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古遗迹曾是一个圣地。圣地名为瑶光,其中有两位仙人,一位是灵木仙君,除了另一位就是仙王祈染。传说他与一仙大战后,瑶光之人便都消失了无影,只留下的一片遗迹。百千年来,无一人重新开启找到了他的洞府传承,就连跟随他的灵木仙君是如此。一直到……昨日。“他在圣地名为瑶光,其中有两位仙人,一位是灵木仙君,还有另一位便是仙王祈染。相传他与一仙大战后,瑶光之人便都消失无影,只留下一片遗迹。。...

上古遗迹曾经是一个圣地。

圣地名为瑶光,其中有两位仙人,一位是灵木仙君,还有另一位便是仙王祈染。相传他与一仙大战后,瑶光之人便都消失无影,只留下一片遗迹。

千百年来,无一人开启找到他的洞府传承,就连跟着他的灵木仙君也是如此。直到……今日。

“他在仙王祈染的洞府。”宁劫带着九玉熟练的穿过一片片废墟,最终来到了地下。

眼前如同一片蜘蛛网一般,纵横交错有许多条道路,每一条都有空间混乱的气息,若是没有指引,进入其中探查,就是自讨苦吃。

宁劫从怀里拿出了一块石头,看起来平平无奇的,往通道一放,顿时那空间混乱的气息就没了。

……

黑暗混杂着雷电的涌动,地下是无尽的火焰燃烧着,天空之中却有一把巨大的剑,它通体银色,闪耀着寒冰的气息,其上有一小人游走,嘴里发出了细小的声音。

“烫,烫……”

他捧着冰块,在剑身留下一道道细小的脚印。

巨剑下方,是一男子。他一身黑衣,紫色的纹路爬满了他身上,如同瓷器上的裂缝一般,仿佛下一刻就要碎裂。

在这片混乱的区域远处,那是唯一一个能通往这里的入口。细微的响动传来,伴随着某人小声的呼唤。

“师兄,师兄……”

一位少年手中拿着一块发光鳞片,小心翼翼的踩在这混乱的天地之中,随之而来的,是另一道陌生的气息。

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露出一双被魔气侵蚀的双眼。一道魔气化为游鱼猛地向前窜去,宁劫拿着鳞片挡在前方,魔气溃散。

“师兄,她是我带来帮你的!”宁劫说完又解释了一句:“我师兄自从入魔之后,他便出现了心魔附身那样的症状,现在他不太清醒,只认这片魔鳞。”

九玉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,眼睛落在了天上的剑上。

仙王祈染的府邸外围,被一片混乱的气息包裹,难怪君千意找不到。就算是找到了,他区区一个化神期,没有特殊的信物,也无法在这里讨到好处。

而秦若羡能安然无恙,完全是因为上方的剑。

“神器冰魄剑!这不是倚石门的镇门之剑吗!”

上方的小人,明显便是冰魄剑剑灵,九玉愣然之际,猛然想起了秦若羡为何提前入魔。

那时秦若羡想要去拔倚石门的神器!九玉还觉得他胆子太大,自不量力,原来他成功了!

宁劫表情有些尴尬:“这剑只是仿制品,师兄没有盗剑。”

九玉面无表情:“你觉得我是个傻子吗?”

宁劫犹豫了一下:“好像不太像。”

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。九玉已经开始头疼了。又是入魔,入魔还把神器拿了,此后倚石门定然会疯狂追杀秦若羡。

上一世也没有发生这种事啊,为何他突然这么做?

九玉完全都没有想到,秦若羡那天听到了她与黄莹莹说的话,这才决定去拔神剑。

“神剑本就是无主之物,能者得之。”磁性的男声响了起来,宁劫眼中露出了惊喜。

“师兄,你可算是清醒了!你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!魔气!在这片混乱的区域吸收了它,也不会被君千意发现!”

