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若羡有些不解:“为什么要听你的?”宁劫也不由坚起了耳朵。九玉面不改色的地说:“所以,我是你的道侣,你倘若听我的,我就高兴了。我高兴你也高兴。你想一想是也不是?”秦若羡皱着眉,苦思冥想。宁劫在旁边都看不一直这样了:“你高兴那是你高兴!关我师兄什么九玉面不改色的说道:“因为,我是你的道侣,你若是听我的,我就开心了。我开心你也开心。你想想是不是?”。...

秦若羡有些疑惑:“为什么要听你的?”

宁劫也不由得竖起了耳朵。

九玉面不改色的说道:“因为,我是你的道侣,你若是听我的,我就开心了。我开心你也开心。你想想是不是?”

秦若羡皱着眉,苦思冥想。宁劫在旁边都看不下去了:“你开心那是你开心!关我师兄什么事?”

九玉瞪了他一眼,心念一传。

【你是不是傻了?现在你师兄被心魔缠身,我们要为他去找符咒,不得让他配合我们吗!】

宁劫不得不承认九玉说的是对的。可是……他心里不服气极了。

【我师兄的道侣永远都不会是你!】宁劫幼稚无比,九玉差点想揍他一顿。

【秦若羡在倚石门混的真差,连性命都只能寄托在这么不靠谱的一个弟子身上。】

宁劫脸色难看,气恼又不知道说啥。

宁劫和秦若羡的关系其实并没有多好。秦若羡作为一个师兄太过严厉了。宁劫其实偷偷羡慕曦沁的关系。

可是宗门大比,秦若羡有事要离开,竟然选择了宁劫遮掩!此次入魔,并没有隐瞒他,还把信物交给了他,他发现秦若羡如此信任他之后,心里感动极了!

这些事情每一件,如果换做是宁劫,他肯定会交给最亲近的人。

宁劫心想:大师兄平时对我严厉,没有想到却默默把我当成家人了!我一定不能辜负他信任!

这时就连喜欢的曦沁也排在了秦若羡的后面,他一心只想把秦若羡送出去。

可是怎么送出去,他脑袋一片空白。他只不过十几岁的年纪,面对化神期的封锁,他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努力不暴露秦若羡的行踪。

【我师兄只是不清醒,又不是傻了,你觉得他会相信你说的话吗?】宁劫装腔作势的,语气却缓和了很多。

“你说的对,我听你的。”秦若羡乖乖的点了点头,就像是一只大型灵兽一样憨憨的。

宁劫:……

九玉也没有想到真的能骗到他,微微松了一口气。既然秦若羡配合,那就好办多了。

“若羡真好!若羡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,若羡来这里是因为这里有界符吗?”

九玉早就怀疑秦若羡之所以会往这个地方来,是因为这里有他的一线生机了。

在宁劫和九玉紧张的注视下,秦若羡脸上露出了迷茫的神情。九玉心里紧张不已。

秦若羡如今是被心魔附身的状态,他的所有记忆应该都是混乱的。不知道他能不能想起来。

秦若羡缓缓的转身,前方出现了一片片混乱的气息,它们极为凶狠的互相吞噬,却永远都无法把所有的气息消灭。

秦若羡抬起手,指了一个方向:“我知道,那里是这片遗迹秘密,只要解开它的谜题,就可以从这里离开。”

九玉急切的问道:“是什么秘密?”

秦若羡摇了摇头:“我不知道。我记不起来了。”

宁劫回头一看,便知晓那不是他们能动的东西。

“你不是要找界符吗?就别管秘密了。”

九玉有些失望,她点了点头。

“行,那我们先出去找界符。你在这里乖乖的等我们。”

九玉像是哄小孩一样和秦若羡说话,宁劫越看越气。这可是他威武的大师兄!

秦若羡缓缓拉住了九玉的手,抬起头竟有些可怜的意味。

“我不要,我和你一起走。”

九玉有些无奈:“你刚刚不是说要听我的话吗?怎么现在就不听了。”

秦若羡沉默了一息,沉声说道:“你说我听你的你会开心,可是我都听了,你也不笑。”

如此紧张的气氛,九玉满脑子都是怎么把秦若羡安全送出去。她愣了一下,秦若羡能现在的表现,真像是几岁的孩子。难道他还真的有心魔?心魔把他困在了幼年?

