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玉坐在思过崖,冰冷的风雪呼啸声而来,体内的法力都被解开封印。刺骨的寒意,让她瑟瑟发颤。她去努力的思索着后来的场景。曦沁惊惧的说,微清不喜欢上了她。师父徒弟乃禁忌,九玉立刻就站在曦沁这边了。她看那本书时才明白,原来是这一切都是曦沁的算计……那时曦沁想她努力的思索着当时的场景。。...

九玉坐在思过崖,冰冷的风雪呼啸而来,体内的法力都被封印。刺骨的寒意,让她瑟瑟发抖。

她努力的思索着当时的场景。

曦沁惊恐的说,微清喜欢上了她。师父徒弟乃是禁忌,九玉立马就站在曦沁这边了。她看那本书时才知道,原来这一切都是曦沁的算计……

那时曦沁想:他眼里无我,我偏要让他有我。他无情无欲,我偏要让他爱我!

她师父本就是天上之月,竟然因为他修无情道,就被人惦记,还被算计毁道。曦沁是开心了,可是她的师父没了……

九玉现在只觉得曦沁有那个大病!别人修无情道关她屁事!

“师父,我一定会好好的修炼,不辜负你的期望。我一定不会让她再害了你!”

九玉暗暗发誓,心中的火焰又燃烧了起来,身体的冷意都少了很多,她端坐着开始修炼。

九玉越想越气,丹田里竟然冒出了一串火苗,覆盖在身上的冰雪也被融化,她心里暖洋洋的。

“这是心火吗?”

相传,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心火。当某种念力引动天地,它便会出现,而且每个人的心火作用都不一样。

曦沁也有一团心火,她的心火依靠夺仙术而生,可以强制掠夺别人的仙缘。

九玉的心火是自然而生,目前看来她的作用就是驱寒……

好,好鸡肋。

九玉把它重新隐于心尖,一道白光没入其中,心火旺盛了一分。

九玉没有发现,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。

禁闭七天,这七天里九玉便老老实实的打坐修炼,挨冻挨饿,她一言不发,把苦都吞进了肚子里。

她对修炼向来都是极为隐忍,耐得住寂寞的。微清当时收徒也是看重了她惊人的毅力。

这期间没有任何人来看过她,第七天时,她嘴唇干裂发白,终是倒在了思过崖。

发梢的玉珠似有所感,坠于地化身为一道青色身影,他挑了挑眉,喂食一颗灵药。

“谁?谁……”

九玉迷迷糊糊中感觉咬住了某人的手指,睫毛微微颤动,她睁开了眼睛。

“师姐,我是曦沁啊!你终于醒了!”曦沁带着白色的面纱,眉眼弯弯一脸喜色,手中还拿着一碗灵药,九玉沉默了。

曦沁摸了摸面纱,不好意思的说:“我知道师姐不喜欢看我,所以我就带了面纱,现在师姐看到我没有恶心了,真好!”

九玉依旧不语,曦沁动作顿了顿,尴尬的说:“师姐,你是不是还怨我没有早一点去找你?”

九玉点了点头。

曦沁没想到九玉竟然是真的怪她了,小小的人儿顿时哭的梨花带雨。

“师姐我错了,我应该直接去找你的。可是,可是我们遇到了凶兽,好不容易才出去的。我错了师姐,你不要生我气好不好?”

曦沁眼巴巴的望着九玉,九玉差一点都被她真情实感的表演打动了。

可是……

九玉皱了皱眉:“你这是表面道歉,实际上暗搓搓的指责我无理取闹?”

曦沁整个人都僵住了,她不敢相信,疼爱她的师姐竟然开始得理不饶人起来了。

“这就是你认错的态度吗?”

冰冷的声音狠狠的锤落,一直被宠爱的曦沁几乎无法接受,藏在袖子里的手攥紧,指甲深深的陷入了肉里。

曦沁面上惨白了一瞬,露出了虚弱讨好的笑容:“师姐,那你怎么样才能原谅我呢?”

