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苍宿长老,弟子九玉前去领去年的宝物。”苍宿穿着灰袍,容貌沧老得不像修真者之人,虽然九玉却敢对他有任何的蔑视。重活一世的九玉,比别人明白更多人的秘密。其中有一个是关于苍宿长老的。也可以说,这整个长月宗,最很厉害的两个人,是九玉的师父除了苍宿长苍宿穿着灰袍,容貌苍老得不像修真之人,但是九玉却不敢对他有任何的轻视。。...

“苍宿长老,弟子九玉前来领今年的宝物。”

苍宿穿着灰袍,容貌苍老得不像修真之人,但是九玉却不敢对他有任何的轻视。

重活一世的九玉,比别人知道更多的秘密。其中有一个就是关于苍宿长老的。可以说,这整个长月宗,最厉害的两个人,就是九玉的师父还有苍宿长老。

苍宿眼皮一掀,混浊的眼睛打量了九玉一番,随手在身份令牌上划了一下直接扔给了九玉。

九玉连忙跑去接过令牌,脾气很好的没有说什么。

曦沁看到这一幕之后,松了一口气。一个人再怎么变,变化都不会太大。而且细节是不会骗人的,她的师姐还是那个善良的,不需要怎么糊弄就心软的老好人。

最近只是生气了而已。

傅白斩见九玉走了,连忙上前,把曦沁的令牌递了过去。苍宿长老划了一下,令牌下一刻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,一不小心砸到了曦沁的裙角。

曦沁愣然,虽然不疼,可那种被侮辱的感觉一下子让她双眼溢出了泪水。

“你,你太过分了吧!一个看宝库的老头,真的以为我们尊称你为长老,你就真的以为自己是长老了?”傅白斩急得骂了起来。

苍宿长老直接闭上了眼睛,懒得搭理他,傅白斩更加的嚣张了,他手一下子就拉住了苍宿长老的衣领……

背后声音非常吵闹,九玉不用就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前世苍宿长老确实经常乱扔九玉的弟子令牌,九玉当时觉得苍宿长老很奇怪,但九玉大师姐身份使得她不能生气,便从未计较过。现在苍宿长老也对其他人动手了,他们一下子就受不了了。

他们怎么就不想想,九玉刚刚教训了师弟,突然被苍宿长老这么对待,为何还乖乖的拿着令牌回来。

这么蠢的一群家伙,究竟是怎么入的长月宗?

九玉想想又觉得可笑,他们经历过的事情,九玉早已经历过许多,没有一人站出来为她说话。

九玉一时不知该悲该喜。

身份令牌渐渐地发出光亮,指引着她走到了一个黑色的盒子面前。待她站立,那道划痕嗖的落到了盒子上。

盒子缓缓的打开,一阵沁人心脾的味道蔓延开来,九玉吸了吸鼻子,身体里的灵气流动的速度都快了五分。

九玉眨了眨眼睛,漂亮的玉如意只有巴掌大小,却通体莹白透亮,其中还有雾气流转,这一看便不是凡间之物。

玉如意最重要的,并不是玉如意,而是其中的好运。

九玉可清楚的记得,曦沁在得到了这一丝好运之后,是如何心想事成的!这可是她前期乃至后期最重要的金手指之一!

九玉双手掐诀,小心翼翼的把玉如意当中的好运取了出来,心火此时忽然出现,九玉眼皮一跳,没来得及阻止,心火便欢兴雀跃的把它一口吞掉了。这火的色泽似乎又染上了一丝玉色。

“我的好运就这么没了?”九玉呆滞了几秒。更让人不解的是,心火压根没有什么大的变化。

九玉的心想事成之路乎破灭了。她只能安慰自己,还好是被她的心火吞了。要是是被曦沁拿了,那就惨了。

好运被吞噬后,玉如意看起来依然像九玉刚打开盒子时一样,并没有什么改变。

九玉感受着身体中灵气流动的速度,她忽然愣了一下。

微清所给的每一样宝物,皆是价值连城,最普通的丹药都是洗髓丹。这些东西都是按照每年的考核给的,九玉以往的都给了曦沁,根本没有仔细的看过。

现在拿了玉如意,九玉内心掀起了巨浪,她知道微清为什么要给她玉如意了。

因为他知道,九玉在灵气不充足的地方,他知道九玉修炼开始吃力了。如果有了玉如意,九玉在一个不好的地方,也能加快速度修炼!其中的好运,更是能够弥补九玉没有宝物的缺点!

