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家伙究竟脆不很脆弱,而如今也没时间去争了。秦禹霄始终在找准时机,趁着她一抬手的空挡一点也不迟疑地躺了一直这样,的话小五在的话,不明白会给这个姿势打几分。嘛此时此刻,他会觉得顾舟的大腿真软乎。并且,她居然也没反抗意识……秦禹霄都忍扭了转头,换了个很舒服些的方向,秦禹霄一直在找准时机,趁着她抬手的空挡毫不犹豫地躺了下去,如果小五在的话,不知道会给这个姿势打几分。。...

这家伙到底脆不脆弱,如今也没时间去争了。

秦禹霄一直在找准时机,趁着她抬手的空挡毫不犹豫地躺了下去,如果小五在的话,不知道会给这个姿势打几分。

反正此刻,他觉得顾舟的大腿真软和。

而且,她竟然没有反抗……

秦禹霄忍不住扭了扭头,换了个舒服些的方向,仰起头刚好

书评(146)

我要评论
  • 她有些&出手拍

    她有些困惑,小心翼翼走到刚刚忽然消失的墙壁前,伸出手拍了拍,不对啊!这是正儿八经的水泥墙啊!

  • 嘈杂声&逐渐平

    一阵冷若冰霜的沉默,楼道外面的嘈杂声逐渐平缓了下来。

  • 时空一&……我

    这一问,男人也怔在了那里,初来乍到对于这个时空一无所知,但是任务在身容不得半点马虎,转身答道:“别废话……我需要一个住所!”

  • 小声嘀&”

    “逻辑不对啊……”顾舟咬着嘴唇小声嘀咕,猛地抬头,壮着胆子问了一句:“你逃难就好好逃嘛,要我配合什么?”

  • &子像是

    她的脖子像是年久失修的轴承,心不甘情不愿地缓缓转了过去,这……这不就是刚刚看到的那个男人吗?

  • 雾气,&身子竟

    一阵恍惚,那面真实存在的墙,徒然变成了一道虚幻的雾气,她就那么一探,半个身子竟然穿了过去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