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舟原来是始终会觉得很不好意思,可真到了这个时候,实际上谁主动谁被动状态,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了。秦禹霄的世界突然间全部政府关门,微带凉意的嘴唇碰触到自己的一霎那,窗外夕阳渐落,微霞满天,他有些惊慌失措地睁着眼,却看见了了栖在顾舟睫毛上的一抹惊鸿。刚想再进一步扩大时,顾秦禹霄的世界忽然全部停摆,略带凉意的嘴唇触碰到自己的一刹那,窗外夕阳渐落,微霞满天,他有些惊慌地睁着眼,却看见了栖在顾舟睫毛上的一抹惊鸿。。...

顾舟原来一直觉得很难为情,可真到了这个时候,其实谁主动谁被动,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了。

秦禹霄的世界忽然全部停摆,略带凉意的嘴唇触碰到自己的一刹那,窗外夕阳渐落,微霞满天,他有些惊慌地睁着眼,却看见了栖在顾舟睫毛上的一抹惊鸿。

刚想再进一步时,顾舟却调皮地躲开了,眼神晶亮得恍

书评(256)

我要评论
  • 神来,&了出去

   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,背后像是猛地被人推了一把,径直冲向了对面的水泥墙,脚底一滑,整个身子都飞了出去。

  • 然穿了&过去。

    一阵恍惚,那面真实存在的墙,徒然变成了一道虚幻的雾气,她就那么一探,半个身子竟然穿了过去。

  • 一道低&后传了

    “你是来接我的?”一道低沉的男声从身后传了过来,带着些虚实不定的飘渺,吓得顾舟双腿一软。

  • 修的轴&承,心

    她的脖子像是年久失修的轴承,心不甘情不愿地缓缓转了过去,这……这不就是刚刚看到的那个男人吗?

  • 那坨闪&滴滴答

    一万句口吐芬芳的话眼看就要冲破嗓子眼了,头也不回地伸手去抓门把手,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把手,那坨闪着金属光泽的东西瞬间化成了一滩稀泥,滴滴答答像水一样流到了地上……

  • 的沉默&嘈杂声

    一阵冷若冰霜的沉默,楼道外面的嘈杂声逐渐平缓了下来。

  • 有些奇&的眼眸

    不过,这身打扮着实有些奇怪,一身乌漆嘛黑连鞋子都是黑的,脸倒是生得白净,那对警惕万分的眼眸,闪着如墨般的寒光。

  • 这破电&机却震

    这破电梯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,迟迟不下来,手机却震了!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