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晚上下班的时候,小五又神秘的兮兮地跑到了莫若工坊。裴梓柔正拉小提琴,但是也就剧场演出了几天而已,居然了有粉丝特意为了她回来打卡了,也不明白是也不是裴老爷子请的水军……小五听了一会儿,秦禹霄走回来被打断了他:“怎么?你除了这么典雅的爱好?”小五有些轻蔑地裴梓柔正在拉琴,不过也就演出了几天而已,竟然已经有粉丝专门为了她过来打卡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裴老爷子请的水军……。...

快下班的时候,小五又神秘兮兮地跑到了莫如工坊。

裴梓柔正在拉琴,不过也就演出了几天而已,竟然已经有粉丝专门为了她过来打卡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裴老爷子请的水军……

小五听了一会儿,秦禹霄走过来打断了他:“怎么?你还有这么高雅的爱好?”

小五有些不屑地嗤了几声:“想什么呢

书评(123)

我要评论
  • &笑。

    “呵呵……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顾舟,只能挤出一个虚伪至极的傻笑。

  • &杀气腾

    杀气腾腾的敌军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,叫嚣声此起彼伏。红发男猛地抬头,眼波流转似有火光闪过,死死盯着探出半个身子的顾舟。

  • 妈!”&财务的

    “嗯,知道了妈!”顾舟匆匆挂完电话,财务的短信接踵而至!

  • 想通了&丢下一

    想通了这个道理,赶忙甩手丢下一句:“那你藏好一点,别让他们抓回去了……”

  • 风,迟&迟不下

    这破电梯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,迟迟不下来,手机却震了!

  • 不愿地&就是刚

    她的脖子像是年久失修的轴承,心不甘情不愿地缓缓转了过去,这……这不就是刚刚看到的那个男人吗?

  • &重的云

    她正半挂在一个悬空的圆形祭坛之上,一轮弯月躲在厚重的云层背后,被漫天的火光染成了诡异的殷红。

  • 无预兆&地闪烁

    忽然,逼仄的楼道毫无预兆地开始剧烈摇晃,头顶的灯光诡异地闪烁了起来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