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感觉到有很多股力量都朝着这边飞奔而来。”黄莹莹拿着珠子紧张不己。九玉十分的波澜不惊:“你现在的有仙府的钥匙,里面八成以上的地方,你都也可以以及控制。”黄莹莹闭上眼睛,感应了一下,手中的珠子和仙人仙府好像是联接在一起的,她确实也可以以及控制这里。“那我们进九玉非常的平静:“你现在有洞府的钥匙,里面八成以上的地方,你都可以控制。”。...

“我感觉到有很多股力量都朝着这边狂奔而来。”黄莹莹拿着珠子紧张不已。

九玉非常的平静:“你现在有洞府的钥匙,里面八成以上的地方,你都可以控制。”

黄莹莹闭上眼睛,感应了一下,手中的珠子和仙人洞府似乎是连接在一起的,她确实可以控制这里。“那我们进去,我把这里的门关闭了!”

九玉一脸无奈:“你的小脑袋瓜一天天的都想些什么,你掌握着钥匙,以你我的实力,就算他们也进去了,又何妨呢?我本就是想要引他们过来,看看有没有倚石门之人。”

“哦……”黄莹莹愣了一下,脸突然红了。

两人很快就消失在这里,连洞府大门都没有关闭。

第一波赶来的羽化仙门之人,来到此处,看到了此番景象,都不敢动了。

“这是仙人洞府的大门吧。为何大门敞开着?难道说他并不是被人开启的,而是自然出现的吗?”

其中一人皱了皱眉,摇了摇头:“不,我能感觉到,这里刚刚有人的气息。”

“镜铭师兄,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镜铭脸上露出了一丝狂傲的神情,他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无论进去之人到底是谁,无论他们有什么目的,仙人洞府的宝物都是属于我们羽化仙门的!”

他们的身影也没入了仙人洞府。

紧接着便是距离此处最近的星陨门。不一会儿曦沁风隐年都来了。他们虽感觉,大门敞开肯定有诈,却还是没有办法放下草木之术。

曦沁现在最缺的就是后期的修炼功法,她也修草木。风隐年把希望都寄托在仙人洞府上了。

最后抵达的是带着半死不活的宁劫的倚石门之人,还有一些散修。

……

仙人洞府之内,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湖面,周围却是一块有一块漂浮在天空当中的泥土。但泥土之上还有着一株株被朦朦胧胧的雾气,包裹起来的植物。

“大师姐,要不我们先把仙草摘了,再去前面的府邸里面找找仙人的宝物吧!”某人看到这么多的好东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黄莹莹急得不行。

生怕他们真的被外面来的人抢走了。

“黄莹莹你冷静一点,你已经是元婴期了。这里的这些草只是灵土上生长的杂草,上面的仙药早就已经被人摘了,他们对你来说没用。只会占满你的储物袋。”

九玉义正言辞的说着,眼睛却忍不住飘向最顶端的一根如同狗尾巴草一样的虚影。她吸了吸鼻子。好香啊……

“可是,他们肯定也能卖很多灵石!”黄莹莹有点委屈的说道。黄莹莹穷惯了,看到几根草都觉得他们很值钱。

九玉犹豫了一秒:“我们来此是为了等待众人一起进入的。唉,也罢,你去摘吧。记得最上面那株给我!”

黄莹莹瞬间就把上面所有的草,灵气化成的雾给收了。

……

众人进入仙人洞府,意外的发觉它非常的大,简直如同一个宗门。不仅有山有水,而且还有一条林间小道,悠悠的通往了天上的府邸。

他们一路上前,甚至还看到了漂浮在空中的灵土。

“这里不是灵木仙君的洞府吗?为何我们一路前来,一根灵草灵木都没有看到?”

众人有些纳闷了。

镜铭眉头一皱:“难道是先我们来之人,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收了吗?”

他话音刚落,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。一个以草木之术成仙的仙人,整个府邸现在全部都是寻常的草木,若真是被人拔的,那人得有多丧心病狂?

“我觉得这是假的仙人洞府,那人是故意引我们过来,是设计要陷害我们!”

