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晴瑶仙子,我九玉昨天对天发誓,倘若我真的杀了任何一人,我此生都不能够成道!修为永远是止步不前金丹!”的美丽的女子表情极其认真地,在她话音落下来那一霎那,冥冥之中有几道气息落在了她身上。晴瑶双目凛然,也不由为之动容。“我乃修心一脉,那就发誓若有悖之,定是晴瑶双目凛然,也不由得动容。。...

“晴瑶仙子,我九玉今天对天发誓,若是我真的杀了任何一人,我此生都不能成道!修为永远止步金丹!”

美丽的女子表情极为认真,在她话音落下那一刹那,冥冥之中有一道气息落在了她身上。

晴瑶双目凛然,也不由得动容。

“我乃是修心一脉,既然立誓若有违之,定然会报应在我自己身上。”九玉坦坦荡荡的模样,彻底堵住了众人的怀疑。

晴瑶微微叹息:“唉,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做的此事,我竟没有一丝的线索。”

唯一线索就在九玉这里,现在就这么断了的。

九玉皱着眉头,忽然说道:“我记得上古遗迹之中,有一个回溯镜。只要我们找到镜子,这一切定然迎面而解。”

晴瑶惊讶的看了看九玉,眼神也温柔了很多:“待你寻到,可否借我一用?”

九玉点了点头,众人一起又商量了一些细节,并且晴瑶最终还是借了一些灵泉水。恰好这玩意儿九玉多的是。

晴瑶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:“九玉的灵泉水品质极好,很适合我们。多谢了!”

晴瑶深深的看了九玉一眼,这才带着云落宗之人匆匆而去。

风隐年一直皱着眉头,他刚张嘴,九玉便招呼了黄莹莹过来。

“莹莹快来!我们得去找其它机缘了。”黄莹莹连忙跑了过去,乖巧的站在九玉身边。

没有一个人问九玉魔的事情。这件事如今已经不重要了。

“我们也去找机缘吧。”

人群慢慢散去,却有一些停在了原地。

“你说曦沁所说的仙王祈染府邸,是真的吗?”

“是真的又如何?你没有听到那地方隔绝外面的气息吗?仙王祈染可是战仙,他府邸肯定危机重重。若你去了,你能保证不死吗?”

“仙王祈染生前再强,如今肯定也已经死了!我为何惧他!”

“那你去吧。”

这人还真就顺着曦沁走的方向过去了。

羽化仙门的弟子们看到了这一幕,也忍不住问了问镜铭。

“我们也去找仙王祈染的府邸吗?”

镜铭摇了摇头:“既然府邸已经被人发现,我们以后定然有机会进入。现在最要紧的是搜刮附近的机缘。仙君洞府已经消耗我们太多的时间了。”

镜铭对仙王祈染府邸极为心动,可他不是傻子,他知道曦沁若是能去早就自己去了,根本没有必要引他们对九玉动手。

且九玉完好无损的模样,看起来可不像是去了仙王祈染的府邸。

所以镜铭断定曦沁的话真假参半,现在不值得冒险。待机缘差不多了,他们想去搏一搏便可以去。

抱着镜铭这样想法的人很多。

曦沁慢慢减淡的主角光环,已经不足以让这些人轻易就被煽动了。

……

树林之中,一群人脸上带着笑意与曦沁交谈,她温柔乖巧的不时点头,脑子里却是把九玉碎尸万段的想法。

若不是九玉突然变成这样,她本该顺风顺水的!

风隐年在一旁看着她,微微叹气。

什么时候开始,曦沁越走越偏了呢?风隐年想劝阻,看她这副倔强强颜欢笑的样子,又不忍心开口了。

……

上古遗迹之中有许多的宝物被埋葬在地下。这些宝物有极为危险的险境,也有能让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机缘。而如何寻找却成为了众人的难题。

九玉带着他们两人到走,终于在某一个府邸拿到了一枚吉凶罗盘。

这罗盘若是遇到安全的地方,便会发出一道金光,若是极为危险之地,便会发出暗红的光芒。光芒越重,说明此地的煞气越重,杀气越足。

这种地方往往会成为整个遗迹的禁区。

“拿到吉凶罗盘,就差不多了。”九玉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她后面两人却聊了起来。

“你不是喜欢曦沁吗?这一回怎么突然不为她说话了?”黄莹莹是见到许多次宁劫向曦沁献殷勤的,她觉得奇怪极了。

宁劫小小年纪,脸上露出了一种沧桑的神情。

“我确实喜欢曦沁。可我师兄如此信任我,把性命都交于我了,他待我不薄,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这里!”

