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仙府是被我再打开的,这门的钥匙也被我可以得到了。”九玉站在众人面前落落大方的地说,把一群人都给整蒙了。可以得到机缘,不所以藏着掖着,自己一个人独自拥有吗,为什么九玉不但敝开大门,还主动曝露。林文震惊得锤子都要掉到地上了,他心直口快的地说。“她该会是得到机缘,不应该藏着掖着,自己一个人独享吗,为什么九玉不仅敞开大门,还主动暴露。。...

“这洞府是被我打开的,这门的钥匙也被我得到了。”九玉站在众人面前落落大方的说道,把一群人都给整蒙了。

得到机缘,不应该藏着掖着,自己一个人独享吗,为什么九玉不仅敞开大门,还主动暴露。

林文震惊得锤子都要掉到地上了,他心直口快的说道。

“她该不会是故意把我们引过来,然后在我们面前炫耀的吧!”

曦沁握紧了拳头,脸苍白了一瞬。

九玉一定是故意的!故意让她看着自己的机缘被她得到!

九玉悠悠的拿着一株灵草木精气化为的植物,羽化仙门之人瞬间便明白,一路上那些灵植到底是怎么回事了。

“我并无炫耀之意。我乃是修心的,这灵草木对我来说并无作用,所以,这个机缘,我让给你们了。”

众人:!!!

林文手一松,锤子落到了自己脚上,他发出了一声惨叫:“好疼啊!”

叫声难听至极,如同一只公鸭子嘎嘎嘎的,让众人从那种不真实的感觉当中走了出来。

“大师姐,曦沁正需要灵木仙君的机缘和传承。”风隐年皱着眉头,非常不赞同九玉的做法。

九玉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似乎才发现他的身影。曦沁脸色惨白,柔柔弱弱的站在那里,真是我见犹怜。

众人便都觉得,九玉会把机缘给她。毕竟他们可是一个宗门的人。

可是:……

“她需要机缘和传承,与我何干?”九玉冰冷的话语落在曦沁耳中,她深吸了一口气才勉强平复了心情。

“师姐,你宁愿给别人都不愿意给我吗?”

两人之间气氛古怪至极,不像是师姐妹,反倒像是仇人。

“给你,给你你好杀了我吗?”九玉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嘲讽之意,曦沁脸色更是惨白,半天都说不出来一句话。

林文这一回把锤子收了起来,小心的问道:“九玉你真的把这个传承让我们吗?”

这毫无疑问是众人的心声。即使和其中一个弟子有仇,也应该会给其他的人吧?

“没错!这个传承还有这里的机缘,我都让给你们。机缘天定,你们竟然来了,那便都有缘。我也希望你们之中有一人能够获得灵木仙君传承,让草木之术造福修真界。”

九玉不在乎任何的身外之物,说的大气,众人隐隐觉得九玉有仙门弟子首徒之资。此时她的形象甚至比镜铭还要深刻。

“但是,我们好不容易才得到的钥匙。所以,你们想进去,必须要付灵石,或者给点等价的东西。若是没有零食,你们必须要答应我们一个条件。”黄莹莹学着九玉,表面淡定自若,内心紧张不已。

人群之中,都是她以往仰望的人。现在,这些人是否能够进入核心,却是由她决定。

这话一说,众人反而松了一口气。

若是九玉真的什么都没要,大家进入其中,必定会欠她一个人情。世间最难还的便是人情债,更何况他们还是不同的仙门,这种人情很难处理。

“行。”

众人都答应了下来。

镜铭双目一凝,忽然说道:“我们能不能直接把整个机缘都买下来?”

羽化仙门向来财大气粗,镜铭轻描淡写地说着,还补上了一句:“我能给你的,比他们所有人能给你的都要多。”

他容貌英俊,话语桀骜,引得许多女弟子都忍不住偷偷看他。

九玉摇了摇头:“我收你们的东西,只是为了让大家安心,不必担心我会做什么。并不是真的贪图钱财。”

九玉非常的通透,就连镜铭诧异了。

这还真是个特意给他们机缘的大好人啊!

