湛蓝的天空中,一只非常大的鸟儿轻轻地扑扇翅膀,卷过了周围的云,大片的阴影弥漫了初月居。几道浅粉色的身影亭亭立于。“这么空,也不太很好看,的确得去买点种子,这里要不然能挖个水池就更好了。”九玉之后住的地方也没院子,现在的有了,她就寻思出来了。水池也可以一道浅紫色的身影亭亭而立。。...

湛蓝的天空中,一只巨大的鸟儿轻轻扇动翅膀,卷起了周围的云,大片的阴影笼罩了初月居。

一道浅紫色的身影亭亭而立。

“这么空,也不太好看,看来得去买点种子,这里要是能挖个水池就更好了。”九玉之前住的地方没有院子,现在有了,她开始琢磨起来了。

水池可以布上小型聚灵阵,这样这里的灵气会更加充沛。

宽大的袖子一甩,面前便出现了一个大坑。九玉掏出了她的法宝金玉葫芦。轻轻晃动了一下,灵泉倾泻而下,很快就填满了大坑。

顿时整个院子充斥着极为浓郁的灵气。九玉深深吸了一口,顿时心满意足。

“还好我还没有把这灵泉给曦沁沐浴。”九玉不由得有些庆幸。

“噔噔。”

敲门声响了起来,九玉缓缓转身,神识当中竟出现了曦沁。她也是能忍,此时还带着面纱。

“师……”曦沁张了张嘴,门便打开了。

九玉今天穿着一身淡紫色的衣服,浑身带着一种淡雅冷漠的气质,头上挽了一个发髻,玉色的小葫芦精致可爱,又为她舔了一丝灵动。

她站在那里,和以前好像不太一样了。

“师姐,你怎么这个打扮……你不是喜欢简单的吗?”

九玉常年都是穿单色衣服,衣服上一丝花纹都没有,现在穿的虽然是淡紫色的,上面却绣着银纹,点缀繁多。衬得她有了一种大门派天骄的气质。

九玉她一手倚在门框,一手插腰,懒散得没有一点师姐的样子。

“你很了解我吗?”

曦沁张了张嘴,一丝灵气从院子里泄了出来,曦沁疑惑的看了过去。

好好的院子,里多出了一个巨大的坑,坑的边缘坑坑洼洼的,模样简直惨不忍睹。在坑里浓浓的灵液涌动,无数的灵气在院子游走。

曦沁呼吸差点就停止了。

“师姐,你怎么能这么浪费!”曦沁忍不住大声喝道。

九玉皱了皱眉:“这是我的灵泉水,我做什么与你何干?”

灵泉水!曦沁眼睛蓦然瞪大:“前去试炼前,你说有东西要给我,那便是灵泉水吧!你,你现在把它全都倒在坑里,灵气都泄露了!”

曦沁气得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了。那是她的东西!九玉怎么能这么糟蹋呢!

可爱的师妹终究还是露出了她令人讨厌的模样,九玉的目光渐渐变得冰冷了起来。九玉手指并拢掐诀,啪的一下门便被关上了。

“你找我干嘛?不会是为了在我门口大呼小叫的吧?”

曦沁此时才意识到她难看的脸色,她顿时愣了一下,神情也开始变得委屈了起来。

“师姐,你为我和苍宿长老道歉,我以为你已经不计较之前的事了。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气?”

她的真情流露,在九玉看来虚伪至极。

“不说是吧?那我闭关了。”九玉懒得和她掰扯,只有不断增强实力,她才能抢走曦沁的机缘,防止她害人。

眼看九玉真的打算走了,曦沁压下心中的委屈大喊了一句:“上官铭长老找你!”

九玉前世见过上官铭,他只是一个普通长老罢了。和大多数人一样,她记得上官铭很疼爱曦沁,经常给她送东西。

上官铭同时还是傅白斩的师父。

不过,上官铭找她做什么?

上官铭现在代微清管理长月宗,所以他应该在月牙殿。月牙殿位于月石的最高点,想要上去必须要飞行。九玉正准备飞,一只手拉住了她。

“师姐我过来找你,灵力都耗尽了。你能不能带我一起?”曦沁眼巴巴的看着九玉,模样可怜极了。

九玉能感觉到,她的体内确实没有什么灵力了。

九玉:……

这个废物!金丹期飞一会儿就虚了。修仙门派实力为尊,为什么他们都喜欢一个弱鸡呢?九玉百思不得其解,难道他们以前全都鬼迷心窍了吗?