秦若羡点了点头,乖巧的把灵符上的魔气吸收了。九玉望着宁劫为秦若羡剥离魔气的身影,突然觉得他也不是那么讨厌了。

“现在上古遗迹的入口已经被封,唯一能够让你去到魔界的机会,便在这遗迹之中。我记得,这里有一物名为界符,待你吸收完毕,我们便去找它。”

秦若羡含着魔气的眼睛看了她一眼:“你是谁?为何看着有些眼熟。”

“你不是说他清醒了吗?”九玉不由得对宁劫发出疑问。

宁劫也是一愣:“他确实清醒了啊,如果不清醒,他定然会攻击你的。”

秦若羡吸收了魔气,浑身的裂纹仿佛都被修补了,他身体里的魔气却还是絮乱不已。成魔是要去魔界的,若不去魔界,就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。

秦若羡明显已经到了化魔的关键时刻。他站起身来,踩在滚烫的火焰之上,冰魄剑上的小人随着他的步伐而走。

“师兄!她是来帮我们的!师兄!”宁劫害怕得挥舞着鳞片大喊。可惜这鳞片只有一片,他看着九玉,一咬牙,便想把鳞片一分为二。可是一分为二终究是有风险的,到时候秦若羡一个不认,他们两个人都会死。

“唉,九玉师姐,你自求多福吧!”

秦若羡现在不清醒,随时可能爆发魔气,在原本就一片混乱的空间当中,他头上还有神器,简直就是个行走的人形凶器。

宁劫紧张的屏住了呼吸。

九玉自从来到此处便觉得秦若羡状态不太对。普通的入魔化魔,虽然最后一步要在魔界完成,但是不一定会失去神志,秦若羡却变成这种心魔附身的模样,明显不对劲啊!

九玉那天听魔界之人唤他少主,他肯定本身就和魔有关。

可为何会有心魔的表现呢?简直闻所未闻。

“我想起来了。”秦若羡缓缓凑近,九玉浑身上下的汗毛都被魔气刺激的竖了起来。她一语不发,却已经准备好与秦若羡打一架了。

“你是我的道侣。”秦若羡眨了眨眼睛,察觉到九玉的不适,努力的把身上的魔气收敛了起来,小心翼翼的移开了一步。

“好烫,好烫。”天上的冰魄剑的小人噔噔噔跑到了九玉头顶,顿时一股凉意倾泻而下,九玉甚至不用施法都能稳稳站立,浑身都轻松了不少。

宁劫拿着鳞片着急喊到:“师兄,她不是你的道侣!”

秦若羡理都不理他,只是站在一旁看着九玉。九玉心中有一种复杂之感,越发确定了秦若羡就是被心魔缠上了。

他现在处于一种不清醒的状态,还记得九玉骗他的,他们两人是道侣之事。

九玉深吸了一口气,试探的说道:“我既然是你的道侣,那你是不是应该听我的。”

书评(252)

我要评论
  • 献了自&沁,助

    九玉看着宁劫的眼神带着一丝同情。宁劫因为王萧妒忌他和曦沁的关系,最后是被抽骨剥经而死的。在死前,他还祭献了自己的父母给曦沁,助她成仙。

  • 玉定睛&是谁?

    嘲讽的声音从树上传来,九玉定睛看去,树上倒挂着一位英俊少年,他那张欠打的脸那么熟悉,不是喜欢曦沁的宁劫是谁?

  • 飞来,&抖了一

    一道光飞来,风呼啸着,落在了她的身上,硬生生的扯出了她身体里最重要的东西,九玉抖了一下,双眼失去了色彩。

  • 她的妹&狗肺的

    从一个小不点带到了那么大,曦沁一直表现得天真善良。九玉也担起了姐姐的职责,可是她的妹妹就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!

  • 小胳膊&这才通

    上一回,九玉小胳膊小腿的,身体里的力量也所剩无几,她九死一生这才通过考核。后来她修养了大半年。

  • 和曦沁&,但从

    虽然宁劫知道她很讨厌自己和曦沁在一起,但从未露出这种鄙夷的神情,宁劫心里有些不舒服了。

  • 仙道!&经九十

    “夺仙缘,登仙道!现在已经九十八了,真是谢谢你啊,九玉。”

  • 那年风&虽苦,

    那年风雪交加,她从山上下来,在林间小道捡到了一个三四岁的小姑娘,自此她们两人相依为命,日子虽苦,两人却很快乐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