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时候候顾舟会觉得,两个人关系的改变,是件很很微妙又顺其自然而然的事情。本来一前一后走在一起,就算隔得很近,也总会觉得差了点意思,但一但那层透明的的窗户纸被捅破后,两个人的手就很自然而然地牵了出来。秦禹霄但是表面上看出来有些淡漠疏离,但手牵手的时候却非常蛮横,必原本并排走在一起,哪怕隔得很近,也总觉得差了点意思,但一旦那层透明的窗户纸被捅破之后,两个人的手就很自然地牵了起来。。...

有时候顾舟觉得,两个人关系的改变,是件很微妙又顺其自然的事情。

原本并排走在一起,哪怕隔得很近,也总觉得差了点意思,但一旦那层透明的窗户纸被捅破之后,两个人的手就很自然地牵了起来。

秦禹霄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有些冷漠疏离,但牵手的时候却十分霸道,必须要十指紧扣才觉得安心。

书评(226)

我要评论
  • 顾舟望&道这时

    顾舟望了望已经稀碎的门把手,暗暗吞了口唾沫,不知道这时候拒绝是不是等于找死!

  • 台阶坐&开手机

    顾舟轻叹一口气,在楼梯间找了个台阶坐下,熟练地打开手机银行开始转账。

  • 一滑,&子都飞

   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,背后像是猛地被人推了一把,径直冲向了对面的水泥墙,脚底一滑,整个身子都飞了出去。

  • 八经的&样的男

    她轻咳了一声,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,大风大浪的什么没见过,正儿八经的鬼都不怕难不成还会怕这个像鬼一样的男人。

  • &堪比曾

    一头亮瞎眼的红发,堪比曾经火遍大江南北的洗剪吹好吗!

  • &“逃难

    “逃难!”男人思索了一阵,言简意赅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!

  • 错,是&!”

    “如果我没猜错,是你不小心扰乱了折叠的结界,让我错过了接头人!”

  • 那你藏&好一点

    想通了这个道理,赶忙甩手丢下一句:“那你藏好一点,别让他们抓回去了……”

  • 了那里&,但是

    这一问,男人也怔在了那里,初来乍到对于这个时空一无所知,但是任务在身容不得半点马虎,转身答道:“别废话……我需要一个住所!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