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一大早,寒风瑟瑟,霜叶满宗,弟子们三三两两的在广场上集聚,苍宿长老特地把九玉和风隐年叫了过去的。“远古遗迹的入口重新开启后,你们俩人定要照料好师弟师妹们。”苍宿长老一再嘱咐,特地看了几眼被人团团围住团团围住,像是保护好一只小鸡仔像的曦沁。弟子们偷偷的“上古遗迹的入口开启之后,你们俩人定要照看好师弟师妹们。”。...

第二天一早,寒风瑟瑟,叶落满宗,弟子们三三两两的在广场上聚集,苍宿长老特意把九玉和风隐年叫了过去。

“上古遗迹的入口开启之后,你们俩人定要照看好师弟师妹们。”

苍宿长老再三叮嘱,特意看了一眼被人团团围住,像是保护一只小鸡仔一样的曦沁。

弟子们偷偷听着,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专注。

“尤其是你,九玉。”苍宿长老说得郑重其事,实际上却是原来那副懒散样。

“你与曦沁都是宗门弟子,无论有什么都等日后再说,这一次上古遗迹之行,你们一定要一起平安归来。”苍宿长老特别强调了一下。

还没等九玉答话,苍宿长老迫不及待的说道:“我们宗门的第三条门规是什么?”

九玉有些迟疑,毕竟苍宿长老根本就不像是自愿说出这些话的,倒像是……被迫,所以才想赶紧说完。

“不可对同门动手,若是犯了,轻则重罚,重则抵命逐出师门。”

“你知道便好。”苍宿长老大有深意的说道,风隐年在旁边松了一口气。

九玉忽然就明白了什么,她大声说道:

“长老大可放心,纵然我与曦沁之间只能活一个,在她没有达到与我同一水平之前,我是不屑和她动手的。我是长月宗宗主弟子,是长月宗的首徒,又不是魔,又不是妖邪。”

她的声音清清楚楚的落在每一个人耳中,她一一看过去,又故意说了一句:“只有妖邪想,只有魔,才会仗着实力欺负人,才会在背后计划动手。”

一些围着曦沁的人,目光与她对上顿时闪躲了起来。

“我们可是仙门,怎么样都不会有这种人出现的!”

“事关生死,不可一概而论。”风隐年目光沉沉的落在她身上,九玉冷声道:“师弟你这是觉得,我会趁曦沁弱小就对她下手吗?我九玉自入宗门以来,可曾做过一件仗着修为欺负人的事情?”

众人想了想,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九玉曾经仗着自己的修为欺负人。别说欺负人了,有时候她太好了,还会有人去欺负她……

最近九玉与众人交易,如同利剑出鞘,却也是大大方方的,没有逼迫任何人。许多人不说,心里却觉得她终于有点宗门首徒的样子了。

围着曦沁,护着她的人,一听九玉这么说,忽然觉得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。

“师姐要是想动手,早就动手了吧?”

“对啊,这么久她也没什么动作。”

曦沁皱着眉,看着众人渐渐散去,她暴露在九玉的面前,只看到了一张清冷孤傲的脸,九玉甚至不屑看她。

曦沁脸色白了一瞬,她深吸了一口气,静静的没有发作。在旁人看来,她看到爱自己的师姐突然变成了这样,于是受伤极了,连往日的活力都没有了。

“好了好了,不动手就好。”苍宿长老连忙打断了这个诡异的气氛。他拿出一个黑色的方块,往地上一扔,顿时一道大门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门内黑黝黝的,不知道通往何方。

“上古遗迹位于中州东边,距离它最近的是麒麟山脉。仙门之中最强的宗门羽化仙门便在其中。这一次上古遗迹开启,守在上古遗迹的乃是羽化仙门的太上长老君千意。若你们遇到极度危险的情况,想要退出上古遗迹,便可以呼唤其名,以保性命。

还有,其它宗门已经在三天前进入上古遗迹了。”

苍宿长老说罢,还看了曦沁一眼。曦沁咬着嘴唇,没有说什么。

九玉却在想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

羽化仙门的君千意,可是化神期中期的大能,他上一世也没有去上古遗迹,也没有去仙古道场,在闭死关。他怎么就出来了?

九玉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,暂时又想不到哪里不对。

“该说的我都已经说完了,你们快走吧!”

苍宿长老一脸不耐烦的催促。

众人看向了九玉,她淡淡的说:“二师弟带着他们先走吧。”

风隐年点了点头,先踏入了门内。

“曦沁,我们也走吧。”傅白斩在一旁殷切的说道。

曦沁摇了摇头:“你先走吧。”

傅白斩看了看九玉,又看了看曦沁,一咬牙还是走了。先进入遗迹,就会抢占先机,他师父没有了,现在他在宗门只能靠自己,实力也不允许他多管闲事了。

一些围在曦沁身边的人劝了她几句,她不肯走,他们便走了。想来这里有苍宿长老在,也不会出什么事。

“师姐,我也先走一步了。”天明扇着扇子走了。苍宿长老见弟子们走了,连忙就溜了。

广场上就只剩下了曦沁和九玉。

曦沁一步步走到了九玉的面前,她说道:“你是穿越者吧。”

曦沁一直有所怀疑,可是九玉从未正面回答。她有些不太确定……

九玉愣了一下,好像才看到她一样:“你怎么不戴面纱了?不怕我看到你想吐了吗?”

曦沁原本冷静的模样差点就崩了,她脸色又青又白,心里的波动极为激烈,她不相信原本的师姐会这么对她,她咬牙切齿的说道:

“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穿越到这个世界的,但是这个世界只有一个主角!那便是我!”

九玉的脸色也慢慢冷了下来:“你怎么知道主角一定是你呢?”

一丝得意漫上曦沁的脸上,她高傲的说道:“这就是穿越者的定律!你该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?”

九玉还真不知道……

“哦?这个定律有什么稀奇的吗?”

曦沁一见她如此无知,便想说话,忽然她愣了一下,好像正在思索什么,微微点头之后,便抱着双手,一改往日乖巧的模样,露出了冷漠的模样。

似乎整个世界的人,曦沁都不放在眼里。

九玉本能的觉得不对。曦沁有问题!她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。

“你们怎么还没走啊!”苍宿长老不知从哪冒了出来,一脸嫌弃的看着她们。

“我在等人。”九玉淡然说道。

一道鹅黄身影从那边飞了过来,黄莹莹擦了擦额头的汗,喘着气说:“我来了!”

当两道视线落在她身上后,两人表情巨变。

“她吃了脱骨丹!”曦沁脱口而出。

书评(302)

我要评论
  • 脸诧异&都失去

    九玉一脸诧异:“我都失去力量了,难道在这里等死吗?”

  • 到长月&宗宗主

    “没想到长月宗宗主的弟子,梦想中的模样竟然是只小妖怪。”

  • 想点头&沁的师

    宁劫很想点头说是。只有这样,才是一个合格的师姐,大家才会被她的坚韧不屈的精神所打动,称赞一句,不愧是曦沁的师姐。

  • ,九玉&量也所

    上一回,九玉小胳膊小腿的,身体里的力量也所剩无几,她九死一生这才通过考核。后来她修养了大半年。

  • 是,最&的仙道

    讽刺的是,最后成仙的不是曦沁,众人鲜血换来的仙道,她送给了挚爱王萧……

  • 丸,怎&一下,

    宁劫从树上跳了下来,一脸疑惑的问道:“你吃下的是梦心果,又不是发癫丸,怎么突然就疯了?我就算计你一下,想揍你一回,你不会就想诬陷我吧!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