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玉入住了初月居,她才感觉到了灵气充沛的洞府有多么的好!无数的灵气不要钱一样往她身上招呼,住在这里就算是一个傻子,都能一月筑基,一年金丹,十年元婴!难怪曦沁不想让。要是她没有...

九玉入住了初月居,她才感觉到了灵气充沛的洞府有多么的好!

无数的灵气不要钱一样往她身上招呼,住在这里就算是一个傻子,都能一月筑基,一年金丹,十年元婴!

难怪曦沁不想让。要是她没有了初月居,她这个蠢货,修上五十年都不可能到达元婴!

院子空荡荡的,九玉坐在中心,周围灵气环绕,她不断的感受着身体中修为的增加,心火窜了出来,发出雀跃的欢呼声。

这一修炼便是十天,这十天里,曦沁住到了傅白斩的院子。九玉听了这事简直要感动哭了。好一个为爱献身啊!早的时候干嘛去了?

要是她没有记错,傅白斩后面因为曦沁,结局也挺惨。但是九玉一点都不心疼他。

九玉是被曦沁彻彻底底的蒙蔽了双眼,没有看到她做的恶事,但是傅白斩不一样,他帮曦沁处理了很多恶心事,依然爱着曦沁,心甘情愿的那种。

除了曦沁这点事之外,便是微清开始闭关了,现在宗门的大小事务暂时交给了上官铭长老。

这位长老曦沁也只见过几回,书中对他描写很少,虽然是微清的师弟,却并不起眼,在书中是一位炮灰人物。

“师父闭关是既定事件,这上官铭管事可不是……”

一切皆有因果,因九玉不愿意伪装,对曦沁的讨厌切切实实的出现了,所以现在故事的走向发生了微微的变化。

九玉飞上主殿之时,周围的弟子不时的偷偷看她,窃窃私语。

所说之话诸如,没有想到大师姐竟然如此绝情。没想到大师姐这么小气……夹杂着一些推断她妒忌曦沁的言论。

前世,试炼结束确实有人说了这些话,他们默认九玉不如曦沁。

现在想想非常的可笑。九玉真的不如曦沁,她是怎么得到大弟子之位的?

九玉还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。她忍让曦沁,帮助她夺得第一,这些人要说她,她拿回自己的东西,这些人还是要说她。

九玉停下了脚步,身后身旁之人不由自主也停了下来。

九玉一一扫视,淡淡问道:“你们说我小气?”

她不喜不悲,看不出来是什么心情。离她最近的弟子大着胆子说道:“对!我们就是说你小气!你身为大师姐,比不过小师妹,赠送她人之物,出尔反尔的抢回来。你的所作所为简直是长月宗的耻辱!”

九玉愣了一下,她下一秒克制不住的大笑了起来。整个山道上都回荡着她的笑声。

众人面面相觑,说话那人一脸疑惑:“你笑什么?”

九玉眨了眨眼睛,脸上闪过一丝灵动:“你一个普通弟子,对真传弟子评头论足,我刚刚竟以为在我面前的是太师父了。不然怎么越俎代庖,越过我师父,长月宗的宗主微清道人来教训我呢?”

普通弟子猛然被扣上这么大一顶帽子,顿时冷汗直流,脸色煞白:“你,你别乱说!”

九玉皱了皱眉:“我乱说?我怎么乱说了?长月宗讲究尊师尊长,我已是大师姐,还在我上面的,有资格教训我的,除了我太师父,还有谁?难不成,你一个普通弟子的胆子已经大到代宗主训徒了吗?”

九玉字字句句都让人反驳不了,议论她的人全都闭嘴了,普通弟子更是说什么都不是。

他浑身颤抖,脑袋发懵,站都站不稳了,就算是这种程度,他还是咬牙说了一句:“你欺负曦沁,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。就算是宗主,也不会偏心你的!”

