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自仙君仙府重新开启,我们便统统入了仙府,仅有大师姐她也没步入。”风隐年这话豪无疑问,把九玉的嫌疑矛头了最低点。九玉默默的在边望着,就连宁劫都都忍问着:“你和风隐年有仇吗?他这么产生怀疑你。”九玉心情十分的波澜不惊,早已了想起会会出现这一幕了。“人性九玉默默在一边看着,就连宁劫都忍不住问道:“你和风隐年有仇吗?他这么怀疑你。”。...

“自仙君洞府开启,我们便全都入了洞府,只有大师姐她没有进入。”风隐年这话毫无疑问,把九玉的嫌疑指向了最高点。

九玉默默在一边看着,就连宁劫都忍不住问道:“你和风隐年有仇吗?他这么怀疑你。”

九玉心情非常的平静,早就已经想到会出现这一幕了。

“人性非常的复杂。虽然我与风隐年并没有矛盾,但是他站在曦沁的那边。如果曦沁一直都在针对我,他知道这一切,却还是为曦沁开脱说话。那么,他即使知道我并没有做这件事情,他也会下意识的希望,我真的做了。

这样,他站在曦沁那边,就是对的。”

风隐年以往不好说,现在一个机会递了上来,他立马便觉得曦沁或许没有骗他。

宁劫一脸心虚,总觉得九玉在指桑骂槐。

这个言论,不就已经符合了他对九玉和曦沁的心态吗?

“大门关闭后,我们这么多人都没有看到她,她该不会真的去杀了云落宗的弟子了吧!”

“难道她是故意把我们关在这里的吗?”

上古遗迹之中危险重重,来此之人也有一些永远的留在了这里。可是若是被人查出来,宗门之之间互相杀戮,却是不允许的。

这甚至比同门相残要更加的严重。

“我见过她,她来找我问了一些关于魔的事情。”镜铭主动的站出来,为九玉说了一句话。

羽化仙门的大弟子都开口了,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曦沁眼神里闪过一丝激动,她连忙说道:“难怪我看到她去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,还说自己要去救魔,原来这一切是早有预谋!”

镜铭僵住了,他出来为九玉说话,为何突然之间成为了佐证?

“事关魔可是大事,你说的可有证据?”

晴瑶想不通的事情似乎也能说得通了。只要和魔沾上边的人,都不能以常理看待。

曦沁点了点头:“她一个人收走了所有君千意给的符咒,这事本身就不正常。她可是长月宗的大师姐,倚石门虽与我们交好,却也只是旁门,她大可不必这么尽心尽力。

而且……我的替身被她杀死之后,她把我的灵符一并毁了。恰好所在之地力量混乱,完全的隔绝了外面的气息。所以就连千意道人此时可能都还没有发现,灵符已毁。”

曦沁说的话,其他人可能还有一丝怀疑,但是镜铭几乎已经确定了,灵符之中可是带着魔气的,突然收走毁掉真的再正常不过。

“师姐分明是好心帮你们分担压力,你们就这么想她吗?”黄莹莹生气不已,她看着沉默的众人,为九玉感到不平。

曦沁的目光落到了镜铭身上:“镜铭师兄,你难道还不打算把真相告诉大家吗?”

镜铭:???

他眼皮跳心中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“既然你不说,那我就说了……其实秦若羡就是入魔了。他就是那个魔!千意道人给的灵符上有魔需要的魔气!所以九玉才这么着急的收走,想要给魔!”

曦沁一口气说完,顿时非常的得意。她就不信,大家听了这句话之后,九玉还能好。

众人脸色巨变,却与她想的不太一样。镜铭脸色难看,羽化仙门弟子们看着曦沁的表情就像是在看仇人,其它的门派则是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。

“还好,还好这个符咒没在我这里,要是在我这里,我不得早就死了吗?”林文长长的出了一口气。

曦沁愣了一下。

在她的记忆之中,魔可是所有人的敌人,为何他们听说九玉帮了魔,还没有对九玉口诛笔伐呢?

“现在云落宗都有弟子遭殃了,下一个遭到毒手的很有可能就是我们!这魔,一定要除啊!”

