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禹霄拎着两杯咖啡和几个刚新鲜出炉的面包,临走前的时候小五神秘的兮兮地叫住了他,塞了一个6寸的小蛋糕回来。“我特地让甜品师做的,你就信口胡诌个理由,说昨天是你生日!”“……”秦禹霄腾了只手出接住,支支吾吾地说了句:“我生日早已过了,就去年年底的事情。”“我特意让甜品师做的,你就胡诌个理由,说今天是你生日!”。...

秦禹霄拎着两杯咖啡和几个刚出炉的面包,临走的时候小五神秘兮兮地叫住了他,塞了一个6寸的小蛋糕过来。

“我特意让甜品师做的,你就胡诌个理由,说今天是你生日!”

“……”秦禹霄腾了只手出来接住,支支吾吾地说了句:“我生日早就过了,就上个月的事情。”

小五差点晕厥:“哎,

书评(146)

我要评论
  • 轮弯月&天的火

    她正半挂在一个悬空的圆形祭坛之上,一轮弯月躲在厚重的云层背后,被漫天的火光染成了诡异的殷红。

  • 转,堆&饶命,

    短短几秒钟,像是思考了一个世纪,顾舟眼神一转,堆起满脸苦笑:“好汉饶命,有什么事情咱们好好商量!”

  • 间里都&有了回

    “不行!”男人一个箭步挡在了她面前,伸出手死死按住了楼道的门,哐当一声震得楼梯间里都有了回音。

  • 身乌漆&。

    不过,这身打扮着实有些奇怪,一身乌漆嘛黑连鞋子都是黑的,脸倒是生得白净,那对警惕万分的眼眸,闪着如墨般的寒光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