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午两点,莫若工房的阁楼里,秦禹霄从可到达电梯上去的时候,意外发现小五正跟比他宽一倍的小四下五子棋。“就你们两个?”秦禹霄有些很好奇。小五头也没抬回了一句:“也不是啊,梓柔妹妹去肥皂洗手间了……”秦禹霄愣了愣,这才忆起裴梓柔不像他有单休,像是裴老爷子恨“就你们两个?”秦禹霄有些好奇。。...

下午三点,莫如工坊的阁楼里,秦禹霄从直达电梯上来的时候,发现小五正在跟比他宽一倍的小四下五子棋。

“就你们两个?”秦禹霄有些好奇。

小五头也没抬回了一句:“不是啊,梓柔妹妹去洗手间了……”

秦禹霄愣了愣,这才想起裴梓柔不像他有双休,好像裴老爷子恨不得天天都把她往莉姐

书评(393)

我要评论
  • 鼻梁高&相处。

    鼻梁高挺嘴唇有些薄,乍一看就觉得脾气不咋样,好看是好看,估计不太好相处。顾舟作为公司最年轻的销售主管,看人面相是必备技能。

  • 梯也不&了!

    这破电梯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,迟迟不下来,手机却震了!

  • 水泥墙&,脚底

   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,背后像是猛地被人推了一把,径直冲向了对面的水泥墙,脚底一滑,整个身子都飞了出去。

  • 想到,&后,自

    但她估计做梦都没有想到,十分钟后,自己会莫名其妙捡到一个大男人。

  • 了望已&候拒绝

    顾舟望了望已经稀碎的门把手,暗暗吞了口唾沫,不知道这时候拒绝是不是等于找死!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