狭小的房间,只有一个被藤蔓缠绕的窗户,屋子里大门敞开,光也无法到达内部,微弱的灵气更是让九玉非常的不舒服。

“一年前你被收为真传弟子,成为了我们之中最小的一个,你的修为也是最低的。你找到我,和我说你资质一般,所住之地又是月亮上灵力最弱的,忧心跟不上我们。我一咬牙便把初月居让给你了。

现在你已被评为甲等,灵力也十分充沛,而我真传大弟子之位都快不保了,初月居是不是该还回来了?”

曦沁呼吸一滞。

初月居的位置非常的好,她住在那里那么多天,早就已经把它当成了自己的居所。让她把初月居让出来,重新回到这,破破烂烂的房子,曦沁怎么可能接受!

“师姐……”曦沁真的委屈死了。

“这里什么都没有,而且从这里去主殿需要飞上去,我虽然现在修为高了一些,也要耗费半个时辰啊。师姐你舍得让我回到这里吗?”

相比初月居,这里就是非常普通的屋子。曦沁根本就不能接受。

她不断的哭诉着,就像以往一样,她觉得九玉肯定会理解她的!

一抬头,一双冷冷的眼眸落在了她身上,曦沁刹那间差点以为她看到了微清!微清虽然是她师父,却不喜欢她,总是用那种仿佛已经看透了她所有小心思的眼神看她,每每在微清面前,曦沁便发自内心的恐惧。

曦沁声音都颤抖了:“师姐……”

“你没有听到我说话吗?我真传大弟子之位,马上要保不住了!”九玉从未用这么严厉的口吻和曦沁说话,她一瞬间有些茫然。

“我,我听见了。师姐这么厉害,不需要院子也可以保持第一的。”曦沁委屈的说道。

一股寒气从背脊升起,冷的九玉更加清醒了。原来,她的猜测是对的。

曦沁知道这样做,会让她失去大弟子的位置,她什么都知道,她只是更在乎她自己,所以理所应当的觉得,九玉应该为她让道。

九玉双手掐诀,一道流光从曦沁身上飞出,落在她手中变成了一块金镶玉的令牌上面刻着初月两字。

“师姐!你,你怎么能抢我的令牌呢!”曦沁忍不住大喊,焦急让她失去了可爱师妹的样子,面容变得扭曲了起来。

“这才是你的。”

一块木制令牌啪得一下掉到了她的脚边,她整个人都呆滞了。

“不服气的话,你记得去找师父,让他来为你主持公道。”九玉缓缓靠近,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,大摇大摆的直接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她终于可以好好修炼了!

书评(288)

我要评论
  • 她相依&妹妹,

    她到死也不明白,她看着长大的妹妹,和她相依为命的妹妹,杀了她就为了一个仙道!

  • 两人相&两人却

    那年风雪交加,她从山上下来,在林间小道捡到了一个三四岁的小姑娘,自此她们两人相依为命,日子虽苦,两人却很快乐。

  • 着她,&是为了

    她穿越来时,只有三岁。命格悲苦却天真善良,遇到的姐姐哥哥都宠着她,她依靠着这些人的宠爱,获得了很多东西,而她穿越的唯一目的,就是为了成仙。

  • 果,我&样,肯

    “你算计我吃了梦心果,我变成这样,肯定无法安全度过三天。所以,你把我送到你秦若羡师兄那里。”

  • 宗宗主&强硬一

    九玉身为长月宗宗主的大弟子,除了关于曦沁的事情会强硬一些,一直没啥脾气,也恪守本分。

  • &至极,

    九玉记得因为曦沁不喜欢宁劫,她还为曦沁拦了许多次宁劫,以至于宁劫以为她棒打鸳鸯,恶毒至极,对她仇恨不已,数次想要杀了她。幸好九玉都逢凶化吉了。

  • &缘,登

    “夺仙缘,登仙道!现在已经九十八了,真是谢谢你啊,九玉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