难怪,难怪微清出关之后,问起了玉如意,便再也没有管过她了。

“师父,这一世,我定不会再让你失望!”九玉小心翼翼的把玉如意收了起来。明明只是小小的一个盒子,她却觉得有千斤重。

待她走下楼,赫然发现……傅白斩和曦沁狼狈离开的背影。想想就知道,刚刚一定有一出好戏!

苍宿长老依旧是眼皮都懒得掀开的样子,这一次他说话冷漠极了:“你们若是也想来挑战我这个老头子,你们就挑战吧,我倒要看看,今天还有谁敢再闹事!”

弟子们畏畏缩缩的,显然害怕极了。九玉差点就笑出声了。

她走到门口故作疑惑的问了一句:“刚刚发生了什么?为何师弟师妹们都不去拿宝物呢?”

被吓到的弟子们见她出来,一下子就找到了主心骨。有人大着胆子说道:“师姐!你可算出来了!你不知道,刚刚苍宿他仗着比我们多修炼了几年,便对曦沁傅白斩动手了,并且喝令他们不许再来宝阁半步!他不过是一守门人,竟然如此嚣张!你可得为曦沁他们做主啊!”

曦沁在宗门里就是人见人爱的小可怜,小可怜被欺负了,大家当然想着为她出头。以往九玉不用他们说,自己便直接做了。

大家自然而然把期望放在了九玉的身上。即使偶有听闻秘境和初月居之事,也觉得她不过一时之气。

“什么!”女子脸上微微变色,仿佛极为震惊。

“这宝阁,明明就是微清宗主的,苍宿竟然敢直接教训宗主之徒!”开口说话这人,围观了九玉教训那名普通弟子。

他断定九玉一定会以更加犀利的言辞去对苍宿长老。

果然,绝美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怒意,开口却是:“苍宿长老,我先代师弟师妹向你道歉。都怪我管太过溺爱,师父又去闭关了,没人管教。他们才会目无尊长,公然在宝阁前挑衅长老,还请长老不要生气。”

九玉微微放缓了声音,还把刚刚得的玉如意拿了出来。

“此物乃是如意仙君的玉如意,虽失去了法宝之效,却能加快灵气运转的速度,还请苍宿长老收下,便当作他们的赔罪之物了。”

书评(161)

我要评论
  • &长月宗

    “你,你身为长月宗宗主的弟子,怎么能做出如此投机取巧之事!你不怕曦沁学坏吗?”宁劫激动的仿佛都要跳起来了。

  • 的眼睛&露出了

    她大大的眼睛露出了疑惑,伸出粉粉肉肉的双手,她对着空气挥舞了一下。活着的感觉异常真实。

  • 宁劫更&的筹码

    宁劫更加奇怪了。她不是很疼爱妹妹吗?怎么今天就转性了,妹妹也能拿来当交易的筹码了?

  • 沾上一&点血,

    曦沁身上没有沾上一点血,她一袭白衣,头上发带飘飘,笑得开心极了。

  • 只有一&本无资

    世间仙只有一,曦沁本无资格,可她修行了一门夺仙法,她硬是算计了所有有仙缘的哥哥姐姐,宠爱她的师父长老们,害死他们夺了仙缘。

  • 想点头&说是。

    宁劫很想点头说是。只有这样,才是一个合格的师姐,大家才会被她的坚韧不屈的精神所打动,称赞一句,不愧是曦沁的师姐。

  • &,她才

    这一回,她才不要当傻子呢!反正,曦沁也根本就不需要她这个姐姐做榜样了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