骨兽身体的毒液突然愈发的非常强烈了出来,九玉身上的宝衣竟只余下了十件。最少还能强力支撑几息的时间。她呼吸的节奏低沉,脑子疯狂旋转。“还差一只怪鱼……差一只。”宝衣消失了了一件,迅速又一件,九玉无助的意外发现,此时她既难以朝外面传达信息,也也没办法找到了最后一只怪她呼吸急促,脑子疯狂转动。。...

骨兽身体的毒液突然越发的强烈了起来,九玉身上的宝衣竟只剩下了十件。最多还能支撑几息的时间。

她呼吸急促,脑子疯狂转动。

“还差一只怪鱼……差一只。”

宝衣消失了一件,很快又一件,九玉绝望的发现,此时她既无法朝外面传递信息,也没有办法找到最后一只怪鱼。

当最后一件宝衣被腐蚀时,九玉迎面感受到了这只骨兽庞大的力量!它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,瞬间便包裹住了九玉。

九玉浑身都被灵力包裹着,她的双目被这血色的内壁填满了。

一丝诡异的气息,落在了她的身上,九玉神识突然就落到了骨兽外面。

那是无数张人脸组成的鳞片,在鳞片中,有一个女子与旁边张着血盆大口的脸不太一样。她容颜绝色,紧紧闭着嘴,神态安详得如同睡着了。

一位少女在骨兽中跳跃,她身姿敏捷,那些骨人根本就追不上她。她浑身上下都被淬炼过,自身便是武器,在骨人之中穿梭短短一瞬便折断了无数的骨头。

骨人发现了她才是一个狠角色,大半的骨人不要命的冲了过来,他们长长的爪子透着一种幽冷的光芒。

“啊!”

黄莹莹不断闪躲,皮肤上依旧留下了长长的的一道痕迹,他们虽没有刺入,黄莹莹却感受到自己手臂处渐渐变得无力了。阴冷的气息根本就无法驱逐……

那执剑少年,发丝无力的垂落,遮住了他肿胀流血的眼睛,他挥舞着剑,艰难的抵抗着这些几乎和他同修的骨人,眼看便要被一双手跩进沼泽,那少女猛然转转身,硬生生的打碎了骨人。

轰隆一声,溅起一片水珠。

“谢谢。”宁劫虚弱的说了一声,血液从脸颊划过,他只感到了深深的后悔。

之前秦若羡对他那么严厉,他竟然还是偷懒了。若是不偷懒,是不是就不会落到这种地步?

黄莹莹与他背对着,心里微微发苦。这么多的骨兽,她也没有把握除掉,可能要辜负九玉的期望了。

她一边动作,忍不住微微抬头,看向了那恐怖的骨兽。

“宁劫!宁劫你看!”

巨兽身上,无数的人脸之中,那女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。那是一双空寂的眼睛,它的瞳孔是竖着的一道细线,根本就不是人可以拥有的眼睛。

“大师姐!”黄莹莹茫然无措的叫了一声。

那双眼睛在她身上停留了一息,下一刻却飘向了四周。

在一条长长河流的尽头,戴着面纱浑身洋溢着神圣之意的晴瑶独自一人坐在祭坛,所有云落宗之人纷纷跪拜,口中不断念着什么,虔诚无比。

遗迹的另一个凶地之中,林文扛着锤子,脸色沉重,在他的面前是无数的血色藤蔓,它们疯狂的摇晃着,似乎要嗜血。

福地的大门也被打开,风隐年与曦沁脸上带着笑意,他们的面前是无数的法宝。

在整个遗迹之中,只有一处被幽深的黑暗笼罩了,似乎看不到底。她却强行的用这双不属于她的眼睛看去。

顿时,一群弟子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之中。他们站在那通道入口,正不死心的往其中走去。长长的通道如今已经堆满了尸体,无数的血气顺着这里涌向了深处……

而那里,有着一位黑衣男子。他头上悬挂的大剑小人猛然发出声音:“血气!好多血气!”

