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色的盒子刚被再打开,口味清淡的香味随着微风落飘荡,弟子们下意识的吸了一口,一瞬间便察觉到了体内灵气的相同。他们的眼睛猛地一亮!倘若有了玉顺心,他们修练岂不是事半功倍!但是……这么好的东西,九玉居然给了苍宿长老!她疯了吧!苍宿长老不下垂的眼皮猛地往上他们的眼睛猛然一亮!若是有了玉如意,他们修炼岂不是事半功倍!。...

黑色的盒子刚被打开,清淡的香味随着微风落飘散,弟子们下意识的吸了一口,瞬间便觉察到了体内灵气的不同。

他们的眼睛猛然一亮!若是有了玉如意,他们修炼岂不是事半功倍!

可是……这么好的东西,九玉竟然给了苍宿长老!她疯了吧!

苍宿长老下垂的眼皮猛然往上,就好像第一次见到了一个怪物一样。

“还请长老收下。”九玉双手举起,态度恭恭敬敬的,挑不出一丝错处。

苍宿长老却犹豫了。

“她搞什么啊!该拿出大师姐的风度时不拿,不该拿时倒是拿了。”和曦沁玩得好的忍不住抱怨起九玉来了。

在场都是修炼之人,谁听不见她说话?

她还偏要说:“这宝物可是曦沁的,这要是送人了,曦沁定要生气不可!”

这声音九玉非常的熟悉。乃是曦沁的朋友,宗门里一个普通的弟子黄莹莹的。这黄莹莹修炼没有才能,不知怎么和曦沁成了朋友,从此之后在长月宗,九玉都得让她三分。

黄莹莹数次不分场合暗搓搓的让九玉对曦沁不好,还曾无数次指责九玉对曦沁不好。不是一个称职的姐姐。

九玉和一般独断的家长不一样,听了她的意见,便真的去反省了一下。

可是黄莹莹还是数次针对,因她是曦沁的好朋友,九玉也没有做什么,只是旁敲侧击的问了曦沁一句,黄莹莹是不是不喜欢她。

曦沁便说,黄莹莹自幼家贫,生活困苦。嘴碎了一些,人没有坏心思。

可是,真的是这样吗?她可是记得后面黄莹莹直接搭上了王萧,要不是有九玉还有大家的帮助,曦沁怎么可能和王萧在一起?

九玉心中蓦然升上一计,她偏过头,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:“黄莹莹师妹,你这话就不对了。曦沁他们惹怒了苍宿长老,我代她赔不是,拿的也是我的宝物,曦沁怎么会因此生气?

难不成曦沁在你心中便是觊觎她人宝物的人吗?”

黄莹莹根本就没想九玉会回她话,周围之人一下便看了过来,他们眼神中夹杂的冷意让黄莹莹慌了。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曦沁这么好,我怎么会那么想她呢!”

“那你的意思是,你刚刚说的其实是曦沁的真实想法吗?她若真想要宝物,直接与我说便是,何必让你来传话呢?”

黄莹莹此时也不过十几岁,还是个小姑娘,哪里是九玉的对手。她不断的摇头,周围的目光更冷了。

他们大多相信曦沁是个好师妹,师妹越好,污蔑她的人就越不好。

“但今天这玉如意,我定是要给苍宿长老的,还请苍宿长老收下吧。”九玉话锋一转,举着盒子的手,微微弯着的腰始终没有变过。

苍宿长老摸了摸胡子,眼神意味深长:“好,我老头子也不是个得寸进尺的,你竟然替他们道歉,那我就不计较了。”

他拿起玉如意,收入了储物袋中。众弟子见了这场面,馋的都要流口水了。

玉如意啊!这可是能让人修为快速增长的东西,实打实的宝物。

“多谢苍宿长老。”九玉直起身来,面色如常,没有一丝不自然的神色。苍宿长老暗暗的点了点头。

能屈能伸有时也是一种可贵的品格。

九玉对苍宿长老笑了笑,迈开步伐下山去了。

……

“怎么办?我们没有宝物了。”

傅白斩回到了府邸才开始焦急了起来。每一年的宝物都是一笔财富,更别提今年微清去了仙君洞府,拿来的定比平常更好。

他一时冲动和苍宿起了争端,竟然害的曦沁没了东西,傅白斩愧疚极了。

曦沁眨巴着大眼睛,柔柔弱弱的说道:“这也不怪你。是我的错,若是他扔我的弟子令牌,我也能与师姐一样面不改色便好了。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。”

傅白斩一听,顿时气愤道:“她是她,你是你,你怎可把她和你比呢!曦沁你不用自责,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
大家看着曦沁长大,都极为疼爱她,今天之事还是头一遭,曦沁心情极差,听了傅白斩的话,这才感觉好了一些。

她暗暗握紧拳头,发誓一定要让苍宿长老好看!

这样对她,是要付出代价的!

傅白斩又安慰了曦沁几句:“此次如意仙君的宝物,不出意外会落到九玉身上,她若是出来见你被欺负了,定会拿着宝物过来哄你的,这样也不算太惨。”

曦沁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。

于是两人便在这里等九玉回来。可惜等到的并不是九玉,而是……哭泣的黄莹莹。

黄莹莹一回来,把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,把傅白斩和曦沁说愣了。

“她怎么会这么糊涂!明明是苍宿长老先挑事的,她竟然说我们没人管教,还替我们道歉,这不就是坐实了我们目无尊长的事情吗?”曦沁一时激动,竟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。

傅白斩有些惊讶的看了她一眼,曦沁平时都不会这样强烈的表达自己的想法,都是看他们说的,没想到曦沁竟然这么聪明。

曦沁刚说完,也意识到自己表现和人设不符,她连忙闭上了嘴,小心翼翼的看了傅白斩一眼。

“对啊,她也太过分!竟然把你的东西给了别人。还说什么想要和她要,她那个穷酸样,能有什么?”傅白斩完全没有意识到师妹的不同,曦沁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

她继续柔柔弱弱的说:“师姐之前便生了我气,看到我就想吐,现在她能为我赔礼道歉,已经很好了。我们不能因为她好心办坏事,就说她不好。”

傅白斩长长的叹气,一脸宠溺的道:“你啊,就是太善良了。唉,你放心,这宝阁的名额,九玉没办法帮你拿回来,我一定帮你拿回来!”

曦沁崇拜的看着傅白斩,他只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动力。

黄莹莹哭的眼睛都肿了,也没人再看她一眼,黄莹莹咬了咬唇,把头低了下去。总有一天,她也会成为众人焦点的!

书评(177)

我要评论
  • 脸的疑&有种似

    “我,我出现幻觉了吗?”九玉满脸的疑惑。这一幕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难道她回到了捡到曦沁的前夕?

  • 样竟然&妖怪。

    “没想到长月宗宗主的弟子,梦想中的模样竟然是只小妖怪。”

  • 小腿的&了大半

    上一回,九玉小胳膊小腿的,身体里的力量也所剩无几,她九死一生这才通过考核。后来她修养了大半年。

  • &“曦沁

    “曦沁,你为何要算计我?”疼痛似乎要把她整个人都化为灰烬,她的眼睛开始模糊,她心里的愤怒似乎要冲破残破的身躯。

  • 挂着一&是谁?

    嘲讽的声音从树上传来,九玉定睛看去,树上倒挂着一位英俊少年,他那张欠打的脸那么熟悉,不是喜欢曦沁的宁劫是谁?

  • &在这里

    九玉一脸诧异:“我都失去力量了,难道在这里等死吗?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