九玉恍然大悟:“原来你竟修了通心法,知道我师父在想什么。可是我怎么记得这法门已经失传了,若你真得了这绝学,我们长月宗定要跟上一层楼了!你快快跟我一同去找师父,他听闻此事定会破关而出!”

普通弟子一脸懵,下一秒便露出了惊恐的神情。微清身为宗主非常公平,眼神仿佛洞穿人心,无论是谁都不想和他对视。要是因为这事打扰他破关……

这位普通弟子竟吓得直接滚了下去。

九玉瞧着他那没出息的样子,撇了撇嘴。

众弟子有些恍惚,恍惚中夹杂着一丝害怕,就像是见了鬼一样。平常不是没人说九玉,她一般都不搭理的。

“你们这是什么眼神?难道你们也有通心术吗?我们长月宗真是人才辈出啊!”

“不不不……”

众人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,再也不敢说一句话,不敢看一眼九玉了。

现在九玉简直就像是一个魔,言行举止都离谱至极!

他们没有再说,九玉也不纠结,大步向前,不一会儿就来了主殿。

今日是一年一次的发放宝物的日子。这是微清自己的私库,拿出来鼓励众人修行的。

上一世九玉身为大师姐,她拿到的是一个玉如意。这是传说中如意仙君的法宝。虽残破失去了战斗的力量,却有一丝好运在其中。

是这些宝物里最好的东西。

九玉来时,曦沁傅白斩已经等了许久了。

“你怎么现在才来?”傅白斩气呼呼的说道。

九玉本想教训他长月宗的礼仪规矩,她扫了可怜巴巴的曦沁一眼,改变了主意。

“师弟说笑了?我为何不能现在来?宗门似乎没有规定必须要提前到吧。”

傅白斩见她态度很好,果然上钩:“你是大师姐!宗主规定必须要你领第一份!”

傅白斩说的非常的自然,九玉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。

她前世还真不知道这事……也没有人告诉她。哪次不是曦沁叫她她就去了。每次都走到最前面,趁大家没来,把最好的给曦沁,曦沁的给自己。

一来二去,大师姐不受宠的传闻就这么传开了。那本小说里对于这件事情,也是一笔带过,九玉竟不知道师父如此爱护自己。

一丝暖意从心头划过,九玉的眼神更加冰冷了。

“原来,你还记得我是你大师姐?我以为大家都忘了这件事了,所以刚见到我就大呼小叫,连个称呼都没有。”九玉微微叹息,摇了摇头。

说完也不理别人见鬼的眼神,直接走了上去。

书评(107)

我要评论
  • 死前,&己的父

    九玉看着宁劫的眼神带着一丝同情。宁劫因为王萧妒忌他和曦沁的关系,最后是被抽骨剥经而死的。在死前,他还祭献了自己的父母给曦沁,助她成仙。

  • 。九玉&妹就是

    从一个小不点带到了那么大,曦沁一直表现得天真善良。九玉也担起了姐姐的职责,可是她的妹妹就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!

  • 龙,电&。

    九十九把飞剑速如游龙,电光闪动之间狠狠贯穿那一道鹅黄身影,鲜红的血液流淌,她缓缓的抬起了头。

  • 会被她&姐。

    宁劫很想点头说是。只有这样,才是一个合格的师姐,大家才会被她的坚韧不屈的精神所打动,称赞一句,不愧是曦沁的师姐。

  • 来时,&她依靠

    她穿越来时,只有三岁。命格悲苦却天真善良,遇到的姐姐哥哥都宠着她,她依靠着这些人的宠爱,获得了很多东西,而她穿越的唯一目的,就是为了成仙。

  • 不出话&了。她

    可是对上九玉圆溜溜的大眼睛,可可爱爱的小脸蛋,他忽然说不出话了。她那么矮,那么小,应该都没有他膝盖高吧。确实好弱小啊……

  • 是你的&我而死

    曦沁一步一步走了过去,她说:“哈哈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我当然是你的妹妹曦沁了。只不过……我是故事的主角,而你只是我的垫脚石。为我而死,就是你的结局!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