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家的时候,顾衡还没回来,望着时间了8点,顾舟懒得说去隔壁敲敲门,干脆发了条信息:【滚回来吃饭时!】回过头看时,秦禹霄了在厨房里忙绿了出来。这家伙手上还缠着绷带,湿水的话对伤口像是不太好,要是再给整的被感染了,化脓了,岂非是自己还得照料一个病患这家伙手上还缠着绷带,湿水的话对伤口好像不太好,万一再给整的感染了,发炎了,岂不是自己还要照顾一个病患。。...

回到家的时候,顾衡还没过来,看着时间已经7点,顾舟懒得去隔壁敲门,索性发了条信息:【滚过来吃饭!】

回头看时,秦禹霄已经在厨房里忙碌了起来。

这家伙手上还缠着绷带,湿水的话对伤口好像不太好,万一再给整的感染了,发炎了,岂不是自己还要照顾一个病患。

想到这些,顾舟叹了

书评(341)

我要评论
  • 梯也不&机却震

    这破电梯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,迟迟不下来,手机却震了!

  • 躲在厚&重的云

    她正半挂在一个悬空的圆形祭坛之上,一轮弯月躲在厚重的云层背后,被漫天的火光染成了诡异的殷红。

  • 搭理,&的有什

    好家伙,这个从异世界来的洗剪吹原来是个逃难的,她不太想搭理,万一真的有什么追兵杀出来,牵扯到她岂不是飞来横祸!

  • 想通了&好一点

    想通了这个道理,赶忙甩手丢下一句:“那你藏好一点,别让他们抓回去了……”

  • 修的轴&就是刚

    她的脖子像是年久失修的轴承,心不甘情不愿地缓缓转了过去,这……这不就是刚刚看到的那个男人吗?

  • 着嘴唇&地抬头

    “逻辑不对啊……”顾舟咬着嘴唇小声嘀咕,猛地抬头,壮着胆子问了一句:“你逃难就好好逃嘛,要我配合什么?”

  • 却不敢&点便腾

    男人眉头紧蹙,心中虽万般不舍,却不敢有丝毫犹豫,脚尖轻点便腾空飞了起来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