九玉没说什么,脚一动,葫芦瞬间变成了飞行法器,她瞬间就腾空了。曦沁紧紧的抓住了她,脸上出现了慌张的神情。

“师姐,你怎么不给我施个防风咒?”

回答她的是周围飞快变换的景色,还有不断拍打在脸上的风声。待她们到了月牙殿,曦沁刚从葫芦上下来就吐了。

“曦沁,你怎么了?”傅白斩着急的走向前,心疼的扶住了她。

“我,我头晕。”

“你怎么会头晕呢!是不是她又做了什么?”

“没有,没有,师姐可能忘记施展防风咒了。”

“她明知道你受不住风,她怎么能这样!”

他们两人一唱一和,说的九玉多么罪大恶极似的。九玉看都懒得看他们一眼,径直走向大殿。

月牙殿的主位上,坐着一位穿着黑色衣服的儒雅男人。他容貌俊秀,自有一种成熟男人的气息,身上的修为波动如同海深,这便是上官铭了。

九玉总觉得,这双深沉的黑眸她在哪里见过。

“不知上官长老让我来,所为何事?”九玉话音刚落,傅白斩扶着脸色惨白的曦沁也走了过来。

上官铭略过九玉,眼神落在曦沁可怜的模样上,露出了一丝隐藏得极好的怜惜。

“我听闻曦沁和傅白斩大闹了宝阁,守护宝阁的苍宿长老,现在还心存芥蒂,不愿让他们进宝阁,想来是气极了。”上官铭收回目光,忽然严肃说道。

九玉老实的回答道:“我已经替他们道过歉了,苍宿长老只是一时生气,他定不会因为此时和师弟师妹计较的。”

曦沁和傅白斩就像是哑巴一样默不作声,九玉说得也非常的小心。

上官铭紧紧盯着她,儒雅的脸上出现了怒意:

“苍宿长老乃是长月宗的老人,连我见他都要礼让三分,当时我和宗主都不在那,你身为大师姐,为何不好好教导师弟师妹,让他们做下如此错事!”

上官铭发怒把傅白斩曦沁都吓了一跳,九玉直面怒意,顿时感觉到一股力量排山倒海的压了过来,她的五脏六腑仿佛都要被这力量碾碎。

冷汗滴落,九玉硬生生的抗住了,她艰难的抬头:“那时我已进入宝阁,并不知外面发生了何事,若是我知道了,当时定不会让此事发生。”

上官铭冷哼了一声,巨大威压让九玉差点跪了下去。

书评(406)

我要评论
  • 露出了&常真实

    她大大的眼睛露出了疑惑,伸出粉粉肉肉的双手,她对着空气挥舞了一下。活着的感觉异常真实。

  • 九玉一&,难道

    九玉一脸诧异:“我都失去力量了,难道在这里等死吗?”

  • ,她的&阵的抽

    “哈,哈,哈……”断断续续的惨笑声蓦然响起,她的心一阵阵的抽痛着。

  • 真是谢&,九玉

    “夺仙缘,登仙道!现在已经九十八了,真是谢谢你啊,九玉。”

  • ,你记&证啊!

    “行吧行吧,我把你送过去,你记得千万不要阻拦我了。还有,我师兄会不会保护你,我可不保证啊!”

  • 宁劫更&了。她

    宁劫更加奇怪了。她不是很疼爱妹妹吗?怎么今天就转性了,妹妹也能拿来当交易的筹码了?

  • ,你把&我送到

    “你算计我吃了梦心果,我变成这样,肯定无法安全度过三天。所以,你把我送到你秦若羡师兄那里。”

  • 量也所&过考核

    上一回,九玉小胳膊小腿的,身体里的力量也所剩无几,她九死一生这才通过考核。后来她修养了大半年。

  • 宁劫一&孩面无

    宁劫一脸警惕,小女孩面无表情的盯着他,宁劫从她的眼神里面读出了两个字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