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衡完全不想理睬眼前两人一言难尽的表情,早晨醒过来的时候抄起手机就看见了姐姐的信息,那语气,还有什么事要问。八成是昨天姐夫有动作了!早餐都没吃就把渺苗拉准时起床,兴致勃勃冲了了回去。被揽过去的的秦禹霄清了清嗓子,身子往外挪了几分,有些不好意思地回了一句八成是昨晚姐夫有动作了!。...

顾衡完全不想理会眼前两人一言难尽的表情,早上醒来的时候抓起手机就看到了姐姐的信息,那语气,还有事要问。

八成是昨晚姐夫有动作了!

早餐都没吃就把渺苗拉起床,兴致勃勃地冲了回来。

被揽过去的秦禹霄清了清嗓子,身子往外挪了几分,有些不好意思地回了一句:“快到中午了,我去

书评(486)

我要评论
  • 声从身&双腿一

    “你是来接我的?”一道低沉的男声从身后传了过来,带着些虚实不定的飘渺,吓得顾舟双腿一软。

  • 箭步挡&在了她

    “不行!”男人一个箭步挡在了她面前,伸出手死死按住了楼道的门,哐当一声震得楼梯间里都有了回音。

  • 了一声&的什么

    她轻咳了一声,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,大风大浪的什么没见过,正儿八经的鬼都不怕难不成还会怕这个像鬼一样的男人。

  • 什么?&由地心

    “那你来我们这里干什么?”想起刚刚看到的那一幕,顾舟不由地心有余悸。

  • …怎么&身体却

    “你……怎么来的?”顾舟继续问,声音依然洪亮,但身体却很诚实,下意识往后退了一小步。

  • 胃疼真&老命。

    夜深了,她独自拎着刚开好的药,准备回公司把没做完的方案收个尾,忽如其来的胃疼真是要了老命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