宁劫心里极为难过,他面上还强装洒脱。

随着九玉的步伐,罗盘散发出了淡淡的金光,他们来到了一片沼泽外围。整个上古遗迹,几乎没有什么其它活着的生物,而这片沼泽,却有着一只只巴掌大,通体灰色的怪鱼。

他们布满了沼泽区域,长长的牙齿裸露在外,极为凶恶,身上还带着一种法力波动的气息。九玉在这里停了下来。

“曦沁现在肯定很恨你,待你师兄去了魔界,你与她也不可能了。”九玉说的极为冷酷,宁劫双目中露出了茫然。

他难道没有想过吗?他也想过了。可是……

“天地众生皆有命数,何人才会永远都杀不死?永远都不会死的,真的是人吗?”这个疑问如同一根刺,卡在宁劫的心中。他实在忍不住了,这才问了出来。

黄莹莹眨了眨眼睛,苦思冥想,竟然找不到永远都不会死的东西。

“世间没有这种人吧。仙会羽化,魔也有死去的一天,修仙者寿命并不是无尽,人类生老病死才是寻常。”

宁劫探寻的视线望向九玉:“九玉师姐,你知道吗?”

九玉伸出手指了指天:“人灭魔灭,天永远不灭。”

黄莹莹眼睛里泛着光芒,忽然心思通明。

“对啊!天永远不会灭。我知道了!还有道!身死道也不会散!”黄莹莹不知道曦沁的秘密,她还在为她的发现快乐,宁劫已经脸色难看了。

“你告诉我吧!她到底是什么!”

九玉缓缓合上了眼睛,她脑海中逐渐的回想起了这本小说写的东西。

曦沁从诞生之初便已弱者形象存在,获得众人的喜爱。依靠众人成长起来后,却又反杀了众人。书中给的说法是,曦沁想要回到自己原来的世界。

九玉通读后,却发现……曦沁其实是一把面向众生的刀。

“你难道不觉得,自从上古时代结束,这个世界就变了吗?”

宁劫平时根本就没有好好学习修仙界历史,此时一头雾水。黄莹莹更是不太理解。

“你们在说什么啊!”

书评(360)

我要评论
  • 果,我&你秦若

    “你算计我吃了梦心果,我变成这样,肯定无法安全度过三天。所以,你把我送到你秦若羡师兄那里。”

  • 取巧之&吗?”

    “你,你身为长月宗宗主的弟子,怎么能做出如此投机取巧之事!你不怕曦沁学坏吗?”宁劫激动的仿佛都要跳起来了。

  • 的弟子&,梦想

    “没想到长月宗宗主的弟子,梦想中的模样竟然是只小妖怪。”

  • 的瞪大&她的模

    “你不是曦沁!”九玉努力的瞪大了眼睛,想要看清楚她的模样,身体里的力量却已经迅速流失了……

  • 带着一&抽骨剥

    九玉看着宁劫的眼神带着一丝同情。宁劫因为王萧妒忌他和曦沁的关系,最后是被抽骨剥经而死的。在死前,他还祭献了自己的父母给曦沁,助她成仙。

  • 上九玉&小,应

    可是对上九玉圆溜溜的大眼睛,可可爱爱的小脸蛋,他忽然说不出话了。她那么矮,那么小,应该都没有他膝盖高吧。确实好弱小啊……

  • “你吃&下的是

    宁劫从树上跳了下来,一脸疑惑的问道:“你吃下的是梦心果,又不是发癫丸,怎么突然就疯了?我就算计你一下,想揍你一回,你不会就想诬陷我吧!”

  • &仙道!

    “夺仙缘,登仙道!现在已经九十八了,真是谢谢你啊,九玉。”

  • 劫知道&和曦沁

    虽然宁劫知道她很讨厌自己和曦沁在一起,但从未露出这种鄙夷的神情,宁劫心里有些不舒服了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