“哼,小小一骨兽也该窥视仙府!”

一道声音从地下传来,那庞大的骨兽微微颤抖着,它似乎承受不住巨大的力量,下半部分的身体猛然的爆炸,上面的人脸发出了一声惨叫,它们瞬间灰飞烟灭。

巨兽瞬间发狂,它扭动着剩下的肢体,嗖的一下头往沼泽之下窜去。

“师姐!师姐!”黄莹莹着急不已,周围的骨兽却全都包围了过来。

“我们,我们应该怎么办?”

主心骨没有了,宁劫瞬间慌乱了起来。

黄莹莹脑袋一片空白,一只骨兽猛地掐住了她的脖子,黄莹莹有些呼吸不过来。神情恍惚之际,她脑海中出现了九玉的身影。

“哐!”一把大剑斩下,黄莹莹面前的骨人破碎。她的眼睛里慢慢的浮现了一丝狠意。

“把剑给我。”

宁劫不明所以,却还是递了过去。黄莹莹深吸一口气,竟把剑砍向了自己,顿时鲜血淋漓。

“你,你做什么!”宁劫瞪大了眼睛,整个人都失声了。

鲜血流淌着,黄莹莹无比的虚弱,那些骨人还在疯狂的冲过来,她却用尽所有的力量支撑起了一个护盾。

“宁劫,借我点血,快!我一定要去救大师姐!”

宁劫茫然无比,流淌着鲜血的剑在他面前,外面是无数的骨人。宁劫苦笑了一下,最后选择了相信黄莹莹。

“你以前不是跟着曦沁的吗?为什么要为九玉做到这种地步?”

“因为……”

黄莹莹脑海中出现了九玉的模样。

“是她告诉我,我这样卑微弱小之人,其实也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,也可以……站在你们这种天之骄子的旁边。”

黄莹莹轻声说了一句,无数的血液落在了她的手中,下一秒就笼罩了她的身体,瞬间开始燃烧起来。

黄莹莹无比痛苦的在火焰里挣扎,她的气息却不断的攀升。

“其实,我也很渴望成为曦沁,渴望被那么多人喜欢。渴望成为大师姐的师妹……”

黄莹莹一直都很羡慕曦沁,羡慕她有人关心,有人爱。她把生命交到了九玉的手中,她与九玉的关系,现在一定比曦沁好了吧。

九玉答应她了,一定会让她成为她的师妹!

防护罩消失了,宁劫虚弱的倒下,落在了沼泽之中,一道身影却缓缓的站了起来。

她浸泡在血液里,浑身上下透着一种极为强大的气息。

“杀!”

……

突如其来的声音不仅让骨兽丢了一半的躯体,就连九玉也吐了一口血。可她还是咬着牙,坚定的往外面看去。

遗迹的外面正站着一道看不清面容的身影,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

“咦?”九玉的视线猛然的对上了他,外面面具的眼珠碎裂,九玉眼前的所有画面都消失不。

“奇怪,我为何感应到了一股不应该在这个世界存在的气息。”君千意喃喃自语。

书评(213)

我要评论
  • 的筹码&了?

    宁劫更加奇怪了。她不是很疼爱妹妹吗?怎么今天就转性了,妹妹也能拿来当交易的筹码了?

  • “没想&到长月

    “没想到长月宗宗主的弟子,梦想中的模样竟然是只小妖怪。”

  • 断断续&,她的

    “哈,哈,哈……”断断续续的惨笑声蓦然响起,她的心一阵阵的抽痛着。

  • 飞来,&出了她

    一道光飞来,风呼啸着,落在了她的身上,硬生生的扯出了她身体里最重要的东西,九玉抖了一下,双眼失去了色彩。

  • 的宠爱&是主角

    所有对曦沁的好,所有对她的宠爱,全都因为她是主角,变成了理所应当!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