迈过重重冰雪,就是一片火红的海洋。它们滚烫着,持续燃烧着,被扭曲着空间。偌大的火海中,仅有一个小小的空地也没被吞没,几道身影倒在地上,白衣了变的焦黄,她裸漏在外的肌肤枯涸得犹如裂出的土地,头发随意散披,眼睛紧紧地的闭着,脸上都是掉下的皮。若也不是还偌大的火海中,只有一个小小的空地没有被淹没,一道身影倒在地上,白衣已经变得焦黄,她裸露在外的肌肤干涸得如同裂开的土地,头发随意披散,眼睛紧紧的闭着,脸上都是掉落的皮。若不是还有着微弱的呼吸,曦沁都以为她死了。。...

跨过重重冰雪,便是一片火红的海洋。它们沸腾着,燃烧着,扭曲着空间。

偌大的火海中,只有一个小小的空地没有被淹没,一道身影倒在地上,白衣已经变得焦黄,她裸露在外的肌肤干涸得如同裂开的土地,头发随意披散,眼睛紧紧的闭着,脸上都是掉落的皮。若不是还有着微弱的呼吸,曦沁都以为她死了。

“师姐!”曦沁唤了一声,连忙施展了一个法术隔绝了周围的热气。她弯下腰,一把抱住了九玉。

她轻飘飘的,似乎要没了重量,曦沁都不由得愣了一下,心里涌现了一种愧疚。她紧紧抱着九玉,一步一步朝着外面走去。

这一天,在月石下修炼之人,蓦然看到了一道娇小的身影吃力的抱着另一道身影,奋力的朝着上方飞去。

“那是谁?”

“好像是曦沁和九玉吧。这几日九玉天天去跪求上官铭,想把大师姐从思过崖接回来。”

“唉,大师姐实在是太小气了,试炼出来后,一直记恨曦沁,曦沁都已经为她做到这个地步了,这一次要是再不原谅就不好了吧。”

他们完全没考虑过,九玉是代曦沁受罚的……

曦沁这一回似下定了决心,真的自己抱着九玉咬牙回到了自己的住所。途中任何人的帮助都拒绝了。这对于她一个废物来说,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了。

她犹豫了很久,又把九玉泡到了别人送她的灵泉当中。这还是她去到九玉那里看到灵泉心态崩了,大家听说后凑了一点给她的。

美丽的女子落入泉中,刹那间灵泉便少了一小池子,曦沁紧张的心都提了起来。

经过烈火与寒冰淬炼的身体,早就已经饥渴难耐,感觉到了灵气之后,快速的吸收了起来,水池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漩涡,在巨大的吸力下,灵泉越来越少,曦沁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
九玉的身体重新用灵泉洗过了一遍,顿时充满了力量!

灵泉见底时,露出了底下躺着的女子。她干涸的皮肤在灵泉中缓缓脱落,露出了如凝脂一般都皮肤。一头青丝也褪去了干枯,变得柔顺明亮。湿答答的布料贴着她的身体,显露出完美的身体曲线。

她缓缓的睁开眼睛,扑面而来的美艳。

曦沁呆呆的盯着这个由内而外散发着一种强者气息的美丽女子,几乎不敢相信这是她那平平无奇的师姐!

难道在火中呆上那么久真的有脱胎换骨的奇效吗!

“师姐……”曦沁怯生生的唤了一句,还贴心的又把面纱遮住了自己的脸。

九玉醒来恰好看到了她的动作,不由得一顿。

没想到这个时候,曦沁还记得九玉看到她的脸会恶心想吐……

若不是曾经被曦沁杀死,他们只是有一点点小矛盾,九玉早就忍不住原谅她了。这就是曦沁的高明之处,从各种细节打动你。

怎么说呢,有点多余。

喜欢你的人,细节是锦上添花,不喜欢你的人,做什么都没用。

九玉静静坐在下方,似乎还没有彻底的清醒,曦沁又喊了一声,迫不及待的跳进了坑里。

“师姐你可算醒了!我去接你的时候,你整个人都要变成人干了!”曦沁眼眶微红,好似想到了当时的场景。

九玉:……

“师姐我不是故意那么久才去接你的。自从你进去之后,我每天都去求上官铭长老,他不肯放人,我求了好多天他才应了我的,你千万不要生我气!”曦沁亲昵的想要靠过去,被一双苍白的手推开了。

九玉缓缓抬头,露出了一双冰冷的眸子:“我没有记错的话,我是因为你闯祸了,才被罚的吧?”

