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莹莹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裙,杨天无比,头上戴着的是曦沁曾提过不喜欢的蓝宝石。曦沁愣了愣的望着九玉溺爱的给黄莹莹说,肯定会代为保管好她的储物袋的模样。她抬头,也不明白自己现在的究竟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追问的:“黄莹莹身上的衣服和首饰是给我的吗?”她声音她抬起头,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发问的:“黄莹莹身上的衣服和首饰是给我的吗?”。...

黄莹莹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裙,张扬无比,头上戴着的是曦沁曾经提过喜欢的蓝宝石。曦沁愣了愣的看着九玉宠溺的给黄莹莹说,一定会保管好她的储物袋的模样。

她抬起头,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发问的:“黄莹莹身上的衣服和首饰是给我的吗?”

她声音带着一丝自己都察觉不到的颤抖。就好像一个失去了所有宠爱的人,隐隐害怕。

黄莹莹也忍不住看向了九玉。

那清冷孤傲的女子淡淡的说:“黄莹莹如今已经与以往不一样了,这是我专门给她准备的。”

曦沁哽咽的说道:“可是,可是上面有蓝宝石。我说过我喜欢这个……”

她喜欢什么,九玉都会默默的给她。

黄莹莹咬了咬唇,伸出手摸了摸宝石,心情忽然就无法形容了。

九玉微愣,她伸出手把宝石取了下来。

“我竟不知道原来这是你喜欢。”她语罢,手微微一用力,顿时蓝宝石化为了灰烬。

“莹莹,戴着这么难看的东西,让你受委屈了,你先去寻找机缘,等你出来,我一定给你换一套更好的首饰。”

黄莹莹有些难过的表情立马就消散了。

“好!”她笑了笑,高高兴兴的离开了这里。

曦沁脸色灰白,明显受到了很大的打击。

“你该不会以为我还是以前的九玉吧?你在想什么呢?”九玉讽刺的说着,曦沁这才反应过来。

原来面前的真的不是她的姐姐了。

人总是在失去了之后,才不断的回想从前。那些不在乎的,轻而易举获得的东西,忽然就变得弥足珍贵了。

曦沁缓缓闭上了眼睛,等她再次睁开时,收起了那种脆弱。

“我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孤魂野鬼,但终有一日,我一定会把你杀了!为我师姐报仇!”

九玉:???

这是什么走向?

“曦沁,冷静,冷静一点。”风隐年安抚了曦沁许久,曦沁依然忍不住恶狠狠的看着九玉。

“你确实应该冷静一点,我的修为可是比风隐年更高,惹恼了我,你们今天一个都别想从这里走出去。”九玉冷漠的话语,让周围都开始变得冷了起来。

宁劫皱了皱眉,小声和曦沁交谈了两句,曦沁虚弱的点了点头。

风隐年长叹了一声:“师姐,你也别怪曦沁,她年纪小,不懂事。既然师姐不让我们进,那我们便先走了。”

“等等!曦沁确实不能进,但是你们可以。规矩就和之前进入的那些人一样。”

九玉的话顿时让他们燃起了希望,可是另一个问题就浮现在大家的面前。

若是他们都进去了,曦沁怎么办呢?

【风隐年若是进去为你夺得机缘,你便会落入险境,若是风隐年不去,你们就要去另找机缘。】虚无缥缈的声音在曦沁脑海中响起。

曦沁气愤的说道:“她如此过分,定不是我师姐!”

【她有你师姐的记忆,并且没有被记忆影响。】

他们之前猜测九玉是穿越者,可是一个世界只有一个穿越者。就连来帮助曦沁之人,都不确定九玉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猜了很久,试探了许多次,这回才确定了,九玉其实是有和曦沁的记忆的。只是人好像已经不是之前那个人了……

真正的九玉,已经被她融合吞噬了。所以才查不出来任何被夺舍的痕迹。

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曦沁唯一可以依靠的,不是一直护着自己的风隐年,而是这位强大又神秘的人。

【风隐年去便去吧,若是你对上九玉,恰好可以借此机会,探出她的底细。你是此方天地主角,是永远不死的存在,也不必担忧生命。】

曦沁点了点头,她转头说道:“师兄,你们去夺机缘吧!我自己有保命手段,我不要紧的。”

“这,这怎么可以。”

“我现在没有更好的后续功法,灵木仙君的传承是最适合我的。”

而且这并不是普通的传承,这可是仙人的传承。风隐年犹豫了很久,最后还是决定去搏一搏!

