气氛暧昧不明眼神迷蒙,女人弯下腰回来的时候领口轻轻敝开,令人垂涎的曲线坦露展露。可冰冷的杯壁遇到秦禹霄嘴角的一刹那,本来就有些不不耐烦的男人双眸突然间缩紧,心底那股不很舒服的情绪被放在了唯一!啪……玻璃杯砰然碎了一地!周围的人惊叫着躲到了一边,但在这种地方可冰冷的杯壁碰到秦禹霄唇角的一瞬间,原本就有些不耐烦的男人双眸忽然收紧,心底那股不舒服的情绪被放到了最大!。...

气氛暧昧眼神迷离,女人俯身过来的时候领口微微敞开,诱人的曲线袒露无遗。

可冰冷的杯壁碰到秦禹霄唇角的一瞬间,原本就有些不耐烦的男人双眸忽然收紧,心底那股不舒服的情绪被放到了最大!

啪……

玻璃杯应声碎了一地!

周围的人惊呼着躲到了一边,但在这种地方,碎几个玻

书评(193)

我要评论
  • 修的轴&不愿地

    她的脖子像是年久失修的轴承,心不甘情不愿地缓缓转了过去,这……这不就是刚刚看到的那个男人吗?

  • 技能,&红发引

    也不知道这家伙还有什么丧心病狂的隐藏技能,该稳健的时候必须要保命为先,为了不让这一头红发引起骚乱,走楼梯下地库可能更保险。

  • 让自己&怕难不

    她轻咳了一声,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,大风大浪的什么没见过,正儿八经的鬼都不怕难不成还会怕这个像鬼一样的男人。

  • &,转身

    看着来电显示,她皱了皱眉,转身推开了一旁楼梯口的门。

  • 浑身被&透的将

    顾舟往身下望去,目光所及皆是血腥四溅的厮杀,祭坛周围,十几个浑身被鲜血染透的将士正围成一圈……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