曦沁说得激动不已,可惜众人极为敷衍。

在不知道魔是谁之前,魔对他们具有巨大的威慑力。可是当他们得知魔就是秦若羡之后,就不担心了。

入魔又不是完全失去理智,秦若羡此时肯定想着怎么去魔界。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杀人玩儿,杀光他们他就会有更大的阻碍,到时去往魔界之事定然难上加难。

秦若羡只是入魔了,又不是失了智变成凶兽了,不可能想不到。

至于云落宗的弟子之死,怎么听都不像是一个聪明的,正在努力去往魔界的入魔修干的。

“你们除吧。”

“我还有事,我先走了。”

相比君千意让他们送死的恶劣行为,秦若羡什么都没有做,他们甚至应该感谢九玉没有让他们成为诱饵。

凉凉的视线落在曦沁身上,她发现竟然是羽化仙门的人在看她,她有些害怕。

这事本来没有人知道,曦沁这么一说,众人回去之后,肯定得对君千意的做法议论一番,羽化仙门不至于因此跌落神坛,但是影响是一定的。

所以他们看着曦沁极为不顺眼。

“你们……”曦沁感到了一丝委屈。

风隐年苦笑了一下:“若是师姐真的帮助了魔,魔现在应该已经恢复了实力。秦若羡未入魔之前是元婴,现在我们这里只有黄莹莹和镜铭元婴。他们可能都打不过魔,为时已晚了。”

曦沁差点就崩溃了,她脑海之中,安抚了一下她的情绪,并且给了她一个建议。

“那魔所在之地是仙王祈染的府邸!而且他现在被禁制压制的死死的,你们确定你们不联手一起除掉他吗?”

仙王府邸!

这可比仙君要更高一级!

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: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曦沁点了点头:“若不是如此,灵符怎么悄无声息的毁掉的呢?”

“你带路!我们今天一定把魔除了!”众人忽然就热心了起来,曦沁在心中冷笑:“还有九玉呢。”

“九玉竟然敢帮魔,我们也定不会偏袒。”他们说得义正言辞,心中却是另外的想法。

这曦沁说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但是针对九玉的意图是在太明显了,到时候去看看情况再说。至于除魔的事情……这明明是长辈们的事情,还不是他们管的时候。

“我只想知道是否是九玉做的这一切。”这是云落宗众弟子的唯一诉求。

“就是她,除了她不会有别人了!”曦沁无比肯定的说道。

“你们都在这里干嘛?”女声蓦然响起,众人忍不住看了过去。

书评(249)

我要评论
  • 真善良&的职责

    从一个小不点带到了那么大,曦沁一直表现得天真善良。九玉也担起了姐姐的职责,可是她的妹妹就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!

  • “你吃&,又不

    宁劫从树上跳了下来,一脸疑惑的问道:“你吃下的是梦心果,又不是发癫丸,怎么突然就疯了?我就算计你一下,想揍你一回,你不会就想诬陷我吧!”

  • 讽刺的&给了挚

    讽刺的是,最后成仙的不是曦沁,众人鲜血换来的仙道,她送给了挚爱王萧……

  • “夺仙&仙道!

    “夺仙缘,登仙道!现在已经九十八了,真是谢谢你啊,九玉。”

  • ,就是&你的结

    曦沁一步一步走了过去,她说:“哈哈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我当然是你的妹妹曦沁了。只不过……我是故事的主角,而你只是我的垫脚石。为我而死,就是你的结局!”

  • 为她可&的事情

    后偶遇仙师,曦沁硬是要入仙门。九玉便依着妹妹一同前去。助曦沁修行,送她天材地宝,帮她解决麻烦,直到曦沁结了道侣。九玉本以为她可以去做她想做的事情了。

  • 会被她&的坚韧

    宁劫很想点头说是。只有这样,才是一个合格的师姐,大家才会被她的坚韧不屈的精神所打动,称赞一句,不愧是曦沁的师姐。

  • 我把你&你,我

    “行吧行吧,我把你送过去,你记得千万不要阻拦我了。还有,我师兄会不会保护你,我可不保证啊!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