若是他得了传承,曦沁今后肯定会一飞冲天!

风隐年来到了九玉面前,给了她一些灵石便走了。宁劫郑重其事的对曦沁说道:“我也去给你弄机缘!”

他们的身影也很快就消失了,这里最后只剩下了曦沁和九玉。

“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。”曦沁身上的那种柔弱,忽然一扫而空。

“所以,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从哪里来,为什么要如此针对我了吗?”

“你难道没有听说吗?我们两个人当中只有一个能活。”

“我们穿越者来到这个世界,本来就是要逆着天而走。所谓的命数,对我们来说,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。只要我们想,甚至可以随时改变。”

曦沁说的很轻松。

九玉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前世。曦沁确实是打破了许多,在人们看来永远不会变的规则。她整个人就是命数。

可是……

这整个世界都是一本书,曦沁便是这本书的主角,她所打破的那些东西全部都是被人设定好的。这无疑也是一种悲哀……

“你以为,你做到的那些事情,真的是你自己做到的吗?”九玉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想想你也真是可怜。明明只是一个被人操纵的玩偶,在一片早已经被设定好的情节游走,却总是以为自己才是主角。”

曦沁电光火石之间想到了穿越之前的世界,那里最流行的就是游戏。疯狂的呼唤那人:“她说的什么意思?难道我只是一个游戏人物,她是一个玩家?”

那人半天都没有回她,就好像死机了一样。

“你,你别以为你说这些,我就会怀疑自己。整片天地只有我一个主角!”曦沁强撑着说着,她的耳边飘来了一个声音。

“是吗?那我把你杀了,不就只剩我一个了?”

一颗巨大的葫芦从天而降,曦沁眼前失去了光明,她努力的想要抵抗,却发现自己完全没办法动了。一股杀机锁定了她……

“你快出来,我要死了!啊!”曦沁控制不住的大喊一声,整个人都被葫芦笼罩了。过了一会儿,曦沁彻底没有了气机,一道白光落在了九玉的心火上,它雀跃的跳动着。

而原地早就已经没有曦沁的尸体。看起来就像是刚刚九玉杀死的只是她的替身一样。其实,那真的是曦沁。

书评(253)

我要评论
  • 的瞪大&力量却

    “你不是曦沁!”九玉努力的瞪大了眼睛,想要看清楚她的模样,身体里的力量却已经迅速流失了……

  • 世间仙&宠爱她

    世间仙只有一,曦沁本无资格,可她修行了一门夺仙法,她硬是算计了所有有仙缘的哥哥姐姐,宠爱她的师父长老们,害死他们夺了仙缘。

  • 弟子,&取巧之

    “你,你身为长月宗宗主的弟子,怎么能做出如此投机取巧之事!你不怕曦沁学坏吗?”宁劫激动的仿佛都要跳起来了。

  • 的不是&给了挚

    讽刺的是,最后成仙的不是曦沁,众人鲜血换来的仙道,她送给了挚爱王萧……

  • 和曦沁&舒服了

    虽然宁劫知道她很讨厌自己和曦沁在一起,但从未露出这种鄙夷的神情,宁劫心里有些不舒服了。

  • 九玉看&死前,

    九玉看着宁劫的眼神带着一丝同情。宁劫因为王萧妒忌他和曦沁的关系,最后是被抽骨剥经而死的。在死前,他还祭献了自己的父母给曦沁,助她成仙。

  • ,她对&着空气

    她大大的眼睛露出了疑惑,伸出粉粉肉肉的双手,她对着空气挥舞了一下。活着的感觉异常真实。

  • 脸那么&不是喜

    嘲讽的声音从树上传来,九玉定睛看去,树上倒挂着一位英俊少年,他那张欠打的脸那么熟悉,不是喜欢曦沁的宁劫是谁?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