“相传微清道人有一徒弟,名为九玉,天生慈悲之心,没想到今日一见,竟然是真的。”

无情之人的徒弟竟是有情之人,这件事情以前还被人津津乐道了许久。

九玉一听他这么说顿时就明白了,他说的慈悲之心,可能是听说过以前她为了曦沁所做的那些事情。

九玉就笑笑,也不说话。

“这是我金丹期所用的锤子,地阶的法宝。”林文趁着他们说话,连忙把自己以前用的锤子递给了黄莹莹。

黄莹莹收下之后,他直接冲了进去。

有些机灵的,也纷纷效仿。无论他们给什么东西黄莹莹都收下了,一时之间热闹非凡。

羽化仙门见状,点连忙给了一些宝物,他们这才进了门。余下的散修两手空空,顿时有些为难。

“仙子,我们手中的法宝都是我们保命之物,可能不能给你们,我们能不能听听条件?”

关于这一点九玉早就已经准备好了。

“你们在上古遗迹之中为我做一件不会伤及你们性命与根基的事情。”

九玉话一说完,那些人便点了点头,九玉也让他们签了契书。

不一会儿的功夫,这里便只剩下宁劫和曦沁他们了。

“师姐不会让我们进的,我们走吧!”

“曦沁,你说什么呢?师姐肯定会让我们进的!你刚丢了功法,灵木仙君的传承对你来说实在太重要了,我绝对不会让这个机会丢了的。”

“可是,可是师姐她认定了,我会杀她。”

“等师父他们从仙古道场回来,说不定就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情了。你们两个人完全不必这样的。”

两人一唱一和,好不热闹。

宁劫看到了曦沁这样听到了她说的话,脸色也是不停的变化,眼神复杂至极:“九玉她是你师妹!你怎么能这样对自己的师妹呢!”

“对啊,大师姐,传闻中会发生之事,虚无缥缈,你为何要因此对曦沁如此狠绝?”傅白斩也在一旁帮腔。

傅白斩这段时间没有了师父,整个人都沉稳了不少,暴躁的脾气也被压了压。

“你们无论说什么,我都不会让她进去的。”

上一世这个传承,就没有落在曦沁身上,这一世当然也不会!

九玉又不是傻子,像是这种能够帮助自己的敌人迈一大步的机缘,她凭什么要让给曦沁?

“黄莹莹,东西都收好了吗?你快点过去吧。”

这个机缘,现在是属于黄莹莹的!黄莹莹本身就已经修了【万长诀】,其它弟子,大多都不是修这种草木功法的。

黄莹莹这一回已经稳了!等她拿到机缘,就相当于在仙门所有弟子面前露了脸,加上她元婴期的修为,几乎能与风隐年这样的天才弟子齐名了!

而这一切,本来都是属于曦沁的。

书评(428)

我要评论
  • 宗主的&此投机

    “你,你身为长月宗宗主的弟子,怎么能做出如此投机取巧之事!你不怕曦沁学坏吗?”宁劫激动的仿佛都要跳起来了。

  • ……”&笑声蓦

    “哈,哈,哈……”断断续续的惨笑声蓦然响起,她的心一阵阵的抽痛着。

  • 。确实&啊……

    可是对上九玉圆溜溜的大眼睛,可可爱爱的小脸蛋,他忽然说不出话了。她那么矮,那么小,应该都没有他膝盖高吧。确实好弱小啊……

  • ,想要&力量却

    “你不是曦沁!”九玉努力的瞪大了眼睛,想要看清楚她的模样,身体里的力量却已经迅速流失了……

  • 幽冥深&红色的

    幽冥深处有力量传来,倒在溶洞上面软软小小的团子,缓缓的睁开了红色的眼睛。在下一瞬,软软的团子变成了一位四岁左右,穿着一身毛绒绒袍子的小女孩。

  • 量也所&过考核

    上一回,九玉小胳膊小腿的,身体里的力量也所剩无几,她九死一生这才通过考核。后来她修养了大半年。

  • 我能拥&奢求…

    “我本以为,我能拥有家人,原来我的家人,不是我的家人,原来都是我的奢求……”

  • 飞来,&的东西

    一道光飞来,风呼啸着,落在了她的身上,硬生生的扯出了她身体里最重要的东西,九玉抖了一下,双眼失去了色彩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