涵哎呦一声,倒在地上没了声息,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