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身灰衣的女子,一改往昔普普通通的模样。她肤白胜雪,眼神很明亮,就算是擦擦汗的动作也都饱含了一种道的韵律。整个人身上有始终重生的朝气。曦沁更本克制忍不住自己的想法,她扑了过去的,恶狠狠的问着:“你脱骨丹哪里来的!”黄莹莹的衣服被她把握住,登时觉得不太曦沁根本克制不住自己的想法,她扑了过去,恶狠狠的问道:“你脱骨丹哪里来的!”。...

一身黄衣的女子,一改往日普普通通的模样。她肤白胜雪,眼神明亮,哪怕是擦汗的动作也都充满了一种道的韵律。整个人身上有一直新生的朝气。

曦沁根本克制不住自己的想法,她扑了过去,恶狠狠的问道:“你脱骨丹哪里来的!”

黄莹莹的衣服被她抓住,顿时感觉不太舒服,她用力狠狠一推,曦沁便毫无反手之力的跌倒了。

“说话就好好说话,别动手动脚的!”

黄莹莹瞪了她一眼,走到九玉旁边就变成了一脸笑容,甜甜的说道:“脱骨丹是大师姐给我的。”

曦沁低着头神色变换,过了一会儿她才抬起头来,死死的看着九玉。

“你被困在阵法里,你怎么拿到的脱骨丹!”

九玉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谁说脱骨丹是我拿到的?”

曦沁皱着眉,想了半天,能赶在风隐年面前拿到脱骨丹的,除了九玉压根就没有人了。

“不是你,还有谁!”她深吸了一口气,还是无法平复自己的心情。这个机缘本来是属于她的!现在到了黄莹莹身上……

九玉勾起一抹恶劣的笑容,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你难道不知道,奖励秘境里面除了人,还有别的吗?”

说完她招了招手,带上一边正在看热闹的黄莹莹走了。

“还有别的?别的是什么?”苍宿长老挠了挠头,摸着胡子想了一会儿,脑海中一道灵光一闪而过。

奖励秘境之中有凶兽,还有地阶,也就是元婴期的。它们由宗门饲养,按理来说宗门弟子皆可命令。所以九玉没有拿到脱骨丹,根本就不要紧……她可以差使凶兽。这虽是一种投机取巧的做法,可宗门并没有规定不许。更何况能让元婴期的凶兽听话,也是一种实力。

“原来是这样,老头子我得把这个记下来,下次收弟子了能用上!”苍宿长老点了点头,也不管曦沁便走了。

曦沁憋红了脸,气愤的说道:“她作弊!她一定作弊!那奖励秘境除了她,不就是一些凶兽吗?诶?那天她身边确实有只凶兽。”

曦沁双目茫然了一瞬,她微微张大了嘴巴,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,紧接着就是更多的仇恨。

“她就是故意抢我的资源的。她这个资质压根就不需要脱骨丹,她给黄莹莹都不给我。”曦沁委屈巴巴的对空气哭诉了一番,过了好一会儿才整理好心情往里面走去。

……

一片树林之中,突兀的出现了一扇门。众人围着门而站,警惕的看着周围。

“曦沁怎么还不出来?”众人来到这里本来想去探寻遗迹,结果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落在遗迹之中,只能等待大家全都到齐后再商议。

一些人已经开始着急了,曦沁的身影还迟迟不见。

九玉皱着眉,脑海里想的是曦沁的动作。她偏过头,用心念说道:“你刚刚看出曦沁身上有什么不对了吗?”

黄莹莹吃了脱骨丹,修为直接到了元婴期。她算是这些人之中最厉害的一个。可是黄莹莹还是摇了摇头。

“她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对啊。”

九玉挑了挑眉:“她刚刚说话的时候,那个反应,你不觉得她旁边还有一个人在和她说话吗?”

黄莹莹起初不觉得,这么一想,顿时毛骨悚然了。

“卧槽,和她说话的人是谁?我元婴我都看不见,那岂不是……”

九玉相比之下平静很多,她甚至还问了问黄莹莹推曦沁的细节。

“她好像就普通的金丹中期啊。没有什么特别的,我也没有受到阻力。”

九玉沉默了一下。

既然如此,她是不是可以怀疑,这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,要帮曦沁的“人”,其实不能直接动手。

要不然他可以布置先天阵法,连元婴期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,他帮曦沁为什么不直接出手?