曦沁:……

以前九玉根本就不计较这些的,最近到底是怎么了!曦沁脸上闪过一丝慌乱。

她忍住了泪水,思绪不断转动,最后憋了一句:“师姐,你,你最近改变好大啊,你能告诉我,到底是因为什么吗?”

曦沁问的小心翼翼,完全没用那种受宠嚣张跋扈的模样,九玉望着她的样子,愣了一下。

“师姐若是你怨我在秘境中没有早点去找你,我可以和你解释的。我虽然知道宁劫有梦心果,但是我没有想到师姐真的会吃啊,也没有想到宁劫居然这么讨厌师姐。

我知道这是我的错……我不喜欢宁劫,又不知道怎么拒绝他,这才让他讨厌了师姐的……”

九玉一个不留神,被曦沁握住了手。

曦沁一直在她面前都是一个很乖的孩子,有时犯错了,意识到九玉生气了,她就会道歉,也会反思自己。

还有很多九玉不喜欢的小细节,她基本都没有做过。

九玉因为这样,很是疼爱她。

可是……事实就是曦沁最后杀了所有人,其中包括九玉。九玉此时也想到了自己对黄莹莹说的话,别人的一点小恩小惠都值得你付出一切吗?

九玉没有家人,她一直很孤独。所以她才会想要养个妹妹。

九玉在曦沁的絮絮叨叨之中,缓缓的闭上了眼睛。微清的死,宗门弟子的死,还有曦沁杀她的那一幕全都出现在眼前。

“曦沁,你还记得吗?那年我在雪地里捡到你。”九玉放软了声音,就像是以前和曦沁说话一样。

曦沁心中一喜,九玉果然吃这一套!她激动道:“我记得,我记得可清楚了!”

“那时你还小,身体又虚弱。你身边也只有我相伴,我比你大一些,就立志要好好的保护你。一保护就是几年,直到我们遇到师父,他看中了我的资质和我的坚韧,要收我为徒。”

曦沁也想起了那段她不愿意回想的苦日子。

“你在旁边也嚷嚷着要拜师,我本想走了,听到你的话便求他。他答应了,条件是让当时十一岁的我去爬悬崖,采灵药,当时我去了。”

曦沁诧异的好像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。

“那时我没有法力,只是一个普通的人。爬悬崖都要了我半条命,没想到守着灵药的,是一只低阶凶兽。

我看着它,拿起了碎石,心里想的却是我体弱多病的妹妹,想完成她进入仙门的梦想。”

书评(147)

我要评论
  • 算计你&陷我吧

    宁劫从树上跳了下来,一脸疑惑的问道:“你吃下的是梦心果,又不是发癫丸,怎么突然就疯了?我就算计你一下,想揍你一回,你不会就想诬陷我吧!”

  • 一幕总&曾相识

    “我,我出现幻觉了吗?”九玉满脸的疑惑。这一幕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难道她回到了捡到曦沁的前夕?

  • 样竟然&”

    “没想到长月宗宗主的弟子,梦想中的模样竟然是只小妖怪。”

  • 这种鄙&。

    虽然宁劫知道她很讨厌自己和曦沁在一起,但从未露出这种鄙夷的神情,宁劫心里有些不舒服了。

  • 讽刺的&是,最

    讽刺的是,最后成仙的不是曦沁,众人鲜血换来的仙道,她送给了挚爱王萧……

  • 仙门。&侣。九

    后偶遇仙师,曦沁硬是要入仙门。九玉便依着妹妹一同前去。助曦沁修行,送她天材地宝,帮她解决麻烦,直到曦沁结了道侣。九玉本以为她可以去做她想做的事情了。

  • 九玉一&都失去

    九玉一脸诧异:“我都失去力量了,难道在这里等死吗?”

  • 感觉异&常真实

    她大大的眼睛露出了疑惑,伸出粉粉肉肉的双手,她对着空气挥舞了一下。活着的感觉异常真实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