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年寒冰一瞬间丧失了寒气,滚烫的热气扑棱着,九玉的汗水不停地的落下来。那人前去,果然看了几眼九玉的状态,嘟囔了一句:“还真顽强不屈啊。”九玉:……“黄莹莹,你便在此好好的的思过吧!我回家去了。”他带给的人,居然是黄莹莹!九玉握着万年寒冰,心思回返,待他走那人前来,果真看了一眼九玉的状态,嘀咕了一句:“还真顽强啊。”。...

万年寒冰瞬间失去了寒气,滚烫的热气扑腾着,九玉的汗水不停的落下。

那人前来,果真看了一眼九玉的状态,嘀咕了一句:“还真顽强啊。”

九玉:……

“黄莹莹,你便在此好好的思过吧!我回去了。”

他带来的人,竟然是黄莹莹!

九玉握着万年寒冰,心思回转,待他走后,刚想唤一声若羡,一股冷意猛地窜了上来。

“倚石门那边还有点事,我先走了。你若是要控制万年寒冰,便念咒吧。”

秦若羡的声音蓦然出现在九玉的心中,她再看去,灵蜂重新变成了珠子,秦若羡的气息也完全的消息了。

“咒呢?”九玉嘀咕了一句,一道咒语瞬间涌入了她的脑袋。

……

思过崖的第一层,乃是冰天雪地。

此处对于修炼之人来说,并不是什么禁地。每一个来到此处者,都被人封印了修为。

以普通人在寒冰的环境之中生存,不到片刻身体便会附上冰霜,血液也慢慢的变得冰冷,渐渐的手脚僵硬……若没有任何动作,体会的便是渐渐死亡的过程……这几乎是让人无法忍受的。

黄莹莹咬着牙,动了起来。她不能死在这里!她一定要抗过去!过了今天,她就能出去了!

“明明为她说话,处处为她着想,结果你也因为她被关进来了。”

淡漠的女声从雪地下面传来,冷静中带着一种悲天悯人之感,黄莹莹愣了一下,忽然想起,最近被罚之人除了她,便是九玉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她诧异的问道。

“是不是很不甘心?”低低的笑声似乎在嘲笑她,黄莹莹脸色刷的一下变白,握紧了拳头,她愤怒的大喊道:

“你别妄想挑拨离间!我和曦沁可是姐妹!比你和她的关系好多了!她只是一时伤心,没有顾及到我罢了!等她想起来了,定会求情带我出去!”

黄莹莹伪装的再好,也掩盖不了她话语之中深深的妒忌和恨。九玉稍微想想就知道,黄莹莹内心一定不甘极了。

要不然后面黄莹莹也不会和曦沁抢王萧。

她和曦沁的资质其实差不了多少,曦沁比她好运,有人宠爱,所以她才会不如曦沁。才会去巴结曦沁。

如果九玉没有记错,书中写着,后面黄莹莹和曦沁闹得非常的难看,而黄莹莹为了能够超过曦沁,对自己狠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!

她简直就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一切代价的毒蛇!

即使她输了,被她盯上的人依旧会时时想起她的狠毒模样。午夜梦回都会被惊醒!

“啧啧啧,真可怜啊,同样都是弟子,为何你要处处看她脸色?”

九玉嘴角微微勾起了笑容。

后期可怕的黄莹莹,现在还是黄毛丫头,有点心思,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简直不堪一击。

“你想说什么!”黄莹莹脸色难看极了。

她也想问,明明她的姿色也不比曦沁差,为什么大家就是喜欢曦沁。明明他们都是废材弟子,曦沁怎么就能被宗主收为徒弟?

黄莹莹闭上眼睛,她都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面沸腾的妒忌的火焰!

“只有强者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,若你选择当一个弱者,你永远都只能看别人的脸色生活。若是有一天她心情不好了,你就是一颗随便就能丢弃的棋子。”九玉脸上闪过一丝嘲弄。

她前世就不该把那么多东西让给曦沁,不然也不至于那么惨!

黄莹莹一眼就看出了,九玉这是故意说给她听的。

“哼!你不也是和我一样的吗?不,你比我更可怜。拜了宗主为师又怎么样?上官铭还不是可以随便拿捏你吗?”

“你现在应该想到了以前的种种吧。你还记得,你是如何讨好她,她却只有心情好才给你好脸色的吗?”九玉故意戳她痛处,黄莹莹咬着牙,鲜血溢出,明显气极了。

这些日子,就是她的屈辱!