所有人都停住了。过了不到一会儿,一个大大咧咧的汉子就来到了这里,他一个人扛着锤子,潇洒极了。

“咦,镜铭你怎么会在这?难道这一路的灵草木都是被你拔了吗?”

镜铭:???

林文恍然大悟,夹着着一丝鄙夷的眼神让镜铭脸色都变了:“我们羽化仙门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。”

紧跟在林文后面的便是曦沁风隐年。镜铭突然看到她,总觉得她身上有一种人舒服的气息,还忍不住多看了一眼。

时间流逝,所有人都停在了门前。

他们都觉得纳闷极了。

“灵木仙君的洞府外围都是种植草木的,为何我们什么灵草木都没有看到?”

如此诡异的事情,一下子让他们出现了很多的猜测。最多的是这是一个假洞府。还有一个便是,羽化仙门先他们一步做了这件事情。

羽化仙门的镜铭从未想过,有一天会被别人用这样意味深长的眼神盯着看,他差点就绷不住了。

那些目光好像在说,羽化仙门居然也会占小便宜吗?

众人心思涌动之际,九玉正捧着那草闻精纯的草木之气。真的好香啊!可以做草糕了。但是她不会做……

九玉戳了戳狗尾巴草,它便成了一株三叶草。又搓了搓,变成一朵小红花。这是草木之气凝结的,汇聚了整个府邸的花草木之气,自然形态万千。

“大师姐,我看到宁劫了,他被人背着来了。你要把灵符都给他吗?”黄莹莹储物袋都放不下了,还是和九玉借了一个,这才把所有灵植装了起来。

她幸福满足之际,不忘盯着门口。

“你把府邸各处阵法解开,然后去拿传承吧。”九玉遥遥一看,许多熟悉的身影都出现了。

仙人洞府的吸引力确实巨大。只有晴瑶没有来到这里。现在她估计已经在拿自己的机缘了……

众人静待之时,空落落的四周,忽然涌出了一片灵气,周围那些被采摘的植物猛然的生长,快这里又出现了一片生长在天空的灵药。

府邸紧紧关闭的大门,发出了声音,它被打开了,露出里面长长的一条路,毫无疑问,这边是通往仙人府邸核心区域的。

“我乃是羽化仙门的镜铭,不知哪位道友开的门?”

在一片涌出的灵气之中,一道清冷绝尘的身影缓缓而出,她身边的是精致得不同以往的黄莹莹。

“黄莹莹!九玉!”曦沁所等待的机缘,期待的机缘,竟然出现了她们的身影!

书评(487)

我要评论
  • 就不需&做榜样

    这一回,她才不要当傻子呢!反正,曦沁也根本就不需要她这个姐姐做榜样了。

  • 能拿来&的筹码

    宁劫更加奇怪了。她不是很疼爱妹妹吗?怎么今天就转性了,妹妹也能拿来当交易的筹码了?

  • 岁。命&多东西

    她穿越来时,只有三岁。命格悲苦却天真善良,遇到的姐姐哥哥都宠着她,她依靠着这些人的宠爱,获得了很多东西,而她穿越的唯一目的,就是为了成仙。

  • 笑声蓦&心一阵

    “哈,哈,哈……”断断续续的惨笑声蓦然响起,她的心一阵阵的抽痛着。

  • 算计你&一下,

    宁劫从树上跳了下来,一脸疑惑的问道:“你吃下的是梦心果,又不是发癫丸,怎么突然就疯了?我就算计你一下,想揍你一回,你不会就想诬陷我吧!”

  • 她到死&大的妹

    她到死也不明白,她看着长大的妹妹,和她相依为命的妹妹,杀了她就为了一个仙道!

  • ,我师&可不保

    “行吧行吧,我把你送过去,你记得千万不要阻拦我了。还有,我师兄会不会保护你,我可不保证啊!”

  • 。难道&了捡到

    “我,我出现幻觉了吗?”九玉满脸的疑惑。这一幕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难道她回到了捡到曦沁的前夕?

  • 你怎么&……我

    曦沁一步一步走了过去,她说:“哈哈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我当然是你的妹妹曦沁了。只不过……我是故事的主角,而你只是我的垫脚石。为我而死,就是你的结局!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