曦沁本来就不足为惧,现在身边有了个疑似大能,而且九玉找不到信息的人,事情就变得棘手了。

“这么说来,曦沁现在已经知道你元婴期了。”

黄莹莹紧张了起来:“啊,那怎么办?”

九玉之前并不想黄莹莹暴露她的实力,没想到还是暴露了。

“该怎么就怎么。”九玉淡淡说了一句,黄莹莹点了点头。

一道身影从门中走出,曦沁看到这么多人都在等自己,顿时有些发懵。

“你们为何都在这?”

“小师妹,我们没有直接落到上古遗迹,而是落在了麒麟山脉,所以才会在此守门。”

曦沁刚出,九玉便施法把门关闭了。

麒麟山脉之中有羽化仙门,麒麟山脉之中还有无数的凶兽。正值上古遗迹开启,还有散修,并不安全。

九玉一行人聚集在一起,便开始商量了起来。

“我们去找羽化仙门。”九玉这话一出,风隐年眼神飘忽,似乎想起了什么,神色黯淡。

“找什么羽化仙门,我们不可以自己进遗迹吗?”曦沁站到了风隐年身旁,一脸心疼。师兄妹都不赞同的看着九玉,似乎她是恶人。

“师弟,我知道你和羽化仙门有嫌隙。可是如今上古遗迹被人封锁了,这里除了羽化仙门,没有人有这个实力,明显就是他们做的。

我们若是执意要自己进,到时里面发生什么事情,谁能担得起这个责任?”

九玉沉声说着,风隐年点了点头,还安抚曦沁起来了。

“事情已经过去许久,我现在的宗门是长月宗,羽化仙门对我来说其实也没有什么了。涉及我们宗门弟子之事并不小事,师姐你该找羽化仙门就去找吧。”

一行人就这么看着九玉,都想她去交涉了。九玉本就是大师姐,她也没有觉得有什么。

“好。”九玉淡淡应了下来,她并没有选择独自一人前去羽化仙门,而是开始施法,直接召唤君千意。

树林中传来沙沙之声,众弟子莫名感到大师姐与二师兄的关系有点古怪。被夹在当中的众人只能静默。

麒麟山脉山脉之中的一山之上,坐着一位看不清容貌的男子。早在传送门出现时,他便张开了眼睛。

此时听到呼唤,他一步便跨到了山下,两步便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为首的弟子眯起了眼睛,似乎要看清楚他的容貌。然而除了修为比他高,特殊瞳术之人,其他人不可能看清楚他的容貌。

君千意的这种想法,在看到一脸震惊的少女时停住了。在她身后,一位黄衣少女对上了他的目光。

书评(345)

我要评论
  • “你,&弟子,

    “你,你身为长月宗宗主的弟子,怎么能做出如此投机取巧之事!你不怕曦沁学坏吗?”宁劫激动的仿佛都要跳起来了。

  • 变成这&羡师兄

    “你算计我吃了梦心果,我变成这样,肯定无法安全度过三天。所以,你把我送到你秦若羡师兄那里。”

  • 。宁劫&沁的关

    九玉看着宁劫的眼神带着一丝同情。宁劫因为王萧妒忌他和曦沁的关系,最后是被抽骨剥经而死的。在死前,他还祭献了自己的父母给曦沁,助她成仙。

  • 小女孩&杀了她

    小女孩的脸一下子就黑了。现在想想,宁劫都要杀了她了,曦沁还不为所动,躲在后面装可怜,本来就不在乎她这个便宜姐姐!

  • 白,她&她相依

    她到死也不明白,她看着长大的妹妹,和她相依为命的妹妹,杀了她就为了一个仙道!

  • 了一个&很快乐

    那年风雪交加,她从山上下来,在林间小道捡到了一个三四岁的小姑娘,自此她们两人相依为命,日子虽苦,两人却很快乐。

  • ,梦想&妖怪。

    “没想到长月宗宗主的弟子,梦想中的模样竟然是只小妖怪。”

  • 溶洞上&右,穿

    幽冥深处有力量传来,倒在溶洞上面软软小小的团子,缓缓的睁开了红色的眼睛。在下一瞬,软软的团子变成了一位四岁左右,穿着一身毛绒绒袍子的小女孩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