“你别想破坏我和曦沁的感情!”黄莹莹生生压抑了这种感觉,她大声的吼着,尽职尽责的扮演姐妹情深。

就连九玉都有些诧异了。

她开始觉得黄莹莹更适合当她的师妹了,她这么狠,只要给个机会,曦沁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?

“没想到,你对自己还挺狠,为了这点小恩小惠,连真心话都不敢说。其实,你都已经这么狠了,为什么不更狠一些,想办法走到和她一样的地位呢?或者,直接代替她!”

黄莹莹呼吸一滞,她的心脏疯狂的跳着,仿佛要跳出胸腔。

九玉看不见她,但是大概能猜到她的想法。

“我知道你的顾忌,你资质不好,背后也没有家族。现在的一切都是你能争取的最大限度了。你确实别无选择只能去讨好她,但是,我告诉你,你方向错了。”

黄莹莹下意识的放缓了呼吸,生怕自己错过什么。

那边静默无声,九玉自顾自的说道:“你努力讨好一个废物,她能给你带来什么?带来边角宝物,带来其它弟子羡慕的目光吗?这小恩小惠值得你为她掏心掏肺吗?”

值得吗?黄莹莹的心中有一个声音如同雷霆。

不值!不值得!

“既然你都丢掉了自己的尊严,心甘情愿居于人下,为何不选择更好的?”千年寒冰的寒气涌了上来,九玉身体被冻的哆嗦。

她说的极为认真,好像是对黄莹莹说的。又好像是对自己说的。

为什么不选择更好的?为什么要选择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?如果真的要培养一个人,那么九玉唯一要培养的,应该是曦沁的敌人!

九玉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如果你选择我,我可以拿到脱骨丹,让你彻底改换资质。”

“我可以传授你天级功法,让你在同辈弟子中杀出一条血路。”

“我可以……让你成为强者,成为被众人瞩目的人。”

种种假设,黄莹莹只是听着便心动了。这些东西是曦沁永远都给不了她的!毕竟曦沁现在自己都需要这些东西。

“你,你要帮我?”黄莹莹声音颤抖,也不知是太过激动,还是被冻的。

“帮你?不,我是在告诉你这件事情。若是你展现出了自己的价值,打动我了,我便会给你这些东西。若是没有,我凭什么给你?

想要得到自己无法拥有东西,往往都要付出巨大代价。”

黄莹莹愣住了。

“是永远当一个看人脸色的小跟班,还是自己变成主宰一切的强者。命运的选择权现在在你的手中。”九玉喃喃着,带着一种无情之感。

发梢上莹白的珠子抖动了一下,似乎也被她的话语所震撼。

书评(107)

我要评论
  • 能这么&,就是

    曦沁一步一步走了过去,她说:“哈哈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我当然是你的妹妹曦沁了。只不过……我是故事的主角,而你只是我的垫脚石。为我而死,就是你的结局!”

  • &姐。

    宁劫很想点头说是。只有这样,才是一个合格的师姐,大家才会被她的坚韧不屈的精神所打动,称赞一句,不愧是曦沁的师姐。

  • &缓的抬

    九十九把飞剑速如游龙,电光闪动之间狠狠贯穿那一道鹅黄身影,鲜红的血液流淌,她缓缓的抬起了头。

  • ,你记&你,我

    “行吧行吧,我把你送过去,你记得千万不要阻拦我了。还有,我师兄会不会保护你,我可不保证啊!”

  • 只有三&她依靠

    她穿越来时,只有三岁。命格悲苦却天真善良,遇到的姐姐哥哥都宠着她,她依靠着这些人的宠爱,获得了很多东西,而她穿越的唯一目的,就是为了成仙。

  • 妹就是&狗肺的

    从一个小不点带到了那么大,曦沁一直表现得天真善良。九玉也担起了姐姐的职责,可是她的妹妹就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!

  • 有种似&。难道

    “我,我出现幻觉了吗?”九玉满脸的疑惑。这一幕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难道她回到了捡到曦沁的前夕?

  • 系,最&沁,助

    九玉看着宁劫的眼神带着一丝同情。宁劫因为王萧妒忌他和曦沁的关系,最后是被抽骨剥经而死的。在死前,他还祭献了自己的父母给曦沁,助她成仙。

  • 加奇怪&当交易

    宁劫更加奇怪了。她不是很疼爱妹妹吗?怎么今天就转性了,妹妹也能拿来当交易的筹码了?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