她努力露出了一个笑容:“若羡能听我的话,我很开心。接下来若羡也听我的话,我就会继续开心的。”

秦若羡满意的点了点头,也扯了扯嘴角,露出一个在宁劫看来皮笑肉不笑的表情。

宁劫打了个寒颤。

他们两个人笑得都好可怕,感觉要杀人了一样。

“我们快走吧!”宁劫连连催促,两人便来到了门口。

这里只有一个通道,顺着过去,便能看到一间屋子。待他们进入其中,悬挂在天空中密密麻麻的水球露出了一个个通道中的画面。

宁劫只是看了一眼,他就傻了。

“曦沁!她,她怎么会过来!”

九玉抬头一看,果然在其中一个水球上看到了曦沁。

“把信物给我。”她伸出了手,宁劫下意识的把石头紧紧握住。

“你要干嘛?”

九玉冷漠的说道:“我要把她杀了。”

信物可以控制通道的气息,九玉若是得了,曦沁必死无疑。

“你不能杀她!”宁劫警惕的看着九玉,往后退了几步。

“她在我们出去的那条路上,若是我们遇见了她,她肯定会怀疑我们。等她告诉了其他人,你师兄必死无疑。”

宁劫摇了摇头:“她又不知道我们来这里干嘛,你纵然再讨厌她,都不能把她杀了。”

那水球中,恰好传来曦沁的话语。

“哼,竟然敢帮魔,等他们争夺仙人洞府的传承结束,我就把众人引过来。我看你到底长月宗首徒,还是过街老鼠。”

曦沁站在通道口抵抗了这些气息,她手中出现了几块灵石。九玉看曦沁的动作,便知道她要在这里布下封印大阵。

“曦沁……”画面中的女子脸上露出的狠意不像作假,宁劫整个人都呆住了,比他看到九玉的变化更为震撼。

他喜欢的那个善良的曦沁,那个总是为大家着想的曦沁,灵动可爱的曦沁,竟然想把他们封印在这里。

宁劫安慰自己,曦沁只是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而已,思绪却更乱了。

宁劫秦若羡是师兄弟关系,秦若羡每天冷着脸,宗门弟子都不太喜欢他,宁劫本来也是这样的。可是秦若羡却愿意把生命交给他。

宁劫敢肯定,若是他和秦若羡之中必有一死,他也不会想害秦若羡的。毕竟,这是他的师兄!这是师父不在时细心教导他的人。所以他才会选择帮秦若羡,无论他是不是魔。

可是……曦沁从小和九玉一起长大,亲如姐妹,她居然真的想让九玉……

“要是杀了她,你出去以后也会受罚的。我们把她驱逐就好了。”宁劫弱弱的说道,一只白皙的手已经拿过了石头。

“她身上有最后一张灵符,你敢赌她会不会故意引来君千意吗?”

宁劫双目茫然。

九玉直接引动了这里的混乱气息,瞬间通道中就出现了一股狂暴的力量,曦沁瞪大了眼睛,来不及反应,顿时整个人就化为了灰烬。

“不,曦沁!”

书评(267)

我要评论
  • 宁劫更&性了,

    宁劫更加奇怪了。她不是很疼爱妹妹吗?怎么今天就转性了,妹妹也能拿来当交易的筹码了?

  • 睛,可&盖高吧

    可是对上九玉圆溜溜的大眼睛,可可爱爱的小脸蛋,他忽然说不出话了。她那么矮,那么小,应该都没有他膝盖高吧。确实好弱小啊……

  • 以为,&我的家

    “我本以为,我能拥有家人,原来我的家人,不是我的家人,原来都是我的奢求……”

  • 惑。这&。难道

    “我,我出现幻觉了吗?”九玉满脸的疑惑。这一幕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难道她回到了捡到曦沁的前夕?

  • 得因为&许多次

    九玉记得因为曦沁不喜欢宁劫,她还为曦沁拦了许多次宁劫,以至于宁劫以为她棒打鸳鸯,恶毒至极,对她仇恨不已,数次想要杀了她。幸好九玉都逢凶化吉了。

  • 宁劫一&盯着他

    宁劫一脸警惕,小女孩面无表情的盯着他,宁劫从她的眼神里面读出了两个字。

  • 活着的&常真实

    她大大的眼睛露出了疑惑,伸出粉粉肉肉的双手,她对着空气挥舞了一下。活着的感觉异常真实。

  • &这一回

    这一回,她才不要当傻子呢!反正,曦沁也根本就不需要她这个姐姐做榜样了。

  • 姐姐,&。

    世间仙只有一,曦沁本无资格,可她修行了一门夺仙法,她硬是算计了所有有仙缘的哥哥姐姐,宠爱她的师父长老们,害死他们夺了仙缘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